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词类 > 正文内容

她舍不得他

王-2M9个月前 (03-14)诗词类741

  从前,有个美丽的女人。她有一个帅气的情人,他们彼此深爱着对方。

但是好景不长,一位深受宠爱的皇子爱上了女人,于是国王下令让女人嫁给皇子。

女人不愿就此认命,他们私奔了,为了抵抗那一道皇命所束缚住的,属于两个人的幸福。

消息传到国王的耳中,龙颜大怒,他看着儿子日渐消瘦的面庞,狠了狠心,对士兵们吩咐:“立刻派所有的精英士兵捉拿这对通奸男女!把他们在全国通缉!女的给我毫发无损的带回来,如果她不肯,就当着她的面杀了那个小子!”消息传到两人耳中,他们只好日日夜夜的逃亡。但尽管如此,他们仍深爱着对方,从不为当初私奔的行为而后悔。

然而,百密一疏。他们在一篇密林中被士兵围住了。

士兵们挟住男子,以他的性命威胁女子回去和皇子成亲。她想拒绝,可男子流着泪,劝她回去,她呆了:她不相信自己深爱的人会因为惜命而放弃和自己在一起。女人痛苦的闭着眼,对士兵说:“我答应回去,但你们必须答应我放过他,”她指了指男子,“他只是个可怜人。我不爱他了。”士兵们答应了。她感觉心像被刀子割了千万条裂口。

在回国的路上,她偶然听见几个士兵的对话,原来那个男子,她的爱人,中了国王派去的巫师的诅咒,他的视力会变得越来越弱,直到完全消失……为了不给她添麻烦,为了她今生的幸福,他选择了放手……女人再也忍不住,哭着连夜跑走,去找男子,他们痛哭着拥在了一起。

他们约定,如果再被抓住,便一起赴死,可是过了三四年,士兵也没有出现。女子成为了男子的眼睛,他们幸福地游山玩水。同时,女子也一直在寻找解药。

这时候那个巫师出现了,他单独把女子约出来,声称自己非常同情他们,并且他有解药可以治好男子的眼睛,只是有个条件:喝下这瓶药水,我就答应治好他的眼睛,但同时你会永远离开他……



另一边

那位英俊的皇子,正缠着他的父皇:“父皇,父皇,你真的确定我可以娶晶晶(女子的名字)吗?”

“哼!那是当然!你父皇我是非常了解他们这些人的‘爱情’的。他们已经一起生活了好几年,没有人用规则束缚他们,没人逼他们分开,幸福感已经达到了接近巅峰的位置。”

“那晶晶怎么会放弃那么好的,属于她的幸福呢?”

“孩子,你不懂。人总是追求完美的。那个男子的双目失明,那双失去了光彩的眼睛是他们心中永远抹不平的一个疤痕,不是也有消息传来说他们也在四处寻医吗?”国王冷笑了几声,“人永远都是贪婪的,哪怕会因此变得一无所有……”

“报,皇家巫师Biloxi求见!”国王的沉思被打断了,“进”,他不耐的吼了句。

“微臣叩见吾王,吾王万岁万岁万万岁!”

“托你办的事如何了?她喝了吗?”

巫师的思绪又飘向了那个傍晚……

【但同时你会永远离开他……

女子伸出去的手顿了顿,接着一把打翻了那瓶药剂,几块石头沾上了几滴药水,立刻融化了。

在他满是惊讶的目光的注视下她缓缓说:“不,我拒绝!”她抬起头,慢却坚定的回答:“没错,当我看到他失明的眼睛时我就会陷入懊悔和自责,但我绝不会因此而不择手段的想办法恢复他的视力,那是一个扎在我和他心上的刀,我是希望能够拔掉,但如果代价是牺牲我,离开他的话,我不能答应!“”你可以说我自私,无情,冷酷,什么都好,但你就是不能分开我们,因为我舍不得他,哪怕他一辈子都看不见任何东西!“】

巫师敛了敛心神,把一切都对国王说了一遍,并回答他:“她舍不得他,谁都无法分开这对恋人!”

国王沉默了。他挥了挥手,示意巫师退下。

国王独自一人望着远方,天地相接的地方,他终于知道为什么他的恋人当初不肯救他,因为她舍不得他。

  (这是作者第一次发文,请多多指教!)

转载请标注:点度博客――她舍不得他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金讯时代-BLOG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s://www.lmwmm.com/post/205.html

    分享给朋友:

    相关文章

    写给2004年冬天的诗

    写给2004年冬天的诗

    写给2004年冬天的诗            题记:在这漆黑的城市中。我们呼吸。我们游走。游走。看不清我们的寂寞。        ...

    秋时依伴

    秋时依伴

    清早雾叠,楼檐蔼矮,碍得弯枝娇懒。无意穿红,怎如奈,平野一目殷曼。希希缱绻,惜梦残,世道人间。一飞清越鸣去了,与伊同知晓?竹涧菊溪梅岸,一杆横肩,初上云霞舟。着意清浅,且深厚,权将秋枫受。返时满重,但携得,春酿夏酢。又来把盏与月瘦,伴侬纤纤...

    异乡曲,华夏篇!

    异乡曲,华夏篇!

    吾之今日之世界! 爱吾所爱!好过没有爱,穷此一生! (开式) 一湖半山月, 两界合同心。 有道胸无忌, 无言天酬勤。 (会展) 很久不这么吟了,今早却是如此轻纾了。而后,便是缓解了,在大天阔地之巍宇莽莽中。 忽而看见,书桌的离叛:西人雪茄中...

    寻梦园

    寻梦园

    我很想去到蓝天下,重新温满一次:走过那漫岗交芜的冬错,揣摩绿的心事;我也很想去如今日万里无云般一望的深邃,只一飘我自云慢,没于弧阔的舒远。可是我不能,我的脚在地上,机械而又惯性地交替出行走的限度:一米一米的行进里,我知道进的所以和可能。我甚...

    生命是一树花开。

    生命是一树花开。

    生命,是一树花开,或安静或热烈,或寂寞或璀璨。日子,在岁月的年轮中渐次厚重,那些天真的、跃动的、抑或沉思的灵魂,在繁华与喧嚣中,被刻上深深浅浅、或浓或淡的印痕。很欣赏这样一句话:生命,是一场虚妄。其实,经年过往,每个人何尝不是在这场虚妄里跋...

    人到中年,心最累,情最深

    人到中年,心最累,情最深

    许多人一旦迈入中年门槛,就好似自己已经走进人生的余辉,­生命从此就被镀上了一层暮色,觉得灿烂不再,情怀苍凉。其实,­生命的每一段年龄自有风光的地方和情感的种子,而且多情还数中年。中年人经过大半生的磕磕碰碰,已经磨失了孤傲和好斗,修得有容人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