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词类 > 正文内容

不忘醉芙蓉,只因帝王心

王-2M3周前 (07-20)诗词类82

每次看徽宗的画,我总不免联想到他的身世。因为他的笔墨里,有种不争的态度在里面。的确,他是皇帝,不需要争,也无人争得过。


徽宗养尊处优又天资聪明,所以画法自然不同别家要折腾,要求异来博得众彩。可以说,他的画是天赐,像汝窑青瓷,一出炉,便是雨过天晴的蓝,绝版的不可再造。 



今天要和大家聊的这幅《芙蓉锦鸡图》,就是宋徽宗花鸟画中的一副上品。如今它被收藏于故宫博物院中,算得上是宫廷院体派花鸟画的代表之作。


这幅画采用设色绢本(对这个概念还不清楚的朋友可以参见《20个中国画欣赏的高频术语》)。纵 81.5 厘米,横 53.6 厘米,是一副比较瘦长的立轴画,这也是文人画比较喜欢的形式。



这幅画所描绘的是一副秋景,画中又是锦鸡又是芙蓉,充满了宫廷院体画的气息。相比民间画的自然趣味,宫廷画中的素材往往都是些珍禽瑞兽,一派福瑞祥和的气象。


可宋徽宗就是能够用工秀的笔墨,压住这种华丽,并且淡淡的罩了层薄彩,贵气内收。想想如今在工艺品店里看到的,那些个个画得像爆发户一样的孔雀,高下立见。



画面中的花朵硕大,锦鸡丰肥,把花枝都压得垂了下来。而锦鸡正聚精会神的盯着远处两只蝴蝶,神采奕奕。据说这也是徽宗独创的画法,他往往用生漆为鸟儿点睛,因此眼神会显得格外精神。


其实,徽宗将种种物象刻画的如此逼真传神,也是当时学风使然。宋人学风尚“理”、讲“格物”,画师们要亲自去观察写生,钻研琢磨,方才笔笔生华。据说徽宗在考验宫廷画师们画孔雀飞升时,先抬左脚还是右脚,都要先搞清楚。



不仅绘画,书法上徽宗也功力深厚。画面右侧便是他亲自题写的诗:“秋劲拒霜盛,峨冠锦羽鸡,已知全五德,安逸胜凫鹥。”这是在赞美鸡的品格和德行。诗虽然一般,但书法的气质却美的不可方物。


这种骨气嶙峋的字体也是他的独创,名为瘦金体。瘦,不但不油腻,而且还尽带清朗俊秀的神韵了。



有书有画,而且精妙如此,已经相当可以了,不过这位皇帝从来不停止在艺术上的追求。比如,画面右下角的签名,光是“宣和殿御制并书”一行字还不够,最下方还有一个奇怪的符号。这也是他自创的独家签名,被称为“花押”。


这里说的“花押”,与书画专用的闲章还不是一回事。花押往往有点龙飞凤舞,缺笔少划的感觉,其目是为了防止假冒,类似于现代明星们的艺术签名。宋徽宗的这个签名,其实包含着四个字,把它们拆分一下正是“天下一人”。如今,它也成为历代花押里最为人乐道的一个。


关于这幅画就先说这么多。最后给您带来一部,由中央美院动画专业研究生杨春执导的短篇动画《美丽的森林》。动画中的画面都是参照宋徽宗的《芙蓉锦鸡图》、林椿的《果熟来禽图》等古代工笔画完成。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美在高处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金讯时代-BLOG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www.lmwmm.com/post/426.html

    分享给朋友:
    返回列表

    上一篇:淡淡的

    下一篇:江南丝竹

    相关文章

    秋时依伴

    秋时依伴

    清早雾叠,楼檐蔼矮,碍得弯枝娇懒。无意穿红,怎如奈,平野一目殷曼。希希缱绻,惜梦残,世道人间。一飞清越鸣去了,与伊同知晓?竹涧菊溪梅岸,一杆横肩,初上云霞舟。着意清浅,且深厚,权将秋枫受。返时满重,但携得,春酿夏酢。又来把盏与月瘦,伴侬纤纤...

    心琴乐

    心琴乐

    《心琴乐》 醉红云,花飞庭前院。今艳明暗愁香断,优影苏芳离淡。聚神堂前士子待,旋音屏后流转。王王今必琴起瑟,弦鼗瓮缻筝髀掠。五十裂半,婆娑对和,玉珏两断,铿锵并烈,邦和情好?云山雾遮,金戈绸软。琴瑟里,天涯间,问君何在? ...

    女人的文字

    女人的文字

    我喜欢在夜里独自享受只有文字的宁静与寂寥,当把心交给文字时,便会忘记了自己是谁,便会让自己变得沉静,游走在文字里,我只属于文字。时常感慨文字的永恒和奇妙,一个个方块,打乱了顺序一次次的编排,就成了心情,就成了风景。把心情演绎成文字,再把文字...

    月如茶香

    月如茶香

    走到阳台,不经意地抬头,我看到了久违的圆月。月光皎洁,它温柔地洒落在我的窗台上。有这样的月光,夜显得沉静。在这沉静的夜里,睡意却无意来打扰我,也许是因为下午在友的茶庄里喝了太多的茶,这些茶让我精神奕奕。我掬一束月光回到书房,想让我的书房也皎...

    守望

    守望

    秋意浓郁时你悄然北上 害怕温柔的秋风平静了你驿动的心?担心多情的秋雨留住了你的脚步?当我读懂你的双眸,无限思念,无言守望,谱写成半生的心愿。梦挥动翅膀,幻作不期而归的美丽。一曲相思,愁怯了寒露。我把思念筑成一个个驿站,漂泊的日子里为你遮风挡...

    人到中年,心最累,情最深

    人到中年,心最累,情最深

    许多人一旦迈入中年门槛,就好似自己已经走进人生的余辉,­生命从此就被镀上了一层暮色,觉得灿烂不再,情怀苍凉。其实,­生命的每一段年龄自有风光的地方和情感的种子,而且多情还数中年。中年人经过大半生的磕磕碰碰,已经磨失了孤傲和好斗,修得有容人之...

    发表评论

    访客

    看不清,换一张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