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词类 > 一世情缘

一世情缘

微信用户2年前 (2022-03-14)诗词类1390

  也许是命中注定,我要与这一袭白衣结下一世情缘。

2009年,我不顾家人反对,带着我的女友,我现在的妻子一起来到这个城市生活,在我现在工作的医院开始新的工作。

那时,没有公交直达医院,下了公交,要走半个钟头的路才能到达上班的地方。医院没有暖气,每逢冬天,我和同事们靠煤火取暖。医院也没有正规的食堂,我们常常在上班的时候自带食物,或者带上柴米油盐,利用休息时间自己煮饭。

2010年冬天,我从地下室把煤炭提到三楼后,担心当晚值班的同事受冻,到医院后方的的山上砍柴生火,当时满山遍野结着厚厚的冰层,不小心从上坡上跌了下来,左手心被划了一条长长的伤口。

火终于被弄燃了,伤口却在痛,血,依然在流,心,却暖暖的!

回到家,父母埋怨:“叫你离开这个医院,你总是不听,万一感染什么怪病,叫你后悔一辈子!”

“我喜欢美丽的病菌!”我只有这样一句简单的回答。

甲流感和手足口病接踵而来的时候,作为倒班的医护人员,特别是上夜班的时候,一个人要负责病区二楼、三楼的相关医疗救治工作,在二楼与三楼两个病区之间穿梭到第二天下班。每天工作之余,我都会感觉很累,但每一天都过得充实、开心。

2011年,在我租住的狭小空间,仅10平方的小屋里,我与一直支持和鼓励着的女友举行了婚礼,组建了我们自己的家庭。结婚当天,在这个城市里,我们的宾客只有两桌人——所有院领导和我的同事们。那一刻,院领导和同事们给予了我从未有过的温暖和感动,也就从那天起,我开始把医院当成自己的家,把领导、同事和患者当着自己的亲人。性格内向,不善于表达的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在这片养育我的热土上,为卫生事业默默奉献自己的青春和微不足道的力量。

2012年,我工作的医院不断发展壮大,来了许多新同事,为医院的发展注入了新鲜的血液,病人量也在不断上升,这让我们在工作中更有动力,因为我们都看到了希望,看到医院未来的光芒。

医院党委建立后,我通过了组织的考验,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成为了一名光荣的中国共产党党员,实现了我多年以来梦寐以求的愿望,这让我倍感骄傲和自豪。

2013年,医院从这个城市的最东边搬迁至最西边,这是医院发展史上的新篇章,肩负本地区的重症结核病、精神病患者防治的神圣使命。

同年,我拥有了属于自己的房子,拥有了一个真正的属于自己的新家。

2014年,我和妻子有了可爱的大女儿。我深爱的这片土地上,卫生事业也在迅速发展。2016年我被安排到新的部门,负责本地区结核病患者的预防、护理、治疗等管理工作。

2020年,无情的新型冠状病毒在祖国大地点燃了烽烟,我和所有医护人员一样,对自己做了最坏的打算,顾不上新春佳节和家人的团聚,一直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并随时准备祖国召唤。

随着疫情的烟消云散,我和妻子再次迎来了爱情的结晶。而我,从当初的懵懂少年变成了不惑之年的两个孩子的父亲。

转眼之间2020年已近尾声,再一转眼之间,我就叫做花甲之人了。

如果有一天,我和老伴漫步在晚年的黄昏,回首我的这一生,我会无悔的、自豪的说:“这是我的一世情缘!”

转载请标注:点度博客――一世情缘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点度点度金讯时代-BLOG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s://www.lmwmm.com/post/202.html

分享给朋友:

“一世情缘” 的相关文章

悲欣交集

悲欣交集

悲欣交集 , 发表于2023-11-11 23:00 , ,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庚子书单

庚子书单

今天这篇书单来自我的一位朋友慕珂。此前,曾经和大家分享过四篇他读《聊斋》的感受,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在公众号留言框内回复“聊斋”获取阅读链接。今天这篇则是他在庚子年的一部分读书笔记,且作参考。可能庚子年最大的好消息,就是庚子年要过完了。在这个如...

爱在宽容中永恒!

爱在宽容中永恒!

人活一辈子,最大的幸福莫过于被人爱和懂得爱,但爱情没有十全十美的,感觉也没有十全十美的,将自己说过的承诺都实现那也是不现实的,文章我们曾经读过很多,感动却一直留在心里,可是真的去做到不再去想,还是在骗自己,我会尽量的去做到,去做到骗了自己却...

人到中年,心最累,情最深

人到中年,心最累,情最深

许多人一旦迈入中年门槛,就好似自己已经走进人生的余辉,­生命从此就被镀上了一层暮色,觉得灿烂不再,情怀苍凉。其实,­生命的每一段年龄自有风光的地方和情感的种子,而且多情还数中年。中年人经过大半生的磕磕碰碰,已经磨失了孤傲和好斗,修得有容人之...

湘西古城凤凰游记

湘西古城凤凰游记

  经过近10小时的长途跋涉,终于来到了中国著名的古城——凤凰。 晚上的凤凰城很漂亮,灯光水影,交相辉映。只见一栋栋楼房依山而建,鳞次栉比。每栋房子都装饰着闪亮美丽的电灯,闪闪烁烁,充满了神秘,吸引着游客的目光,召唤着游客。好像在呼叫...

堆堆儿

堆堆儿

  心一颤,看见了熟悉的背影。爱犬“堆堆儿”在远处的树丛中,不太可能吧,已去世多年怎么会突然出现呢?我呼唤着“堆堆儿”的名字,他居然跑到了我的身边,亲切的用头磨蹭着我的腿,太像了:大大的眼睛,微驼的小腰,长毛的小尾巴,天包地的小牙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