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词类 > 无限喜悦

无限喜悦

微信用户2年前 (2022-06-07)诗词类1434
无限喜悦

甫一开始听巴赫大无的日子,应该是我最初接触古典音乐的那段时间。被巴赫音乐中那种不掺杂感情的理性之美深深打动,仿佛是巴洛克时期的建筑,严整,有序,配合上大提琴独特的浅吟低唱的音色,让人迷醉其中。


那时候也不知道所谓的版本之别,只是简单的在网上看见巴赫的 Cello Suites  就点开播放。听过众多名家的演绎之后,发现自己最喜欢的是罗斯特洛波维奇和杜普蕾的版本。


无限喜悦


曾经看过老罗在教堂里录制大无的录像,他坐在阳光充足的大厅中间,闭目低眉,拥抱着心爱的大提琴,音符缓慢地在空气中浮动。突然明白了老巴赫为什么谱写了那么多虔诚的宗教作品,原来音乐和宗教一样,都是神用来荡涤人类心灵的洗礼。


非常喜欢老罗的音色,和光同尘,难以用语言形容的圣洁美丽。他在 EMI 录的那张 CD 不知道被我听了多少次,每当自己心神不定的时候,戴上耳机,闭上眼睛,第一号组曲的前奏曲一起,间杂着老罗急促的呼吸声,一切复归于宁静。


无限喜悦


杜普蕾的大无则细腻饱满。虽然师承老罗,但她的处理赋予了这组曲子更多的情感张力。


她和她那把闻名遐迩的大卫朵夫,让那位莱比锡板着脸的宫廷乐正,还原成了为生计奔波的众多孩子的父亲。杜普蕾的巴赫是一位接近人间烟火的巴赫,不再遥不可及,而是在我们身边的一位普通人。


无限喜悦


遗憾的是,杜普蕾的巴赫大无组曲还没有来得及录完,她就因病去世了。这位用一生献给了她心爱的大提琴的女子,只给我们留下了第一二号组曲,剩下的部分我们只能做遗珠之叹。


其实,无论是哪位大提琴家带给我们的演绎,都只是以他们自己的方式,诠释着巴赫谱下的那些深沉低回的哲思,那些蜿蜒数百年的情感,还有那些永远未曾改变过的音乐,带给人类无限的喜悦。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美在高处

免责声明
    本网站在国家相关法律法规规定的范围内,只按现有状况提供文章发布第三方网络平台服务,本网站及其所有者非交易一方,也非交易任何一方之代理人或代表;同时,本网站及其所有者也未授权任何人代表或代理本网站及其所有者从事任何网络交易行为或做出任何承诺、保证或其他类似行为,除非有明确的书面授权。
    鉴于互联网的特殊性,本网站无法鉴别和判断相关交易各主体之民事权利和行为能力、资质、信用等状况,也无法鉴别和判断虚拟交易或正在交易或已交易之虚拟物品来源、权属、真伪、性能、规格、质量、数量等权利属性、自然属性及其他各种状况。因此,交易各方在交易前应加以仔细辨明,并慎重考虑和评估交易可能产生的各项风险。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点度点度金讯时代-BLOG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s://www.lmwmm.com/post/412.html

分享给朋友:

“无限喜悦” 的相关文章

国庆日我们收获感动

国庆日我们收获感动

  2019年10月1日是万众瞩目的70周年建国庆典日,全家早早坐在电视机前收看直播。这一天我们收获了太多的感动!   首先是习总书记在天安门城楼上的讲话言犹在耳,铿锵有力、掷地有声:国家 70年的奋斗历程告诉我们,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

有趣的灵魂都有静气

有趣的灵魂都有静气

人生乐趣一半得之于活动,也还有一半得之于感受。所谓“感受”是被动的,是容许自然界事物,感动我的感官和心灵。这两个字含义极广。眼见颜色,耳闻声音,是感受;见颜色而知其美,闻声音而知其和,也是感受。同一美颜,同一和声,而各个人所见到的美与和的程...

离天国最近的作曲家

离天国最近的作曲家

布鲁克纳比瓦格纳小 11 岁,比勃拉姆斯大 9 岁,按说应该和他们属于同时代的人,可音乐史上,却偏偏喜欢把他和马勒对比,归入后期浪漫主义。如果从年龄上看,布鲁克纳比马勒大 36 岁,彼此之间还保持着一种类似师生的关...

抽象与具象

抽象与具象

1945 年 1 月 19 日,常玉在《巴黎解放日报》上发表了一篇题为《一位中国画家对毕加索的见解》。他在文章里写道:“毕加索的作品其实一点都不难懂,甚至本质上是单纯的。当代绘画就跟从前的大师绘画风格一样,整体而言...

说不尽的管平湖

说不尽的管平湖

人类思想、文化、艺术中的有些成就,其实是很难去进行分析、解说的。比如书法中的王羲之、绘画中的梵高、文学中的苏东坡、音乐中的莫扎特,比如《圣经》。他们的不可解说,是因为他们的境界太高,常人要真切地看清他们的面貌、理解他们的精神,不是件容易的事...

一个人的龟兹

一个人的龟兹

关于鸠摩罗什,我所知的甚为肤浅。一度痴迷过佛教典籍里,那些舌绽莲花的词句。是的,非常汗颜,我最初热爱的并不是佛学那精深奥妙的智慧,真的只是那些词句。譬如“彼佛国土,常作天乐,黄金为地,昼夜六时天雨曼陀罗华”,再譬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