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词类 > 一个人的龟兹

一个人的龟兹

微信用户2年前 (2022-05-13)诗词类1571
一个人的龟兹
关于鸠摩罗什,我所知的甚为肤浅。一度痴迷过佛教典籍里,那些舌绽莲花的词句。是的,非常汗颜,我最初热爱的并不是佛学那精深奥妙的智慧,真的只是那些词句。

譬如“彼佛国土,常作天乐,黄金为地,昼夜六时天雨曼陀罗华”,再譬如“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

一个人的龟兹

佛经的文字之美,让人无法视而不见。或许这一点,是鸠摩罗什所未曾想到过的。于他而言,这些文字美也罢、丑也罢,不作分别之想,他要传扬的只是其中的意义。文字所能记录的,都不是佛学的深核。

佛教是“悟”之哲学,所以文字之美不在词句章法,而全在于意想。前念虽迷,后念可悟,“迷”与“悟”只在一线之间,而我仍是一个目迷红尘的痴心俗人。迷恋人间的情感,迷恋古老的传说,迷恋过往的历史。

一个人的龟兹

对于热爱西域文化的人来说,龟兹是个熟悉的名字。在盛唐的宴会上,龟兹音乐技压群芳。在佛教东传的历史上,鸠摩罗什声名远扬。

我第一次详细而完整地了解鸠摩罗什的故事,是在《新丝绸之路》里,记述他的那集,名字叫做《一个人的龟兹》。这位天生妙谛的高僧,真是孤独的。他的孤独,是众生的迷昧冥顽,也是自己的慧极必伤。

一个人的龟兹

仿佛灵颖天成的人物,总是容易深陷宿命的泥潭。我不知那仅是传说,抑或真有其事,鸠摩罗什向着长安的起行,曾在同样灵慧的母亲的预言里。预言说,你将是去东方传播佛教的僧人,但你到东方去将历经磨难……然而鸠摩罗什心意已决。

我最初以为,所谓磨难,最多如同玄奘西行,路程艰险,前途未卜,时时有生命之虞,最终还可能一事无成。那时没有人知道,包括鸠摩罗什自己。他将要经历的磨难,是被逼对向佛清心的违背和对这浑浊世事的妥协。

一个人的龟兹

前秦骁骑将军吕光攻克龟兹而得鸠摩罗什,见他年轻而生轻慢之心,逼他迎娶龟兹公主;后秦姚兴对鸠摩罗什的智慧叹为观止,唯恐法种断绝,再逼他接受十名女子……

是的,我说是违背,而不是破戒。清规戒律只对那些心未沉静的人而言,出家若只是历练自己的身心,克制自己的欲念,这样的修行终不会大成。对于清心礼佛之人,早已无欲念分别之差,所谓的戒律,不过一纸废文。

一个人的龟兹


后来的史书中曾有不同的记载,认为鸠摩罗什成婚并非被迫,而是自愿,甚至是主动。再后来,还有人杜撰小说,认为鸠摩罗什与情僧仓央嘉错类似,有过“不负如来不负卿”的念想。

我不以为然。大智若他,既悟得大乘佛法宽博慈悲的真义,又岂会堪不破人间虚妄空幻的情欲?身前身后,懂他之人都是寥寥无几。

一个人的龟兹


鸠摩罗什一生坎坷、忍辱负重,只为用生花妙笔向世人传播困苦解脱的大乘佛法。他译出的 300 多卷、近 300 万字佛典不仅字字珠玑,更深远地影响了从此流传后世的中国文化。

《金刚经》、《维摩诘经》、《法华经》、《阿弥陀经》……,字字精纯,不可思议。可惜据说译出的这些典籍,根本不到他所精通的十分之一。

一个人的龟兹


公元 413 年,70 岁的鸠摩罗什在长安圆寂。圆寂之前,他发下誓言:“若所传无谬者,当使焚身之后,舌不焦烂。”众弟子为他举行了毗荼仪式,火灭烟消之后,唯舌余存。

多年前看这集《一个人的龟兹》之时,对暗藏佛理的结尾喟叹许久。

一个人的龟兹


如今的龟兹只余遗址,护理员老王在巡视的时候喜欢捡石头,但他并不收藏,只是随意地捡拾。那些都是很平常的石头,从前可能也被别人捡起过。石头没有家,它的位置经常是偶然的。

也许 1600 年前的鸠摩罗什,也曾捡起过它们。

本文插图为新疆克孜尔石窟中的壁画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美在高处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点度点度金讯时代-BLOG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s://www.lmwmm.com/post/390.html

分享给朋友:

“一个人的龟兹” 的相关文章

悲欣交集

悲欣交集

悲欣交集 , 发表于2023-11-11 23:00 , ,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庚子书单

庚子书单

今天这篇书单来自我的一位朋友慕珂。此前,曾经和大家分享过四篇他读《聊斋》的感受,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在公众号留言框内回复“聊斋”获取阅读链接。今天这篇则是他在庚子年的一部分读书笔记,且作参考。可能庚子年最大的好消息,就是庚子年要过完了。在这个如...

长江三峡游记

长江三峡游记

    小时候学了李白的《早发白帝城》,“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两岸猿声啼不住 轻舟已过万重山”后,我对长江三峡就充满了神往,渴望有朝一日能去三峡一游。一睹文学名家笔下的神奇画面。   在国庆佳节后,金秋黄桔飘香,...

乡情

乡情

乡情: 是薅一把小葱蘸酱缸的味道, 是母亲包煮的酸菜馅水饺。 乡情: 是穿着大姐替换下来旧的花格衫, 是兰裤子打补丁母亲缝上的针线。 乡情: 是泥草混建木窗格的老屋, 是柳树下老井摇起的辘轳。 乡情: 是田埂上休闲牛车的...

一世情缘

一世情缘

  也许是命中注定,我要与这一袭白衣结下一世情缘。 2009年,我不顾家人反对,带着我的女友,我现在的妻子一起来到这个城市生活,在我现在工作的医院开始新的工作。 那时,没有公交直达医院,下了公交,要走半个钟头的路才能到达上班的地方。医院...

精神的力量

精神的力量

  “我们用文艺为人们送去温暖、大爱和祝福”,主持人们送上节日祝福,也向现在仍然奋战在全国疫情防控一线的广大干部职工、医疗工作者、科研人员、人民解放军指战员及各方面人员致以崇高的敬意。 2月8日晚,万众瞩目的央视元宵晚会播出,这是一场不寻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