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类 > 正文内容

高村的最高杰作:就是他自己的人生

王-2M4个月前 (03-02)娱乐类329


(一)三月的一个大雪天,送来难得的读书天,找出高村光太郎的《山之四季》,读他的《山之雪》。

(二)高村光太郎是日本大正昭和年间的著名诗人和雕刻家,年轻时游学欧美,是那个年代颓废文学的前卫红人,还曾经和三两知己一起创办杂志,引领日本现代文艺风潮。高村光太郎老年丧偶,妻子智惠子之死让他一蹶不振,加上之后的日本战败投降,促使高村开始反省当年的右翼狂热。他选择孤身一人来到岩手县的荒山,开始与世隔绝的隐居生活。这一住,就是整整七年。   这部《山之四季》,便是那段岁月的文字记录。

(三)在《山之雪》篇,高村光太郎如此写道:「 我住在岩手县的山中,这里位于日本北部,十一月开始就能看见下雪的景象了。到了十二月末,放眼望去,只能看见白茫茫的一片。我住的这一带,积雪最多只能达到一米;但小屋再往北,积雪便可以达到屋顶的高度;在一些洼地,积雪甚至深达胸部。   小屋在近山一带,离村子有四百多米。除了树林、原野和少许的田地以外,周围一户人家也没有。每到积雪的时节,四面都是白雪,连个人影也见不着。人声、脚步声,自然也是听不见的。不像下雨,下雪是没有声音的。   每到这时,待在屋里,感受着悄然无声的世界,便觉得自己像聋了一般。尽管如此,偶尔还是能听见地炉里柴火毕剥的响声,以及水壶里热水沸腾的微弱声音。这样的日子将一直持续到三月。   雪积到一米深时,连走路都困难,自然也没有人来小屋做客。从日出到日落,我就坐在地炉边上,边烤火边吃饭,或是读书、工作。一个人待的时间太长了,我也想见见别的人。就算不是人类,只要是活着的生物,哪怕飞禽走兽都可以。   。。。。。。   非要说这附近还有什么生物的话,恐怕就是夜里造访的老鼠了。这里的老鼠要比普通的家鼠小一些,也不怕人,不知是鼩鼱还是鼷鼠。它们从遥远的雪地上赶来,在我的周围钻来钻去,专捡掉在榻榻米上的东西吃。我把面包包在纸里,夹在胳肢窝下面,它们就连纸一起拽着走。我用手敲一敲榻榻米,它们就会吓得跳起来。然而,一转眼又回来抢面包。面对这么不怕人的老鼠,我也不忍心用老鼠药对付它们。这些老鼠只有晚上会来,早上就不知回到哪儿去了。

(四)在《山之雪》里,那位曾经的 高村光太郎已经全然不见,剩下的是一位孤寡老者和一段孤苦生活,没有父母,没有妻儿,心内寂寥,四围寂静。   用他自己的话来描述,他这一介无名游魂,过的是这样孤独的生活,。。一边思念着祖父、父母和亡妻,一边思考着发生在日本的巨大变化,对于自己过往的行为进行深刻的检查。   但是寄情于万物自然的高村,很快就从万物自然获得了开解,对此他感触极深,「生而为人,无论是在人群中,还是在父母亲友之间,都会感受到一种无休不止的孤独,这是难以避免的,。。。我们通常所说的孤独,大多数是在与别人的交往过程中,由于某种不满、因为某种不安变化而来。我在这里所做的任何事,都是顺其自然,一点也不觉得孤独。」   用自然的方式,给自己一次救赎,不让过往的鲁莽和愚蠢得过且过,想用隐居来惩罚自己的高村光太郎,最终达成了与自己的和解。

(五)在浮躁的世界中,总会有那么一些人,他们从岁月中提炼成熟,从自然中收获从容,他们可以凝视繁华,他们更擅长享受孤独。   有一位日本传记作家如此总结高村光太郎:「这位诗人一生的最高杰作,就是他自己的人生。」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金讯时代-BLOG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www.lmwmm.com/post/68.html

    分享给朋友:

    相关文章

    写给李健:直中你我靶心的浅吟歌者

    写给李健:直中你我靶心的浅吟歌者

    《异乡人》(节选) 作词:李健 作曲:李健 演唱:李健   披星戴月地奔波 只为一扇窗 当你迷失在路上 能够看见那灯光 不知不觉把他乡 当做了故乡 只是偶尔难过时 不经意遥望远方 曾经的乡音 悄悄地隐藏 说不出的诺言 一直放心上...

    小丑的吆喝:也是马戏生意的一部分

    小丑的吆喝:也是马戏生意的一部分

    (一)   大都会博物馆大费周章为 Georges Seurat 策展,主题是马戏团开场之前的「催场秀」。   「来呀!看一看,瞧一瞧,今天的节目超级精彩!狮王前空翻,空箱变活人,摩天大转轮,。。。听说过,没见过,那你...

    川普治国:请给「新姑爷」一点时间

    川普治国:请给「新姑爷」一点时间

    (一)   美国女画家 Lilly Martin Spencer ( 1822-1902 )创作过一幅相当趣妙的作品,听着名字就觉着好玩。   它叫《新姑爷:第一次上街买菜》( New Husband : First...

    锐利的眼光:一位流亡艺术家的观察

    锐利的眼光:一位流亡艺术家的观察

    (一)   熟悉的国家图腾:鹰。熟悉的纳粹图腾:向元首的举手礼。   全部出现在 Max Beckmann 创作于 1938 年的这幅画里。     (二)   Max Beckma...

    被轻忽的魂灵:我们将继续为你歌唱

    被轻忽的魂灵:我们将继续为你歌唱

    (一)有一条为自己订制的情感线。 叫歌者李健。(二)《草原之夜》+《我要你》作词:张加毅 +樊冲 作曲:田歌 +樊冲 演唱:李健美丽的夜色多沉静 草原上只留下我的琴声 想给远方的姑娘写封信 可惜没有邮递员来传情  转眼间春风吹过多...

    我的中秋寄语:今夜清光似往年

    我的中秋寄语:今夜清光似往年

    (一)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   张九龄这首《望月怀远》,总会让人在中秋,多些思绪,添些情怀。     (二)   有人思亲。   李白凭《月下独酌》倒苦水:「花间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