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词类 > 正文内容

说不尽的管平湖

王-2M9个月前 (04-29)诗词类743
说不尽的管平湖

人类思想、文化、艺术中的有些成就,其实是很难去进行分析、解说的。比如书法中的王羲之、绘画中的梵高、文学中的苏东坡、音乐中的莫扎特,比如《圣经》。


他们的不可解说,是因为他们的境界太高,常人要真切地看清他们的面貌、理解他们的精神,不是件容易的事。


说不尽的管平湖


如果说我尚有胆气,对琴文化的诸多方面说三道四的话,说管平湖先生的艺术,就十分地没有底气了。但因为热爱,因为迷恋其仰之弥高、俯之弥深的境界,不说,不能表白一种情感。


而且,我个人认为,管先生的琴,代表着古琴艺术的最高境界,谈古琴不谈管平湖,是极大的缺憾。所以,勉力说一说。


说不尽的管平湖


管先生名平,字吉庵、仲康,号平湖,自称“门外汉”,江苏苏州人。清代名画家管念慈之子。生于一八九七年二月二日,卒于一九六七年三月二十八日。


管先生的琴风,如果用一个字概括,那就是“清”。“清”,在明清文化,常常只是一种平和雅致的趣味,这种雅趣当然也能远离悲苦,但不免让人触摸不到内在的悲怆。而管先生之清,将这种内涵引向于“清壮”,成为哀而不伤的境界。


说不尽的管平湖


这一方面与管先生的大悲悯、大关怀有关,也与琴曲题材、内涵多山水情抱有关,与管先生重要的打谱多早期琴曲有关,也与管先生的手法有关。


管先生打谱的成就,举世公认。只要稍加分析,就不难发现他所打的谱子多为早期琴曲。《幽兰》取自《古逸丛书》;《长清》、《离骚》、《白雪》、《广陵散》、《获麟》、《大胡笳》据谱为《神奇秘谱》。


说不尽的管平湖


这些早期琴曲,保留了大量古指法,风格、趣味,与明以后有很大的差异。这种改动,其中也不乏管先生自己的增删。这正是古琴文化的特点,在最高意义上体现了打谱的价值。


管先生右手出音,力度大,劲健清刚,显得非常劲拔、开阔,是往远开张而非往里收缩的。但因为管先生右手指甲不好,几乎没有没有甲音,出音便特别的沉厚,在峭拔的同时,不致于粗厉。


说不尽的管平湖


古指法用得多,必然变化多,这难免造成细琐,而管先生右手出音既古拗,又在音量上非常统一,始终保持气格上的清正。


管先生左手取音的特点也非常明显。吟猱多用方直而极少用圆柔,而且均是“有板有韵”,有十分严格的规矩。这便化繁为简,使旨在取韵的复杂的吟猱,有了统一的个人语言。


说不尽的管平湖


我们知道,古琴取音不易一下子找准本音,所以要借助绰,渐至本音。管先生能直接按准本音,这当然与他无与伦比的功力有关,是一种自信的表现,但我认为这更是由管先生对古指法的尊重、由他清劲简明的性格趣味决定的。


与此相关,管先生弹琴的音色、轻重的变化不大,对比小。听惯了西方音乐的人,可能觉得这种音乐比较单调。其实,这正是中国艺术的特点,它避免了那种激动的表情,使得情感深在,生动而不过敏,古朴而不枯槁。


说不尽的管平湖


在今天看来,不懂简谱、五线谱的管先生,在当时录音、辅助记录很差的条件下打成那么多大曲,实在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须知,这些琴曲,别说“从无到有”艰苦异常地打成功,即便是一个有相当水平的琴家,照着管先生的录音和整理谱把它们全都熟练地学弹成功,也是非常不易的。


说不尽的管平湖


古人论山水画,有将画家分为逸家、作家者。所谓逸家,即王维、荆浩、关仝、董源、巨然、元四家等天才纵逸的画家;作家即李思训、李昭道、赵伯驹、马远、夏圭、戴进等长于功力者。而兼逸与作之妙者,为范宽、郭熙、李公麟等。


前者大致是具有极高天分的艺术家,是开派立宗的人;后者为功力深厚扎实者。只有极少的艺术家能够综两者之长。管先生,可以说就是兼逸与作之妙者。


说不尽的管平湖

传统“文化”在管先生身上是活的积淀、活的体现,他不是生活在优雅的诗文中,而是生活在生活中。他的琴,植根于中国活的传统中和他自己的生命、性灵中,其清新与自然,有如种子破土而出。


管先生的琴,不是舞台表演化的,不是庭园式的,而是万壑松风,是大河宽流,是孤云出岫,是清朴之人立于苍茫天地间的磊落与坦荡。管先生,怎一个“清”字了得!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金讯时代-BLOG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www.lmwmm.com/post/374.html

    分享给朋友:
    返回列表

    上一篇:抽象与具象

    下一篇:音乐的速度

    相关文章

    异乡曲,华夏篇!

    异乡曲,华夏篇!

    吾之今日之世界! 爱吾所爱!好过没有爱,穷此一生! (开式) 一湖半山月, 两界合同心。 有道胸无忌, 无言天酬勤。 (会展) 很久不这么吟了,今早却是如此轻纾了。而后,便是缓解了,在大天阔地之巍宇莽莽中。 忽而看见,书桌的离叛:西人雪茄中...

    寻梦园

    寻梦园

    我很想去到蓝天下,重新温满一次:走过那漫岗交芜的冬错,揣摩绿的心事;我也很想去如今日万里无云般一望的深邃,只一飘我自云慢,没于弧阔的舒远。可是我不能,我的脚在地上,机械而又惯性地交替出行走的限度:一米一米的行进里,我知道进的所以和可能。我甚...

    女人的文字

    女人的文字

    我喜欢在夜里独自享受只有文字的宁静与寂寥,当把心交给文字时,便会忘记了自己是谁,便会让自己变得沉静,游走在文字里,我只属于文字。时常感慨文字的永恒和奇妙,一个个方块,打乱了顺序一次次的编排,就成了心情,就成了风景。把心情演绎成文字,再把文字...

    守心自暖,淡看尘缘

    守心自暖,淡看尘缘

    繁华三千,看淡即是云烟;萍聚萍散,想开就是晴天。人生本就是一场场遗忘,也是一场场相遇。如果,你是我的过客,我会把你停留在最美的时光里,待到光阴褪去你的红妆,我依然会想起你最美的模样。如果,你是我的归人,我会陪你温柔如诗的岁月,惊艳似水的流年...

    喜欢文字的人

    喜欢文字的人

    喜欢文字的人,大都喜欢把自己的一份情怀寄托在那一段段的文字里,有点清高、有点孤傲、有点狂妄、有点忧郁。爱文字的人,快乐是简单的,不需要太多,一本好书,一寸灯光,开水一杯,沉淀一壶思绪,走进简单的文字中,从字里行间中,跟随作者的情感一起去体验...

    有这样一个地方

    有这样一个地方

    有这样一个地方。 原先是农村,遍布小丘陵和稻田,小山谷里只有一条小溪,和一条伴溪而行的小路,逶迤2000余米,沿途草比人高,溪水在草丛中潺潺潜行,由于高差较大,水流湍急如奔马。如今这里变成了美丽幽静的公园。 经过拓展改造,去除草,加宽水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