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词类 > 齐白石“两笑”,马寅初“两噢”

齐白石“两笑”,马寅初“两噢”

微信用户11个月前 (07-23)诗词类740

齐白石“两笑”,马寅初“两噢”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齐白石都是一个有争议的画家。赞赏的人认为他是一位百年难现的艺术大师,“诗书画印”无所不精。从他笔下流动出来许多的人物、山水、花鸟,都洋溢着浓郁的乡土风情。

但也有人或出于偏见,对他进行攻讦;或出于嫉妒,向他泼污水;或出于无知,对他妄加评论。对于这些,老人一概置之不理,听之任之。他有一个座右铭:“人誉之一笑,人骂之一笑。”


齐白石“两笑”,马寅初“两噢”


人誉之一笑。因为他的头脑很清醒,知道学无止境,天外有天。画坛流派纷呈,各有千秋,人家尊自己是大师,自己却万万不能以大师自居。


所以,尽管他长期生活在荣誉与花环中,水到渠成地成为人民艺术家、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国际和平奖获得者……但他既不得意忘形,也不故步自封,而是很洒脱通达地“一笑了之”。


齐白石“两笑”,马寅初“两噢”


人骂之一笑。饱经风霜,又看惯世态炎凉的白石老人深知,人多嘴杂,众口难调,各人欣赏眼光不同,且不说还有人心存偏见或嫉贤妒能。所以,不必太在意外界的风风雨雨,骂声、嘘声、喝倒彩声,虽然也难免会声声入耳,但这个耳朵进那个耳朵出也就是了。


为此,他还给自己立了养生之道“七戒”——酒、烟、狂喜、悲愤、空想、懒惰、空度。当然,对于那些真知灼见,即便有些刺耳,老人也是从谏如流的。


齐白石“两笑”,马寅初“两噢”


不知道是否巧合,与他同时代的还有一位老人,马寅初,也是用“两噢”来回答世人毁誉的。


1960 年 3 月 31 日,马寅初因《新人口论》被狂风暴雨般,批斗了几个月后,终于被免去北大校长的职务。儿子回家告诉他这个消息时,他只是漫不经心地“噢”了一声,便不再言语,仿佛是一件不值得一提的小事,继续看书,神态自若。


齐白石“两笑”,马寅初“两噢”


1979 年 9 月 14 日,北大隆重地召开大会,给马寅初平反,恢复其名誉,并对他进行高度评价。此时,马寅初已经是 97 岁的老人了,但仍然健康清醒。当儿子回来告诉他这一喜讯时,他心不在焉地“噢”了一声,不置一词,照旧闭目养神,心如止水,好像这事与他没什么关系。


齐白石的“两笑”与马寅初的“两噢”,让我读懂了一个成语:宠辱不惊。


齐白石“两笑”,马寅初“两噢”


据说齐白石也特别喜欢这个成语,平素有人来求墨宝,他写的最多的也是这几个字。他的书房里就挂着取自《菜根谭》的一幅名联:“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观天外云卷云舒。”


由是观之,古今中外,大师泰斗,文化名流,都要有点宠辱不惊的功夫,有点“人誉之一笑,人骂之一笑”的本事才行。其中是非正误、真假虚实,谁能说清道明?还是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求个问心无愧吧。


本文插图为齐白石昆虫绘画作品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美在高处

免责声明
    本网站在国家相关法律法规规定的范围内,只按现有状况提供文章发布第三方网络平台服务,本网站及其所有者非交易一方,也非交易任何一方之代理人或代表;同时,本网站及其所有者也未授权任何人代表或代理本网站及其所有者从事任何网络交易行为或做出任何承诺、保证或其他类似行为,除非有明确的书面授权。
    鉴于互联网的特殊性,本网站无法鉴别和判断相关交易各主体之民事权利和行为能力、资质、信用等状况,也无法鉴别和判断虚拟交易或正在交易或已交易之虚拟物品来源、权属、真伪、性能、规格、质量、数量等权利属性、自然属性及其他各种状况。因此,交易各方在交易前应加以仔细辨明,并慎重考虑和评估交易可能产生的各项风险。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点度点度金讯时代-BLOG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s://www.lmwmm.com/post/1374.html

分享给朋友:

“齐白石“两笑”,马寅初“两噢”” 的相关文章

悲欣交集

悲欣交集

悲欣交集 ,发表于2023-11-11 23:00 , ,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生命是一树花开。

生命是一树花开。

生命,是一树花开,或安静或热烈,或寂寞或璀璨。日子,在岁月的年轮中渐次厚重,那些天真的、跃动的、抑或沉思的灵魂,在繁华与喧嚣中,被刻上深深浅浅、或浓或淡的印痕。很欣赏这样一句话:生命,是一场虚妄。其实,经年过往,每个人何尝不是在这场虚妄里跋...

喜欢文字的人

喜欢文字的人

喜欢文字的人,大都喜欢把自己的一份情怀寄托在那一段段的文字里,有点清高、有点孤傲、有点狂妄、有点忧郁。爱文字的人,快乐是简单的,不需要太多,一本好书,一寸灯光,开水一杯,沉淀一壶思绪,走进简单的文字中,从字里行间中,跟随作者的情感一起去体验...

羊爱上了狼

羊爱上了狼

  我走过了山丘, 你悄悄的跟在身后, 我站在山岗对着月亮嘶吼, 你仍默默含情的等候。 我是一只头狼, 你是一只山羊, 羊的温顺与柔情很真, 头狼心存家里的狼群, 自由的山林奔流的小溪, 孤独的羊寂寞的狼, 冲破了世俗的...

岭南师院扬“彩”令夏队探访草坪村

岭南师院扬“彩”令夏队探访草坪村

  岭南师院扬“彩”令夏队探访草坪村 7月25日,岭南师范学院的三下乡实践活动开始了。经过为期两天的准备,岭师的扬“彩”令夏队中的江门小分队来到草坪村。接下来,让我们一睹草坪村的“芳容”吧。 草坪村,于明洪武年间立村,距今已有160多年...

融化

融化

浅浅的三月, 雪花飘零, 忍不住冷意伤怀, 但也不能错过唯美的风景, 放眼望去: 轻轻柔柔的雪花, 像万千曼妙的舞蝶, 落在长发女子的香肩, 女子轻盈的脚步, 柔情似水把雪飘融, 多情顽皮的风, 掀起红色风衣的一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