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词类 > 亚平宁半岛的画僧

亚平宁半岛的画僧

微信用户2年前 (2022-05-09)诗词类1623
亚平宁半岛的画僧

提起莫兰迪,知道他的人会说,“噢,就是那个画了一排瓶子的画家”是的,他不只是画了一张或几张这样的画,而是一画就是一辈子。也正是这些瓶瓶罐罐让莫兰迪享誉世界,成为独树一帜的大画家。


那么,这些瓶瓶罐罐里,到底隐藏着怎样的奥秘?


亚平宁半岛的画僧


莫兰迪没有画体积庞大的事物,尽管它们有一种天然的视觉吸引力。于是,大海、高山之类的景观被他舍弃了,接着房屋也消失了,只剩下屋内最小的东西画,就是那些瓶瓶罐罐。


莫兰迪远离了戏剧性题材,也就意味着远离了人,他甚至更决绝地放弃了鲜艳的色彩。有一种说法是他偏爱意大利家乡的颜色,那里的房屋建筑多为土色系。


亚平宁半岛的画僧


有人见过莫兰迪画画。开始时,他会先涂一些鲜艳的色彩,之后会用一层又一层的涂料,把原本的鲜艳色彩覆盖住,最后,每一个色块都是灰暗的中间色。


当然,这些“莫兰迪灰”孤立起来看,都“亳无神气的颜色,经他的巧妙摆弄,不但不脏,不闷,反而熠熠生辉,显得高雅精致,浑然天成”。


亚平宁半岛的画僧

那莫兰迪到底想要什么?揭开这个谜底并不难,因为他自己已经说出了答案:“我本质上只是那种画静物的面家,只不过传出一点宁静和隐秘的气息而已。”

“宁静”难画,但他又一直致力于表达一种平静的氛围,那么画静物就是最好的方式。

亚平宁半岛的画僧


莫兰迪对实物的迷恋,或许受塞尚的影响。塞尚曾说,“我并不画我看不见的东西,我所面对的一切都是实际上存在的。”莫兰迪仅有一次出国,是专程去苏黎世看塞尚画展,他也认同塞尚拒绝想象的观念。


隐秘的气息是什么?这更难画,但莫兰迪自有主张。他在 1957 年 1 月 6 日致友人的信件里写道:“现实世界对于我的启发在于空间、光线、色彩以及形式。”并且坚信,“没有任何东西比我们所看到的世界更抽象,更不真实的了”。


亚平宁半岛的画僧


对此,我的理解是,这个隐秘的气息来自高度的抽象。可以说,“客观抽象”是莫兰迪艺术观念的显著符号。这一点,大画家基里科早己感知到了:莫兰迪拥有欧洲艺术真正深刻的纯净抒情感,表现平凡事物的形而上精神。


莫兰迪推崇极简主义风格,但极简主义不是无,而是在极少量、简单的描绘中传递出更丰富的内涵。他深信,那些用线条、块面构成的几何图形里有一种永恒定律,那是所有伟大、美、情感的基础。


亚平宁半岛的画僧


莫兰迪赋予了这些事物强烈的个性和张力。如果看得仔细一点,你会发现莫兰迪把瓶罐边缘线有意处理成细微的波浪线,这样就使画面释放出了一种有节律的运动感。


同样,在背景处理上,他也不是简单的平涂,而是通过 “笔触的运转构造一个运动的空间,弯曲的轮廓线为物体赋子了生命感。通过对块面、色彩和线条的处理,莫兰迪让单纯的堆积物,瞬间有了生命的气息。


亚平宁半岛的画僧


有的评论家认为,莫兰迪的这种简约质朴的艺术风格是没有婚姻生活,没有机会经历各种情感波折的缘故,因此他的心情一直平和从容。


但这更像是一个幌子,莫兰迪用看似平静、简单的事物,画出了生命的律动,一股精妙、神秘的力量像潮汐般涌来。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美在高处

免责声明
    本网站在国家相关法律法规规定的范围内,只按现有状况提供文章发布第三方网络平台服务,本网站及其所有者非交易一方,也非交易任何一方之代理人或代表;同时,本网站及其所有者也未授权任何人代表或代理本网站及其所有者从事任何网络交易行为或做出任何承诺、保证或其他类似行为,除非有明确的书面授权。
    鉴于互联网的特殊性,本网站无法鉴别和判断相关交易各主体之民事权利和行为能力、资质、信用等状况,也无法鉴别和判断虚拟交易或正在交易或已交易之虚拟物品来源、权属、真伪、性能、规格、质量、数量等权利属性、自然属性及其他各种状况。因此,交易各方在交易前应加以仔细辨明,并慎重考虑和评估交易可能产生的各项风险。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点度点度金讯时代-BLOG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s://www.lmwmm.com/post/383.html

分享给朋友:
返回列表

上一篇:一段传奇

下一篇:音乐是真

“亚平宁半岛的画僧” 的相关文章

音乐雕塑

音乐雕塑

冰着、冷着;闲着、悠着;听着、想着,于是变得暖暖的。...

经典短篇:《理想》

经典短篇:《理想》

家人围着6岁的小男孩问他的理想, 小男孩说,他想当医生。 外婆说医生好,社会地位高。 奶奶说待遇也不错。 爷爷说除了工资还有其他的收入呢! 外公说更重要的是以后找对象方便。 小男孩...

壬虎年生日感吟

壬虎年生日感吟

七绝二月春回紫气升,初七吉利聚亲朋。巧逢老朽生辰日,畅饮抒怀似返青。七律风摆苍枝鹊悦吟,时光转瞬又临春。日升东岭红霞灿,雁返北疆野岭新。退岗营家多乐趣,习诗会友少烦心。功名利禄抛霄外,慢步晨夕永健身。鹧鸪天退岗十年已挂零,消压卸羁负担轻。...

探访调顺之旅

探访调顺之旅

  8月4日,岭南师范学院扬“彩”令夏队来到了湛江赤坎区调顺村进行三下乡调研活动。 调顺村是一条有着600多年历史的古老村落,位于赤坎东面,离市中心4公里,属赤坎区调顺街道办管辖。全村位于海岛上,面积5。8平方公里,岛以村名冠名,人们习惯...

堆堆儿

堆堆儿

  心一颤,看见了熟悉的背影。爱犬“堆堆儿”在远处的树丛中,不太可能吧,已去世多年怎么会突然出现呢?我呼唤着“堆堆儿”的名字,他居然跑到了我的身边,亲切的用头磨蹭着我的腿,太像了:大大的眼睛,微驼的小腰,长毛的小尾巴,天包地的小牙儿。 &...

一世情缘

一世情缘

  也许是命中注定,我要与这一袭白衣结下一世情缘。 2009年,我不顾家人反对,带着我的女友,我现在的妻子一起来到这个城市生活,在我现在工作的医院开始新的工作。 那时,没有公交直达医院,下了公交,要走半个钟头的路才能到达上班的地方。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