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词类 > 正文内容

不会说话的爱情

王-2M2个月前 (04-16)诗词类167

他是盲人歌手,一个人来到北京闯荡,住树村,在街头里卖唱。有一天在地铁里,一个姑娘走过来对他说“走吧,别唱了,我请你们吃饭”。他们就这样认识了。


他们一起谈论小说,讨论诗歌,讨论哲学。他口述写作,她记录,他为她弹琴唱歌。一起做饭,吃饭。



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报道了他们,大标题“爱在冬季”,副标题“一个盲人和一个女大学生的爱情故事”。被她家里人发现,她妈妈找了个律师和他谈判。


考研失败,加之家庭压力太大,两个人脾气变坏,开始争吵。最后他们决定暂时分开,于是,他孤身一人去了西藏。



路过银川的时候,他住体校,经常用磁卡电话给她打电话,半夜走廊里的公共电话响起,他都会摸出去接,他以为会是她的电话。


从西藏回来,他们还是分开了。她后来考取了北大研究生,然后是结婚,做出版。虽然两个人有交叉的朋友,但没有再见面,互相也不见了。



他为这段感情写了首歌叫《不会说话的爱情》,所有的疼痛都化为歌里的那一句“我们最后一次收割对方,从此仇深似海”。


他叫周云蓬。他在谈起这首歌和这段感情的时候说——这歌就是一个副产品,那么多经历,那么多故事,最后变成一首歌,但他们的目的并不是变成一首歌,它们是没办法了。



有关爱情,他又说——我后来觉得,爱情都是天意。他跟疾病、绝症一个道理,你没法争取也没法预料,它什么时候来,什么时候不来——它是完全不可知的,每次爱情都是一个特例,你没发总结一个规律。


也许,就是“期待更好的人到来,期待更美的人到来”吧。


本文插图来自艺术家 Nancy Friedland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美在高处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金讯时代-BLOG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www.lmwmm.com/post/359.html

    分享给朋友:
    返回列表

    上一篇:老人的眼神

    下一篇:一生爱自由

    相关文章

    生命是一树花开。

    生命是一树花开。

    生命,是一树花开,或安静或热烈,或寂寞或璀璨。日子,在岁月的年轮中渐次厚重,那些天真的、跃动的、抑或沉思的灵魂,在繁华与喧嚣中,被刻上深深浅浅、或浓或淡的印痕。很欣赏这样一句话:生命,是一场虚妄。其实,经年过往,每个人何尝不是在这场虚妄里跋...

    人到中年,心最累,情最深

    人到中年,心最累,情最深

    许多人一旦迈入中年门槛,就好似自己已经走进人生的余辉,­生命从此就被镀上了一层暮色,觉得灿烂不再,情怀苍凉。其实,­生命的每一段年龄自有风光的地方和情感的种子,而且多情还数中年。中年人经过大半生的磕磕碰碰,已经磨失了孤傲和好斗,修得有容人之...

    喜欢文字的人

    喜欢文字的人

    喜欢文字的人,大都喜欢把自己的一份情怀寄托在那一段段的文字里,有点清高、有点孤傲、有点狂妄、有点忧郁。爱文字的人,快乐是简单的,不需要太多,一本好书,一寸灯光,开水一杯,沉淀一壶思绪,走进简单的文字中,从字里行间中,跟随作者的情感一起去体验...

    杉山赏荷

    杉山赏荷

       杉山赏荷 青山文客        驱车15公里,来到了杉山著名的荷花基地。嘿,人还真不少!马路边停满了各种牌号不一的车辆,路上田间游荡着着装各异的男女老少。呵呵,他们都是来赏荷的。...

    有这样一个地方

    有这样一个地方

    有这样一个地方。 原先是农村,遍布小丘陵和稻田,小山谷里只有一条小溪,和一条伴溪而行的小路,逶迤2000余米,沿途草比人高,溪水在草丛中潺潺潜行,由于高差较大,水流湍急如奔马。如今这里变成了美丽幽静的公园。 经过拓展改造,去除草,加宽水面...

    相约远行

    相约远行

      你说春天到了:百花香艳, 你我一起去看绿绿的草原。 你说夏天到了撑一把雨中的伞, 一起牵手走进山峦赤足在溪水边。 你说秋天到了:白云追蓝天, 浪漫的枫林里照张美丽的照片。 你说冬天到了:雪花飞满天, 眨动冰睫雪地脚印一对对...

    发表评论

    访客

    看不清,换一张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