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词类 > 我机关算尽,只是公主和皇上paly中的一环......

我机关算尽,只是公主和皇上paly中的一环......

微信用户7个月前 (11-14)诗词类331


临海公主大婚前夜,哀求入宫门,向新帝道:

“皇兄,探花郎心慕沈国公府三娘子已久,求您取消赐婚,成全这一对璧人吧。”

龙颜大怒,探花郎遭遇贬谪。

而三娘子啊,一顶小轿抬入后宫。


我机关算尽,只是公主和皇上paly中的一环......

公主为了裴寂找上门时,正值雨天。

嫡姐站在长廊下,冷声道:“沈静棠,你何时交出偷窃的金镶宝耳坠,何时再起身。”

她说的耳坠我知道。

金丝编制焊接成的嵌宝金花球,并垂有七根相同的宝石坠,每根坠饰带有珍珠、琉璃、红宝珠,行走时摇动琳琅,华丽异常。

晨起我为嫡姐梳发,在她的妆奁里见过。

晌午长姐要戴,发现耳坠不翼而飞,于是命人拘我过来。

我沉默着,听见身后传来脚步声,“沈静芙,这就是你的三妹?”

廊下的嫡姐神色一变,顾不得打伞便闯入雨雾,声音里带了讨好:

“启禀公主,她偷拿了我的耳坠,又死不承认,所以罚她跪在这里。”

公主么?

来人转到我身前,自有宫人挑起了我的下巴,使我扬起脸来。

她紧紧盯着我,而我,躲开她的视线,垂着眼,等待着她的审判。我知道公主是为什么来的。

外间传得沸沸扬扬,临海公主对裴寂有意。可裴寂的心上人是我。

嫡姐不忘添一把火,“沈静棠的生母乃是勾栏妓子,烂竹总是出不了好笋。”

我不必侧目,都可想象出嫡姐说这话时的神态。

嘴角撇着,似笑非笑间眼角眉梢带出凉薄的鄙夷。

临海公主看我半晌,若有所思,说:“你这张脸我见犹怜,也不怨裴寂魂思梦绕。”

我心中一跳,临海公主蹲下身来,全不在意满绣金线的裙摆沾染雨水尘埃,拔下了鬓上的琉璃钗塞在我手上,“这个你拿着。”

嫡姐急了。

她唤声公主,语音里带点哀怨。

可惜临海公主头也不回:“人常道相由心生,你三妹风姿绰约,定然是清心玉映般的人物。静芙,你还是再找找自己的耳坠吧。”

言罢,她手上用力,将我搀起,“走吧,带我去你的居处看看。”

我跪的太久,起身时难免踉跄。临海公主瞧了嫡姐一眼,眸光里有不平之意。

世人常以貌取人,今日临海公主以貌取我,是我之幸。

我的居处在府中最偏僻处,单是走过去就费了些时间。公主将伺候之人统统留在外头,自己和我走入内室。

临海公主环顾四周,道:“我还以为——”

还以为凭沈静芙雨中罚跪庶妹的嚣张气焰,沈府定然苛待于我。住在偏远之处,房间里想来也不会有什么摆设,雪洞般空荡。

但目之所及,一应摆设、熏香,虽不能和宫中相较,但也是正经小娘子的闺房。

我沉默,人性永远幽微。嫡姐与母亲不喜欢我、常用小事做文章给我立规矩是真,但吃穿用度上也不屑于克扣我。

公主问我:“你与他如何相识?”

那个他,是今科探花郎,裴氏长公子裴寂。


我机关算尽,只是公主和皇上paly中的一环......

我与裴寂相识于多年以前,彼时我生母尚在。我生母入府前,是春风楼的舞妓。一次酒醉,有了我这个意外。

她捧着显怀的肚子求到父亲面前。父亲一时心软,迎她入府。

府里的锦绣繁华迷了生母的眼,她开始上蹿下跳,竭尽全力去争抢父亲的宠爱。

父亲爱屋及乌,出门饮宴必然要嫡母带我前去,长长世面。

其实大可不必,我并没有长到要相看人家的年纪。而那些高门勋贵家的小郎君、小娘子,谁也瞧我不起。

他们叫我奸生子,将捉弄我作为宴席间的乐趣。

冬日大雪,在裴家的暖阁里,他们故意把食物撒在我身上,以帮我擦拭为借口,扯下我发髻上的钗环,将我腰间佩戴的璎珞拽断踩在脚底。

我避无可避,慌乱中跑到了园子里,鞋掉了顾不上拣,鼠窜到树上。

可嫡姐和裴家小娘子还是发现了我,他们站在树下,招呼同伴用我做靶子,用石块、泥土向我掷去。

裴寂就在这时走来,他招呼着众人回去投壶,从头到尾没有向树上的我说一句话,却用行动实实在在帮了我。

公主听到此处,微微一笑,“这是裴寂的行事风格。”

我继续讲述。

后来,裴寂又帮了我几次。与此同时,我的生母在府里渐渐失宠。

十二岁那年,我的生母生育难产,苦苦煎熬后生下个死婴,随即去了。

没了生母,父亲也将我抛在脑后。我不再出府。

一年前,我前往邙山祭拜生母,归途中遭遇山洪。我派人向附近的县衙与驿馆求救。

裴寂正好在附近,于是前来帮手,泥沙在暴雨里倾泻而下时,裴寂拖着我爬上高坡。

在山洞里,我们呆了一夜。

听到这,临海公主唇边的笑意很勉强了,她咬咬唇,再一次问我,“你们孤男寡女,有没有——”

我轻声道:“裴寂是正人君子。”

公主脸色稍霁。

外间雨还淅淅沥沥下着,有转小的趋势。我望着雨雾,低声道:

“我非常清楚公主为什么来见我。请公主放心,我并不敢觊觎裴寂。

“他雪中送炭的品格,我会牢记在心,愿在佛前日夜为裴寂与其日后新妇祝祷。”

临海公主对我的回复很满意。

她轻轻握住我的手,说:“三娘子,今天看见你,我才发现,很多事情是我多虑了。等你出嫁时,我一定前来观礼,并为你添妆。”

我郑重点头。

公主又在我这儿耽误了一盏茶的功夫,方在宫人的簇拥下离去。

我目送她的身影远去,回到房间,从床下的暗格里拿出耳坠。珠玉躺在我掌心里,泛着泠泠光泽,正是嫡姐要我交出之物。

临海公主错看了我。知人知面不知心。

我从前听人说过她的事迹。

她长在深宫,是先帝最宠爱的女儿,却无骄横脾性,为人和气,后宫中人谁要是触怒先帝,只要能哄得临海公主为他说情,先帝怒气自然消减。

如今在帝位上的是先帝第六子,母族寒微,本不是夺嫡的热灶。他年少时在宫内备受冷眼,只有临海公主这位皇妹不曾轻视于他。

因此,陛下即位后对这位同父异母的妹妹极好,甚至将盐邑赐给她作为封地。

她想要裴寂,我不敢跟她抢。


我机关算尽,只是公主和皇上paly中的一环......

如果我早知道裴寂是临海公主的心上人,那么一开始,我不会让裴寂成为我的目标。

和公主抢男人,危险性太大。

陛下宠爱妹妹,将今科点中的身家清白、体貌端正者同时宣入宫来,叫临海公主躲在屏风后挑选。

临海公主瞧中了裴寂。

这也难怪,裴寂芝兰玉树,生得过于打眼。我也曾相中他这副好皮囊。

我与裴寂年少相识不假,后来遇险以致共度一夜却是我的刻意设计。

因为我想嫁给他。

裴氏百年望族,裴寂人品贵重,如果能嫁给他,下半生不仅衣食无忧,更可以风风光光。

男人的战场在朝堂,女人的战场,在男人身上。

那天晚上,在潮湿的山洞里,我佯装无力,依偎在裴寂肩上整夜。

静寂里听见裴寂低沉声线,“如果此事为外人所知,害你名节,我来娶你。”我神情不变,心里却乐开了花。

回京后我又设计同裴寂偶遇数次,从他看向我的目光里,我知道我成功了。

我的任务是得到裴寂的心,裴寂的任务是说服家族迎娶我过门。各司其职刚刚好,如果不是突然杀出临海公主这个拦路石。

我刻意闭门不出,晾了裴寂一段时间。再见面时,已经是暮春时节。

裴寂这根高枝既然攀不起,那就换一根好了。

征鸿池畔,杨柳依依。我将一颗拳头大小的夜明珠奉还。这是他曾送给我的礼物。

他认真望着我,不知道他能否看出我双目红肿,来之前悄悄哭过,身量清减,独处时为这段注定无疾而终的感情悄然断肠。

还君明珠双泪垂,多么凄美的爱情结尾。

即使我不能嫁给他,他也要记得我的无奈与哀伤,将我可怜可爱的样子紧紧记在心里。

京都就那么大,贵族世家抬头不见低头见。我总有用得着裴寂的时候。

裴寂没有接,他沉声道:“我已经知道了,临海公主去找过你。

“昨日我明确告诉她,我绝对不会娶她,我喜欢的人只有你一个。纵使斧钺加身,我心匪石,不可转也。”

我倒吸凉气。

裴家家大业大,裴寂有向皇权说不的权力,而我只是国公府的小小庶女,凭什么抵挡圣怒?

我吓死了,抓住裴寂的衣袖连连摇头,“裴寂,你不能这么做。你还有大好前程——”

我的大好前程也在你一念之间,莫要毁了我。

裴寂向我微微一笑。他是极为俊朗的男子,笑时云淡风轻,器朗神隽。

刹那间,我内心某处升起愧怍之意,希望裴寂永远不会知道,我对他不是全然真心,总有为自己筹谋的手段在里头。

他临走前,向我说:“你放心。”每个字有千钧之力,重重砸我心上。

我失魂落魄地登上马车,吩咐车夫启程回府,丝毫没有注意到外间吵嚷叫卖声越来越远。

帘子忽然被人扯开。

迎着光线,我看清了来人样子,粉面无须,面无表情。他说:“陛下有旨,请三娘子随我进宫走一遭。”

悬在头上的利剑终于落下。

我本能向后躲去,那人却伸出手,扼住了我的咽喉。

再回过神来时,我已身处偌大的宫闱中。

殿内燃着淡淡的龙脑香,宫人侍立在旁,声息不闻。上首踞坐一人,着红衣,十二旒冠冕下是极为年轻、凌厉的一张脸,正是陛下。

他身旁站着的,是带我入宫之人。

我听陛下唤他为张让。

陛下说:“张让,这桩差事可办漂亮了?”他的声音很冷,像一位天子该有的漠然之声。

张让恭敬回答:“是,沈国公府那儿已经传了信。明日,沈国公府就会为三娘子发丧,风光大葬。”

哦?

我抬起头来,仔细打量了陛下一眼。如果人死之后真能变成鬼,那我得抓紧时间记住陛下的模样。

做人我怕你,做鬼我还能让你占便宜?


我机关算尽,只是公主和皇上paly中的一环......

好消息,我还活着;坏消息,世人的眼里我已暴疾而亡。

我拿不准陛下想要做什么。他将我安置在昭阳殿,这里也是他的寝宫。

昭阳殿内我来去自如,但想要踏入殿外,却决计不能。

张让总是盯着我。他在制服我的过程里掐伤了我的嗓子,害我三日后才能开口说话。

其实没有必要,以我贪生怕死的个性,根本用不着这么大费周章。

昭阳殿的生活枯燥无聊。

没人理我。这儿所有的宫人都是哑巴,只张让除外。

起初我惴惴不安,后来想明白了,最坏的结果就是死亡。趁现在好吃好喝好伺候,抓紧享受才是正经。

宫婢、内侍尽管不会说话,但照顾我却很殷勤。

我揽镜自照,双颊微粉,眼神明亮,气色比在国公府时还好上几分。

人关在屋里是很容易发胖的,在殿内走圈就成了我的娱乐活动。

昭阳殿不像帝王的寝宫,我以为的帝王寝宫,定然华丽奢靡。

但昭阳殿,却太杂了。

其中既有典籍,又有剑架。墙角安放着投壶,窗下有一人高的铜镜。珍宝陈列处,又摆放着马鞭、砚台、泥人、

奇怪的是,这些物品里不少是旧物,女子用的旧物。

陛下只同我说过一次话。张让将我带入宫时,他冷声道:“持盈盛赞你的美貌,在我看来,不及她万一。”

慕容持盈,是临海公主之名。

我怀疑他的审美有问题。临海公主眉眼如画,是清丽美人不假,但与我相较——难道我是凭借人品收服裴寂的心么?

可我不会逆着陛下的意思,“臣女腐草萤光,怎及天心之皓月。”

他对我的回复,应该挺满意的。

我在昭阳殿里无名无分的喘了半月的气,终于迎来了一点曙光。

临海公主闯入昭阳殿,我同她大眼瞪小眼,手中的笔一松,污损了即将完成的猫戏图。

临海公主眼眶红了。

她不顾公主仪态,过来搂住我,伏在我肩头哭了起来。

她哭起来很像小孩子,“我以为你因我之故,被皇兄赐死。”她天青色的衣裙下摆沾了墨浑然不顾,断断续续说起事情的原委。

旁边的张让终于没绷住脸,露出了不忍之色。

裴寂曾向公主明言,他已经有了心上人。因此,才有了临海公主入府寻我那幕。

裴寂得知此事,再一次找到临海公主,表明态度,即使陛下降罪,他也绝不会尚主。

临海公主确实是个好人。

因为如果我是她,裴寂将话说得如此决绝,我定然要他和他的心上人好看。

可临海公主只是大哭一场,而后入宫告诉陛下,她不想嫁给裴寂了,请皇兄成全我与裴寂。

陛下恼了,“裴寂是什么东西,竟敢挑拣朕的持盈。”

申斥裴寂的旨意随即下发,改派裴寂向岭南任职。

任职之处是岭南最遥远的边郡,地方势力错综复杂,裴寂在那儿的日子不会好过。

我心中一跳,忽然意识到,裴寂与我在征鸿池相见时,他已经知道了贬官的消息。

可他同我说话时,语气还是很好。

公主哽咽道:“我听说你死了,还以为是皇兄的手笔。这些日子,我一直没有睡好觉,总是想起你的样子。沈静棠,我没想过会把你和裴寂连累成这样。”

她长睫湿漉漉的,泪光闪闪。

她继续道:“裴寂掘开了你的坟,发现棺材内的人不是你。他现在就跪在宫里,求皇兄召见。我就是为这件事来找皇兄的。”

我默默看她,已经痊愈的喉咙里像塞了砂石。

直到一道阴影忽然覆盖在我与公主头上。


我机关算尽,只是公主和皇上paly中的一环......

陛下俯身扶起皇妹,“你是王朝的明珠,天下本不该有任何事情值得你这样失态哭泣。”

他吩咐宫人打水为公主洁面,亲手为她挽起鬓发。

男人举动令我有不适感浮上心头。过于亲热了。

临海公主问:“皇兄,你把沈静棠关在这儿是想做什么,我以为我害死了她。天道有情,你把她还给裴寂吧。

“天下好男子这么多,裴寂我不想要了,求你了皇兄!”

她说到天下好男子这么多时,陛下落她身上的温柔眼光转为冷寂。

我屏住呼吸,但愿是我在昭阳殿里关久了,看错了,多想了。

临海公主的求恳并没有什么起效。

陛下命人传膳,强拉公主坐他身边。

他说:“持盈,既然你不要裴寂,就不要再过问他的事情了。他想跪,那便跪着吧,裴寂对于皇家有用之处,从来不在一双腿上。而沈家女,我自有安排。”

我看见临海公主打个寒战,死死咬住唇。

以公主心软个性,多年前向处于困顿中的兄长伸出援手时,一定想不到,他是这样的薄凉。

陛下忽将目光落在我身上,吩咐道:“昭阳殿别待了,将人挪到上阳宫。”

我从没听说过上阳宫,但见公主惊疑目光,就知上阳宫不是什么好去处。吸取上次教训,我乖乖起身,迎着张让走去。

日光照在我身上时,我觉察出强烈的不真实。

张让回头看我,第一次开口同我讲话,“沈三娘子确是倾城之色,只可惜——”可惜什么,可惜我落在陛下手里,即将香消玉殒?

我最讨厌别人说话说半截,有本事你的遗言也别说尽。

在上阳宫里等待我的还不知道是怎样的命运,我刻意放慢了步子,能多看一点外面的世界总是好的。

张让大概良心发现,竟没催我,我们沿着长廊向前走去,在尽头,却看台阶下跪倒一人。

即使是跪着,他的头是扬的,腰是直的,朗朗如日月之入怀。

那是裴寂。

我不由停下脚步,裴寂似有所看,偏头朝我看来。四目相对间,过往一切在我眼前频频闪现。

他的话言犹在耳:你名节有损,我来娶你。

我展颜,回过神来随张让继续往前走。

希望他能觉得,我在这儿很好。

裴寂不该跪在这儿,他效忠的陛下并不在意他,他的前程已经损毁大半,我不配他如此。

上阳宫外护卫森严,有人为我打开沉重殿门,抬脚埋入的一瞬,我听见身旁传来轻叹。

因我的到来,殿内灯火次第亮起。

最中央是一座水池,横梁上垂下数十条绳子,池水无波,向我张开巨口。

侍卫将我吊起,最高点比年少时藏匿过的裴府梨树还要高,但这次再没人帮我。落水一瞬,冷水灌入我的喉咙,身体不受控制向下沉去,头脑却是清醒的。

我觉得我会死。

侍卫将我倒吊起来时,我看地上有两个张让。

胸口处火辣辣的,耳边嗡嗡作响,我喃喃道,别吵。这时我才意识到,幽禁昭阳殿的日子原来如此优渥。

下一瞬,绳子再次坠落。

我说不清我入水、出水这样循环了多少次,在难得的清醒瞬间里,我希望时间倒流,张让在轿子里就能将我掐死。

眼皮子沉的厉害,到底什么时候能死。

恢复意识时,我正仰面躺在地上,眼里是陛下的倒影。在他的视角里,我大概像一条死狗。我从来没有这样憎恨过一个人。

嫡姐强行与我换走生母留下的金镶宝耳坠,给我扔下一串明珠,我没有恨过。

少时出入高门贵府,遭遇欺凌与冷眼,我没有恨过。

临海公主瞧上裴寂,我不得不退让时,我没有恨过。

但是现在,我发自内心地希望眼前这位天子暴毙当场。我用力的活着,没有做错任何事情,凭什么被这样对待。

陛下的声音传来,带着冷意,“沈静棠,不听话的人永远走不出上阳宫。”

他扬手,宫人将我拖入殿内深处。


我机关算尽,只是公主和皇上paly中的一环......

秋风起时,临海公主出嫁裴寂。陛下并没有收回裴寂岭南任官的诏书,于是临海公主自请,同夫君一路南下。

这桩婚事本应早早完成,只是临海公主此前抱恙,婚事才耽搁下来。

夜晚的京都褪去喧嚣,公主府里灯火通明,但庆贺尚主的熙攘人群已经不再。裴寂觉出疲累来。

他这一生,很少有偶人一般被推着走的时候。

裴寂望向床榻上端坐着的女子,随即别开视线,言语中有苦涩之意,“公主,事情至此绝非我本意,陛下以三娘子性命相胁——”

我就是在这时,拿开了遮挡面容的扇子,拨开了金冠上垂下的珍珠。

裴寂愕然,随即眼底浮上喜悦,“静棠!”

我抿唇,能从宫里逃出升天是我的幸运,可是我的幸运里,夹杂着对于不幸者的愧怍。

“裴寂,沈家三娘子已经下过葬、发过丧,人前人后,我只能是慕容持盈。”

窗户大概没有关紧,夜风拂动帷幔。

我倚在裴寂肩上,闻见他衣物上清浅香气,前尘往事,都似大梦一场。

上阳宫内生关死劫经历数遭,陛下又出现了。高高在上的君主俯视我,像看一只蝼蚁,最终我回到昭阳殿内。

我听话了。我没有风骨,我只是小人物。

昭阳殿内我依然被限制自由,却有无数的事情可干。国朝公主数十年的教养习惯,我须得在数月间速成。

因为陛下要我成为临海公主。

沈家三娘子的暴毙不会有人追究,但临海公主不同。她身份贵重,宗正寺的皇亲与官吏不会轻易将此事揭过。

李代桃僵的计划最容易出纰缪的地方就在于裴家。

所以,明日一早,我得拿出公主的架子,不去拜见翁姑,与裴寂直接向岭南行去。

岭南地处偏僻,我大可以抛头露面,他们只会以为,临海公主天生就是这般模样。

裴寂却问:“公主何处?”

我在暗夜里紧紧握住他的手指,掌心里都是细密的冷汗,“沈静棠死了,昭阳殿里关着的我成为公主。公主却成为没有身份的女人……”

陛下看向临海公主的眼光是那样炽烈。

我眼睛一热,向裴寂很小声很小声道:“陛下对于公主,不似兄妹之情。”

裴寂怫然变色。

在陛下看来,我与裴寂两情相悦,临海公主是我嫁给裴寂的绊脚石。

所以,陛下令我成为临海公主,与裴寂相守一世,更有公主之尊。

某种程度上,他成全了我,更何况,还有上阳宫内发生的一切。我会严守秘密,终身扮演好临海公主这个角色。

对于裴寂来说,他喜欢的女子只是以另一种方式回到了他身边。

还有谁会在意临海公主?对于世人来说,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才是最好的生存方式。

裴寂沉默。

他用力握住我的手,一字一顿,“我们现在就走。”

夤夜动身出京,天亮时回望来路,京都早已渺茫。绵延数里的车队蜿蜒而行,沉默中只有车轮滚动的单调声响。

越往南,天气越热。裴寂与我昼夜前行,像极了逃命。


我机关算尽,只是公主和皇上paly中的一环......

岭南的日子没有想象中难熬。我与裴寂都被各自的事牵绊着。

裴寂忙于公务,而我,忙着裁汰随我们南下的旧人,无论是公主府里的,还是裴家的。

我和裴寂都对真正的慕容持盈缄口不提,直到除夕那日。

傍晚时,裴寂携我出城。

天光瞬息万变,山丘矗立在旖旎的绯红色流光中。我立于桥上,低头看脚下桥墩的尖角,上游的江水滚滚而下,至此被尖角劈开,最后淙淙流去。

流水无知无觉,它不会觉得心中不安宁。

裴寂道:“我的人同张让联系上了,陛下将公主幽禁于昭阳殿,她过得不好。昭阳殿里,每隔一段时间就会送去汤药,是避子汤。”

……

我又想起了陛下的眼神和他轻抚持盈乌发的动作,不禁毛骨悚然。

但,张让是陛下的亲信,他能靠得住么?

裴寂似乎看出我想,道:“张让是我父亲的人。”

是他父亲的人,不是他的人。裴氏百年世家,历经改朝换代与宦海浮沉,不会缺少底牌。

裴寂望着无尽江水,低低念了声我的名字,说:“我们得帮她。一位放纵自己性情、枉顾人伦世情的天子,不值得我裴寂效忠。”

我问:“你什么时候开始有这样的念头?”

裴寂说:“在宫里长跪时看见你。我起初以为,陛下是要强夺臣妻。”

我扯扯嘴角,试图笑笑。裴寂的确很好,可那是在他不知道我的真实面目的情况下。

“裴寂,邙山山洞里的独处,是我蓄意设计。因为我想攀附高枝,因为我想成为裴家主母。

“我不是你心中光风霁月的小娘子。我自私、浅薄、爱慕虚荣、贪生怕死,如果没有我,你不会卷进这种是非。”

陛下想要占据持盈,并非真心为她选婿,他利用我与裴寂的感情,使我们协助他完成偷天换日的秘密。

而选婿时,持盈是否觉察陛下对她的异常情愫?

她对裴寂的一见钟情,是不是将他视为离开兄长辖制最后的契机?

他没有说话,只是深深看着我,忽然笑了。

“我第一次在梨树上见你,忍不住想,天底下居然有这般美貌的小娘子。

“后来再见你时,你向我投来的眼光,写满了胜券在握。好像在说,裴寂,我会给你一个对我动心的机会。”

裴寂拥住我,他的下巴抵在我肩上,说话的语气多了几分温柔,“静棠,你我之间,是我心甘情愿入局。”

当夜,我与裴寂圆房。

改朝换代谈何容易,陛下尽管冷酷自私,对于朝政却很勤勉。他用铁血手段惩治了贪官后,人民只会赞颂这位君主的贤明。

深宫内的私德,无人知晓,无人在意。


我机关算尽,只是公主和皇上paly中的一环......

我与裴寂再回京都是两年后的冬天。国丧,大雪。

年轻的天子死于一场并不光彩的谋杀。他的亲信内侍砍下了他的头颅,落得个千刀万剐的下场。

陛下没有子嗣,朝中的臣子商量要从宗室中寻找继承人。

我以临海公主的身份回京奔丧,在夜色掩映下,由风帽半遮了脸直入宫廷。

昭阳殿里,我见到了慕容持盈。

她的肌肤是常年不见天日的雪色。

公主从前是很爱哭的,可她见了我与裴寂,并不感伤,只是微笑,“你们来了。”

我与她换了衣服,走入殿内密室。

在进入狭长的甬道前,我回首望向裴寂。他亦向我投来目光。万语千言,都在这一眼里了。

各归各位,这是我与裴寂早就商量好的计划。

密室里有更漏。

我凭借着更漏计算日子,在墙上刻下划痕。这是效仿持盈的做法,整整一面墙,刻满了长长短短的印痕。

当我真正站在持盈曾处在的位置上,才明白了她的寂寞与无力。

不知工匠用了什么什么手段,尽管人在密室,却能清晰听见外面的声音。

我听见有人在殿内大声吵嚷,听见宫娥窃窃私语,听见裴寂扬声道:“竖子岂敢对长公主不敬!”

后来,这些声音也听不到了。

昭阳殿毕竟是陛下生前的寝宫,大概,这儿也被封存下来,只待新帝处置。

我在密室里画猫戏图。昔年陛下将我囚禁在昭阳殿时,我就是用这样的方式来消磨时间。

我伏在案上一张张的画,终于,裴寂来了。

他将我拽起,我却喃喃道:“裴寂,让我画完——。”

裴寂扯过纸张撕碎,将我抱出。我犹不死心,在他的怀里挣扎踢蹬,“我没有画完,为什么不让我画完!”

后来我才知道,裴寂进入密室时,我根本没有画猫戏图,而是在写字,用朱砂在纸上疯狂涂抹,反反复复写放我出去。

我只在密室里呆了半月。

持盈到底是怎么熬过来的,我不能想。

裴寂将我带出了宫。他之所以能这样做,是因为如今的宫中又换了主人。

新帝即位,继承先帝皇位的,不是别人,正是长公主慕容持盈。

她借助了裴氏的力量,联合世家大族,将自己推上皇位。

国朝从来没有女皇帝,于是持盈便搬出佛教来为自己正名,要高僧新译《宝雨经》,宣称佛遣东方月光天子,现女身以统治世间。

很难将手段凌厉的女帝与昔日纯善的公主联系在一起。

从裴寂口中,我知道了先帝死亡的真相。

我们最初到岭南时,透过张让,还能与持盈建立联系。裴寂允诺持盈,会将她从先帝手里救出。

裴寂在岭南积蓄力量,企图接收裴家势力。他对岭南的治理颇有效果,岭南人心归顺,即使先帝不喜裴寂,依然下诏颁奖。

某个深夜,持盈做顺伏状,在先帝最不能设防的那一刻从枕下拿出金簪,狠狠刺向了陛下咽喉。

血喷涌出来,溅了持盈一脸。

金簪的尖她磨了很久,确保一击必中。噩梦结束了。

她扯过床榻处悬着的帷幔擦手,踩着高凳将布帛悬挂到梁上。站在凳子上回望前尘往事,只觉荒唐。

临辱皇妹的天子,手刃陛下的公主,到了地下,如何面见父皇。

张让来时,持盈已经踢倒了凳子。

他掷出匕首,割断了布帛。张让跪在地上,向持盈叩首,“公主,您得活着。您这一生还很长,”他的眼里有决绝之色,“小人伺候陛下一场,没有到了地下不跟随的道理。”

他没有别的遗言。

张让用匕首沿着金簪刺出的伤口,缓缓割下了陛下的头颅。

持盈藏入密室,而张让却提着陛下的头颅打开了昭阳殿的店门。

张让为什么要这样做?我试图回忆他,却想不起他的面目。

他是内侍,是贵人眼中比我还要不堪、渺小的存在,没有人知道他的故事,却是他豁出性命、拿出风骨救了持盈。

裴寂说:“都过去了。”

我在他怀里沉默,但愿眼前的平静,也能是今后的平静。


持盈登基的第三年,裴寂归入岭南。

名义上,他依然是女帝的夫君。

我与裴寂相守一生,却始终不能再有名分。少年时执着的东西,如今已经看淡。

我在岭南听说了很多关于女帝的故事。她有雷霆手段,却有菩萨之心。

裴寂点燃了我的生命,这一生,因为他的存在,而变得很好、很好……

端平二年,冬日大雪。

裴寂听见外间动静,蹙眉走过。一众小娘子们在树下笑着、闹着,向梨树上的人投掷石子。他一眼认出,为首的正是自家妹妹。

裴小娘子的手腕突然被握住。

她愕然回头,只见兄长冷淡神情,“这么冷的天,你将客人领到这来,算什么待客之道?”

裴寂君子端方,说话素有威信,众人如鸟兽散。

裴寂走在最后头,进暖阁前回看梨树,那梨树上的小娘子正要下来,似有所觉,亦看了过来。

他收回视线,迈上台阶时想,这位小娘子,的确生得漂亮。

而在宫里太液池边,临海公主弯下腰,向水中的六皇子伸出手,“皇兄,你抓住我的手。”

她解下披风,递给才上岸衣衫尽湿的小郎君。

“三皇兄他们太过分了,竟然将你推到水里。我要找父皇告状,让父皇狠狠罚他们,看他们还敢不敢做坏事!”

她才说完,突然发现水中还有人,漏出一点内侍服色。

临海公主急了,指向水中吩咐宫人,“快救救他!”

我们谁都不会想到,宫墙内外的我们,今后命运会紧紧缠绕……

(《成为公主情敌以后》君子端方/著完)

播:魏小夏/搏君

编辑:阿菁


我机关算尽,只是公主和皇上paly中的一环......
往期荐读

我爱了一整个青春的男孩,比旷野寂静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每天读点故事

免责声明
    本网站在国家相关法律法规规定的范围内,只按现有状况提供文章发布第三方网络平台服务,本网站及其所有者非交易一方,也非交易任何一方之代理人或代表;同时,本网站及其所有者也未授权任何人代表或代理本网站及其所有者从事任何网络交易行为或做出任何承诺、保证或其他类似行为,除非有明确的书面授权。
    鉴于互联网的特殊性,本网站无法鉴别和判断相关交易各主体之民事权利和行为能力、资质、信用等状况,也无法鉴别和判断虚拟交易或正在交易或已交易之虚拟物品来源、权属、真伪、性能、规格、质量、数量等权利属性、自然属性及其他各种状况。因此,交易各方在交易前应加以仔细辨明,并慎重考虑和评估交易可能产生的各项风险。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点度点度金讯时代-BLOG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s://www.lmwmm.com/post/1674.html

分享给朋友:

“我机关算尽,只是公主和皇上paly中的一环......” 的相关文章

悲欣交集

悲欣交集

悲欣交集 ,发表于2023-11-11 23:00 , ,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生命是一树花开。

生命是一树花开。

生命,是一树花开,或安静或热烈,或寂寞或璀璨。日子,在岁月的年轮中渐次厚重,那些天真的、跃动的、抑或沉思的灵魂,在繁华与喧嚣中,被刻上深深浅浅、或浓或淡的印痕。很欣赏这样一句话:生命,是一场虚妄。其实,经年过往,每个人何尝不是在这场虚妄里跋...

心里话

心里话

  一条路为何曲曲折折, 孝顺的心为何若有若无, 中华五千年的文化灿烂星河, 兴邦耀祖永恒不变的传承, 养老为何有不同的雕琢? 老人有钱: 儿女们惦记着怎样得的更多, 老人没钱: 多子女轮流看护着, 罪孽啊, 生儿女的时...

美丽茂名 魅力乡村――彭村

美丽茂名 魅力乡村――彭村

  8月3日,岭南师范学院扬“彩”令夏队的茂名调研组来到了高州市南塘镇彭村进行三下乡实践。通过这次调研,我了解到南塘镇彭村的建置沿革,体会到彭村的风土人情。 高州彭村,位于鉴江河畔,依山傍水,交通便利。彭村人杰地灵、百姓和谐、气候宜人、山...

一世情缘

一世情缘

  也许是命中注定,我要与这一袭白衣结下一世情缘。 2009年,我不顾家人反对,带着我的女友,我现在的妻子一起来到这个城市生活,在我现在工作的医院开始新的工作。 那时,没有公交直达医院,下了公交,要走半个钟头的路才能到达上班的地方。医院...

感谢让我遇到了你

感谢让我遇到了你

  如果说真的,你与我终归是两个世界的人,太多的时间也只是越陷越深。天外雨,尽管努力学着默声而哭,朦朦胧胧的,在心间滑过两行,透明的无色。748219美文网   早已习惯了你爱的音乐中没有了属于我的副歌,过去情深吟唱,如今伤感浅唱,难以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