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词类 > 正文内容

一种危险边缘的美

王-2M4个月前 (08-10)诗词类368
一种危险边缘的美

宋朝文化高度发达,各方大家更是灿若繁星。单说书法方面,就有苏东坡、黄庭坚、米芾、蔡襄,史称“宋四家。“苏黄米蔡”中,苏轼天然,黄庭坚劲健,米芾纵逸,蔡襄蕴藉,各具仪态,堪称精品。


然而,书法大家中还有一位,就是宋徽宗。他独创的“瘦金体”在史上同样堪称一绝。比如上面这幅赵佶写的《牡丹诗》,就是瘦金体的代表之作。这种字体最主要的视觉特征就是,收笔处的顿笔与字中极细的长笔,极具艺术个性。


一种危险边缘的美


其实“瘦金体”本应为“瘦筋体”,以“金”易“筋”,是对御书的尊重。而这种字体的修炼,同样需要极高的书法功力和涵养,以及神闲气定的心境来完成的,一般人很难模仿。


那么,问题来了,宋徽宗造诣这么深,瘦金体这么牛,但为什么宋代四大书法家里录取不了宋徽宗呢?


一种危险边缘的美


这就牵涉到中国传统文化中“藏锋”的秘密了。藏锋,顾名思义,不露锋芒、低调内敛、韬光养晦,向来被中国人奉为上策。因为在中国的处世哲学中,锋芒不但会伤害别人,也会伤害自己。


书法中讲“藏锋”,也正是受到儒道主流传统的影响。老子哲学中认为“锋芒”是最容易折断的地方,不可长久,因此成为中国古典美学的禁忌。而书法中所谓的“棉中裹铁”,其实也都是在书法里加入了人事的学习。


一种危险边缘的美


比如,苏轼的许多线条都是“棉中铁裹铁”,讲究的是在灾难痛苦时,通过隐忍收敛,把顽强的生存意志包裹起来。可你再看宋徽宗的书法,他把汉字线条表现的锋芒毕露。它就像是走在危险边缘的美,使人爱恋,也使人害怕。


的确,作为一代帝王,宋徽宗发展出与传统汉字美学完全不一样的,一种对于“锋芒”的鼓励。瘦金体把所有应该“藏”的“锋”全部外放,闪烁灿烂到刺眼。而瘦金体漂亮就漂亮在锋芒毕露,将帝王的霸气完全彰显出来。


一种危险边缘的美


然而,作为大臣、老百姓,你能像宋徽宗那么来么?恐怕欣赏一下也就可以了。心底的包袱放不下,肯定写不来瘦金体。所以,后代习其书者甚多,然得其骨髓者寥若晨星。所以说,与大众的审美情趣相左,宋徽宗当然也难入四大家了。


除了这种观点,也有人认为瘦金体缺少变化,而苏黄米蔡的书法则千姿百态;还有人说,中国讲究长幼尊卑,王对王、将对将,臣子怎么能和君王并列... 说法可谓众多。具体原因,您又怎么看呢?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美在高处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金讯时代-BLOG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s://www.lmwmm.com/post/440.html

    分享给朋友:

    相关文章

    音乐雕塑

    音乐雕塑

    冰着、冷着;闲着、悠着;听着、想着,于是变得暖暖的。...

    心琴乐

    心琴乐

    《心琴乐》 醉红云,花飞庭前院。今艳明暗愁香断,优影苏芳离淡。聚神堂前士子待,旋音屏后流转。王王今必琴起瑟,弦鼗瓮缻筝髀掠。五十裂半,婆娑对和,玉珏两断,铿锵并烈,邦和情好?云山雾遮,金戈绸软。琴瑟里,天涯间,问君何在? ...

    今夜,思念为你绽放

    今夜,思念为你绽放

    心情在文字里舒展,思绪在文字里飞扬。把岁月雕刻成经典,用文字演绎出永恒... ...习惯在孤独中自醉,很多时候喜欢独坐静谧的夜晚,在明月清风里用星光垂钓心梦,让心情如花般映在皎洁的月光下,任华年流逝,任只影重叠,任寂寞无涯,只在自已的童话里...

    守心自暖,淡看尘缘

    守心自暖,淡看尘缘

    繁华三千,看淡即是云烟;萍聚萍散,想开就是晴天。人生本就是一场场遗忘,也是一场场相遇。如果,你是我的过客,我会把你停留在最美的时光里,待到光阴褪去你的红妆,我依然会想起你最美的模样。如果,你是我的归人,我会陪你温柔如诗的岁月,惊艳似水的流年...

    喜欢文字的人

    喜欢文字的人

    喜欢文字的人,大都喜欢把自己的一份情怀寄托在那一段段的文字里,有点清高、有点孤傲、有点狂妄、有点忧郁。爱文字的人,快乐是简单的,不需要太多,一本好书,一寸灯光,开水一杯,沉淀一壶思绪,走进简单的文字中,从字里行间中,跟随作者的情感一起去体验...

    每一天

    每一天

      那一天,会深藏在记忆里面,八月桂花飘香,幸福的风吹过窗前,阴历七月初五天格外的蓝。女儿出生来到了人间,妻子露出了笑脸,男人的我深知责任在肩,父母呼喊着‘’大孙女,大孙女‘’全家人的心里很甜。 长通小学的童年,女儿上学快乐每一天。 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