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词类 > 正文内容

无限喜悦

王-2M4周前 (06-07)诗词类95

甫一开始听巴赫大无的日子,应该是我最初接触古典音乐的那段时间。被巴赫音乐中那种不掺杂感情的理性之美深深打动,仿佛是巴洛克时期的建筑,严整,有序,配合上大提琴独特的浅吟低唱的音色,让人迷醉其中。


那时候也不知道所谓的版本之别,只是简单的在网上看见巴赫的 Cello Suites  就点开播放。听过众多名家的演绎之后,发现自己最喜欢的是罗斯特洛波维奇和杜普蕾的版本。



曾经看过老罗在教堂里录制大无的录像,他坐在阳光充足的大厅中间,闭目低眉,拥抱着心爱的大提琴,音符缓慢地在空气中浮动。突然明白了老巴赫为什么谱写了那么多虔诚的宗教作品,原来音乐和宗教一样,都是神用来荡涤人类心灵的洗礼。


非常喜欢老罗的音色,和光同尘,难以用语言形容的圣洁美丽。他在 EMI 录的那张 CD 不知道被我听了多少次,每当自己心神不定的时候,戴上耳机,闭上眼睛,第一号组曲的前奏曲一起,间杂着老罗急促的呼吸声,一切复归于宁静。



杜普蕾的大无则细腻饱满。虽然师承老罗,但她的处理赋予了这组曲子更多的情感张力。


她和她那把闻名遐迩的大卫朵夫,让那位莱比锡板着脸的宫廷乐正,还原成了为生计奔波的众多孩子的父亲。杜普蕾的巴赫是一位接近人间烟火的巴赫,不再遥不可及,而是在我们身边的一位普通人。



遗憾的是,杜普蕾的巴赫大无组曲还没有来得及录完,她就因病去世了。这位用一生献给了她心爱的大提琴的女子,只给我们留下了第一二号组曲,剩下的部分我们只能做遗珠之叹。


其实,无论是哪位大提琴家带给我们的演绎,都只是以他们自己的方式,诠释着巴赫谱下的那些深沉低回的哲思,那些蜿蜒数百年的情感,还有那些永远未曾改变过的音乐,带给人类无限的喜悦。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美在高处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金讯时代-BLOG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www.lmwmm.com/post/412.html

    分享给朋友:

    相关文章

    守心自暖,淡看尘缘

    守心自暖,淡看尘缘

    繁华三千,看淡即是云烟;萍聚萍散,想开就是晴天。人生本就是一场场遗忘,也是一场场相遇。如果,你是我的过客,我会把你停留在最美的时光里,待到光阴褪去你的红妆,我依然会想起你最美的模样。如果,你是我的归人,我会陪你温柔如诗的岁月,惊艳似水的流年...

    爱在宽容中永恒!

    爱在宽容中永恒!

    人活一辈子,最大的幸福莫过于被人爱和懂得爱,但爱情没有十全十美的,感觉也没有十全十美的,将自己说过的承诺都实现那也是不现实的,文章我们曾经读过很多,感动却一直留在心里,可是真的去做到不再去想,还是在骗自己,我会尽量的去做到,去做到骗了自己却...

    人到中年,心最累,情最深

    人到中年,心最累,情最深

    许多人一旦迈入中年门槛,就好似自己已经走进人生的余辉,­生命从此就被镀上了一层暮色,觉得灿烂不再,情怀苍凉。其实,­生命的每一段年龄自有风光的地方和情感的种子,而且多情还数中年。中年人经过大半生的磕磕碰碰,已经磨失了孤傲和好斗,修得有容人之...

    有这样一个地方

    有这样一个地方

    有这样一个地方。 原先是农村,遍布小丘陵和稻田,小山谷里只有一条小溪,和一条伴溪而行的小路,逶迤2000余米,沿途草比人高,溪水在草丛中潺潺潜行,由于高差较大,水流湍急如奔马。如今这里变成了美丽幽静的公园。 经过拓展改造,去除草,加宽水面...

    每一天

    每一天

      那一天,会深藏在记忆里面,八月桂花飘香,幸福的风吹过窗前,阴历七月初五天格外的蓝。女儿出生来到了人间,妻子露出了笑脸,男人的我深知责任在肩,父母呼喊着‘’大孙女,大孙女‘’全家人的心里很甜。 长通小学的童年,女儿上学快乐每一天。 我...

    相约远行

    相约远行

      你说春天到了:百花香艳, 你我一起去看绿绿的草原。 你说夏天到了撑一把雨中的伞, 一起牵手走进山峦赤足在溪水边。 你说秋天到了:白云追蓝天, 浪漫的枫林里照张美丽的照片。 你说冬天到了:雪花飞满天, 眨动冰睫雪地脚印一对对...

    发表评论

    访客

    看不清,换一张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