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词类 > 正文内容

无言的沟通

王-2M2个月前 (06-08)诗词类206

作为一名禅宗僧人,牧溪画过一些禅画,比如《布袋图》《蚬子和尚图》《五祖荷锄图》等,它们以寥寥数笔勾勒人物形象,笔墨率性、洒脱,颇得梁楷《泼墨仙人图》及《李白行吟图》的简笔神韵。


但真正让我感兴趣的是他的《观音图》(绢本,墨笔)以及《罗汉图》(绢本,墨笔)。它们笔墨浑厚,风格肃穆,严谨却不失法度,有一种永久纯粹的范式。来自神性世界的观音和罗汉,带着近乎凡人的表情于荒野山地盘坐不动,深思默想。



《观音图》中,白衣观音端坐于濒水的山崖蒲团之上,表情镇定,心无旁骛,几乎至岿然不动的境地。晕染的草木岩石,深暗背景中忽然出现一袭白衣,整个画面给人幽深、澄明之感。


再观《罗汉图》,暗自心惊。默如深渊的山野里,一闭目长者,素布自额间披覆于全身,脸颊消瘦,神色微苦,结跏趺坐在崖岩草木间,作静修之态。罗汉面容镇静,身后却有巨蟒缠绕,张口伸舌,自后盘旋至其膝上。



对此,罗汉依然表情肃静,不为所动,好似进入无物无我之境。荒寂空无的山林里,一人一蛇,一静一动,眼目相接,一场精神对峙正在进行中。


它们是禅机画,暗示着参禅、悟禅和解悟之道,但更重要的是,这些画面给人一种超越宗教仪式的感动。



达摩终日面壁,盘膝静坐,飞鸟在其肩上筑巢而不知,对面石上刻下其影而不觉。著名的“达摩面壁”的故事,与画面中罗汉的故事有相接之处。


这些《观音图》和《罗汉图》,大概就是牧溪本人以绘画的形式所证得的“阿罗汉果”。荒凉山野代替壮丽恢弘的曼陀罗道场,静修悟道者由高高在上的神换作俗世中人,丛林阴翳,弥漫着幽深、沉郁的气息。



画家以荒寒、凝重的笔触来渲染山岩乱石,那些空白则以或深或浅的墨色晕染,使其成为一个有机整体。所有这些既是罗汉和观音们的道场,也是他们所要超越的迷障。它们既可作禅画解,又超脱于禅画本身。


牧溪在画龙虎图时,也是落墨粗重,与《潇湘八景图》的风格判若两人。轻盈是一种梦幻的创境,那也是禅宗和牧溪所奉行的,而晦暗与凝重无疑是另一种。牧溪向来以开放的精神,去把握生命和绘画的本质。



想起很久以前读过的一本书:谷崎润一郎的《阴翳礼赞》。日人在审美上,向来反感清晰、闪光、一览无余。


深幽的居室,微微透光的纸窗、纸拉门,摇曳的烛光或昏暗的灯,木质的地板和家具,阴翳深沉的锡器餐具,以及碗钵内赤褐的汤汁,空气凝重而静止,所有这一切无不笼罩在一种幽美、阴翳的气氛之中。



这样的空间不单由物堆积而成。那些朦胧而暗淡的光,那些弥散在物与物之间的暗影,更像是来自精神世界的阴影,诉说着无法言说的迷障与苦闷。


这样的居室必然要有“空”的一面,只有“空”才能凝聚和容纳更多。包括让朦胧薄暗的光线斜射进来,包括岁月流逝使得器物表面所添加的尘埃与污垢,包括清理和洁净过程中所出现的对峙、和解,以及最终的融为一体。



牧溪画作似乎记录着那种堆积、重生以及无言的沟通。


一般而言,沟通必须包含着某种意义的语言交换,但在特殊境遇里,似乎并不需要那些。当我们置身某处昏暗的空间里,似乎更能看清这个世界,看清那些事物的来路和去向。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美在高处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金讯时代-BLOG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s://www.lmwmm.com/post/415.html

    分享给朋友:
    返回列表

    上一篇:无限喜悦

    下一篇:第二乐章

    相关文章

    长夜未央

    长夜未央

    长夜未央我一个人在自己的世界里长夜未央 ­逃离白日的宣泄放纵自己 ­只属于一个人的流浪 ­隐藏在别人无法争议的黑暗中独白 ­面对自己最真实的容颜 ­最隐匿的欲望 ­呼吸之间静听自己的心跳 ­曾经的梦想 ­不经意间与多年前擦间而过且惆怅 ­暗...

    【美文摘抄】那些美好的句子

    【美文摘抄】那些美好的句子

    不要让我独自一人默默承受痛苦。也请亲爱的自己赶紧拜托这荒谬的生活。重新找回自己,不要让他这个坏人毁了自己一生。不值得。而我却倾向于前者。很美好的句子1.那些深深浅浅的交集,只是一枚不需诠释的岁月的印迹。天空,渐渐阴暗。风拂,雨倾斜,潮湿。如...

    今夜,思念为你绽放

    今夜,思念为你绽放

    心情在文字里舒展,思绪在文字里飞扬。把岁月雕刻成经典,用文字演绎出永恒... ...习惯在孤独中自醉,很多时候喜欢独坐静谧的夜晚,在明月清风里用星光垂钓心梦,让心情如花般映在皎洁的月光下,任华年流逝,任只影重叠,任寂寞无涯,只在自已的童话里...

    女人的文字

    女人的文字

    我喜欢在夜里独自享受只有文字的宁静与寂寥,当把心交给文字时,便会忘记了自己是谁,便会让自己变得沉静,游走在文字里,我只属于文字。时常感慨文字的永恒和奇妙,一个个方块,打乱了顺序一次次的编排,就成了心情,就成了风景。把心情演绎成文字,再把文字...

    生命是一树花开。

    生命是一树花开。

    生命,是一树花开,或安静或热烈,或寂寞或璀璨。日子,在岁月的年轮中渐次厚重,那些天真的、跃动的、抑或沉思的灵魂,在繁华与喧嚣中,被刻上深深浅浅、或浓或淡的印痕。很欣赏这样一句话:生命,是一场虚妄。其实,经年过往,每个人何尝不是在这场虚妄里跋...

    人到中年,心最累,情最深

    人到中年,心最累,情最深

    许多人一旦迈入中年门槛,就好似自己已经走进人生的余辉,­生命从此就被镀上了一层暮色,觉得灿烂不再,情怀苍凉。其实,­生命的每一段年龄自有风光的地方和情感的种子,而且多情还数中年。中年人经过大半生的磕磕碰碰,已经磨失了孤傲和好斗,修得有容人之...

    发表评论

    访客

    看不清,换一张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