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词类 > 正文内容

米修司,你在哪?

王-2M8个月前 (04-08)诗词类697
上世纪 80 年代,被美术界誉为“悲情主义”和“伤痕美术”的代表人物,何多苓先生,根据契诃夫的同名小说绘制了 44 张连环画,名为《带阁楼的房子》。

这是一个关于初恋的故事。小说的主人公原型是俄罗斯画家列维坦,他不满现实生活,在乡村邂逅一名纯真的女子——米修司,两人畅谈人生,就此开始了一段浪漫的纯精神恋爱,但却受到有着强烈门第观念的女子家庭的激烈反对……

《带阁楼的房子》

A HOUSE WITH A PAVILION

小说原著:契诃夫 | 插画作者:何多苓


米修司,你在哪?


1/44 六七年前的夏天,我住在乡下,命中注定经常闲散,四处徘徊。

米修司,你在哪?


2/44 有一天傍晚,我偶然走上一条林荫道,这里安静而黑暗,树梢上有光影颤抖,金莺费力地唱着,它大概是太老了。


米修司,你在哪?


3/44 在林阴道的尽头,我看到一座带阁楼的白房子。

米修司,你在哪?


4/44 门口站着两个姑娘,年纪大些的那个并不看我,另一个却惊奇地瞧着我。


米修司,你在哪?


5/44 那两张娇美的脸仿佛早已见过,回家的路上我觉得像做了一场好梦。


米修司,你在哪?


6/44 从此我就经常去那白房子附近,我的心越来越沉重,生活过得这么快,这么没意思。我偶尔还可以听见她们的声音。


米修司,你在哪?

7/44 她们是已故枢密顾问官,沃尔恰达尼诺夫的女儿,虽然家财万贯,但她们与母亲无论冬夏都住在乡下。


米修司,你在哪?


8/44 姐姐丽达在乡村教书,每个月挣 25 卢布的薪水,她漂亮,忙碌,永远严肃。


米修司,你在哪?


9/44 她不喜欢我,因为我是风景画家,在图画里没有表现人民的困苦,而且对她坚定信仰的事业漠不关心。


米修司,你在哪?


10/44 妹妹任妮亚跟我一样悠闲无事,家里人当她是小孩子,叫她“米修司”,她成天看书,沉迷其中。


米修司,你在哪?


11/44 我们一块儿去田野上散步,我画画,她竟看得出了神。


米修司,你在哪?


12/44 乡村别墅的早晨总是很迷人,我知道自己就要这样无所事事地过完一整天,甚至整整一个夏天。


米修司,你在哪?


13/44 我在花园里,任妮亚拿着篮子走来,仿佛她知道会在这儿碰到我。


米修司,你在哪?


14/44 她跟我讲村子里的新闻,谈到所谓的奇迹。


米修司,你在哪?


15/44 “这不算什么。”我说,“生活本身不就是奇迹吗?凡是不能理解的东西就是奇迹。”


米修司,你在哪?


16/44 “难道你不怕奇迹吗?”“不,我比它们高明,人应该认定自己比任何奇迹都高明,要不然他就算不得人。”


米修司,你在哪?


17/44 她认为我既然是艺术家,就一定知道的很多,她谈到上帝和永恒,我说:“人是永生的。”她听着,也相信着。


米修司,你在哪?


18/44 如今大自然显得那么温和,似在沉思,我感到一种亲切的热爱,好像小时候那样。


米修司,你在哪?


19/44 田野上黑麦花开,秧鸡鸣叫,仿佛新生活正在开始,美丽,神圣,那是软弱的俗人所不能了解的。


米修司,你在哪?


20/44 任妮亚信赖我,我的艺术征服了她的心,她盼望我领她走进永恒和美的领域,走进依她想来,我必定十分熟悉的,高一等的世界中去。


米修司,你在哪?


21/44 我呢,满心想要单独为她一个人画画,跟她一块儿享受这迷人的大自然——而此之前我总觉得自己是个多余的人。


米修司,你在哪?


22/44 她问我为什么总是和丽达争吵。我说:“因为她的话不对。”“这真叫人不懂!”她摇摇头。


米修司,你在哪?


23/44 天热,风早已停了。悠闲的白昼好长好长啊,同时还有一种忧郁的感觉,这世界上的事不管多么长,总要完结的。


米修司,你在哪?

24/44 也许因为我始终和她在一块儿,总之我舍不得离开她,那么可爱的一家人对我来说是如此亲近。

米修司,你在哪?


25/44 我感到一种平和的激动,仿佛在恋爱似的,整个夏天里我第一回想到要画画了。


米修司,你在哪?


26/44 晚上丽达又谈起学校,谈起设立乡村医疗所。“对不起。”她转身对我说,“我忘了你是不感兴趣的。”


米修司,你在哪?


27/44 “不,我很感兴趣。”我生气了,“我认为建立医疗所是完全没有必要的。”


米修司,你在哪?


28/44 “要紧的不是某一个农民病了,而是他们这一生,从没工夫想到自己的灵魂,就跟动物一样,您的学校和医疗所只是巩固他们的奴隶地位罢了。”


米修司,你在哪?


29/44 “要做的是把人从奴隶地位上解放出来,给他们自由,和我们一起献身给科学和艺术,而不是只让他们看懂酒馆的招牌和灵书。


米修司,你在哪?


30/44 “我只跟您说,”丽达说,“人不可能坐着不动,固然我们没有拯救人类,但尽力去做,那就是对的。

米修司,你在哪?


31/44 “科学和艺术不是为了暂时的需要,而是为了永恒的目标——探索真理。可是我们的智慧全为了满足肉体的需要而消耗了……”

米修司,你在哪?


32/44 “你自相矛盾,你连教育都反对,可是又谈科学”。


米修司,你在哪?

33/44 “真理还远得很,人类仍旧是最残暴的动物。我们的才能只是给罪恶凑趣……”“米修司,你出去。”丽达对妹妹说。“……我不想工作,还是叫这地球掉到地狱里去才好!”我激动地继续说道。


米修司,你在哪?


34/44 “别说了,”丽达说,“我们永远也谈不拢,你瞧不起的药房与学校,在我看来比全世界一切风景画的价值都高!


米修司,你在哪?


35/44 那是八月间一个忧郁的夜晚——说忧郁,是因为有了秋意。门边站着任妮亚,等着送我一程。


米修司,你在哪?


36/44 “我觉得你的话对。”她说,天很冷她有些发抖,“要是大家都能把自己献身给精神活动,人就会变成神。”


米修司,你在哪?


37/44 她不敢去看陨落的星星,我爱她,我一定早已爱上她了。“再陪我一会儿,”我说,“求求您了。


米修司,你在哪?


38/44 这当儿,我搂住她,吻她。“明天见,”她低声说,“这真可怕!我喜欢您,可是丽达……”


米修司,你在哪?


39/44 后来,我想再看一看她居住的那所房子,窗子里灯光已变成柔和的绿色。


米修司,你在哪?


40/44 我满腔柔情,对自己满意,因为我还能够入迷,能够热爱。但一想到丽达,又觉得不自在了。


米修司,你在哪?


41/44 第二天,我没见到任妮亚。丽达告诉我,她和母亲旅行去了。花园里一个小男孩交给我一个纸条:“姐姐要我跟您分开,我不能伤她的心,求您原谅我!”


米修司,你在哪?


42/44 想到原先在她家说过的话,我不由得惭愧起来,而且又开始觉得生活乏味了。当然,我就动身回彼得堡去了。


米修司,你在哪?


43/44 我已渐渐忘记了那所带阁楼的房子,有时,孤独折磨着我,就会模模糊糊地想起往事,我觉得她也在想我,等我……


米修司,你在哪?


44/44 米修司,你在哪儿啊?

- 结束语 -


何多苓(1948 - )的许多作品不仅可以欣赏,而且在欣赏的同时为我们提供了阅读、倾听和遐想的可能。


他的创作与他所喜爱的音乐、诗有一种深处的联系。或者说,音乐和诗歌即使不是其灵感的来源,也为其灵感提供了必不可少的滋养和印证。


米修司,你在哪?

何多苓自画像


他总是孤独的、伤感的、优雅的,但又总是从孤独、感伤和优雅所形成的自我中抽身离去,成为世界和自我的双重隐身人。


观看他的作品,人们能感觉到一种从四处直逼而来的孤寂,因为他从来不在自己作品的现场,他拒绝为我们的观看和感触作证。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美在高处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金讯时代-BLOG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s://www.lmwmm.com/post/349.html

    分享给朋友:

    相关文章

    异乡曲,华夏篇!

    异乡曲,华夏篇!

    吾之今日之世界! 爱吾所爱!好过没有爱,穷此一生! (开式) 一湖半山月, 两界合同心。 有道胸无忌, 无言天酬勤。 (会展) 很久不这么吟了,今早却是如此轻纾了。而后,便是缓解了,在大天阔地之巍宇莽莽中。 忽而看见,书桌的离叛:西人雪茄中...

    经典短篇:《理想》

    经典短篇:《理想》

    家人围着6岁的小男孩问他的理想, 小男孩说,他想当医生。 外婆说医生好,社会地位高。 奶奶说待遇也不错。 爷爷说除了工资还有其他的收入呢! 外公说更重要的是以后找对象方便。 小男孩...

    月如茶香

    月如茶香

    走到阳台,不经意地抬头,我看到了久违的圆月。月光皎洁,它温柔地洒落在我的窗台上。有这样的月光,夜显得沉静。在这沉静的夜里,睡意却无意来打扰我,也许是因为下午在友的茶庄里喝了太多的茶,这些茶让我精神奕奕。我掬一束月光回到书房,想让我的书房也皎...

    守望

    守望

    秋意浓郁时你悄然北上 害怕温柔的秋风平静了你驿动的心?担心多情的秋雨留住了你的脚步?当我读懂你的双眸,无限思念,无言守望,谱写成半生的心愿。梦挥动翅膀,幻作不期而归的美丽。一曲相思,愁怯了寒露。我把思念筑成一个个驿站,漂泊的日子里为你遮风挡...

    爱在宽容中永恒!

    爱在宽容中永恒!

    人活一辈子,最大的幸福莫过于被人爱和懂得爱,但爱情没有十全十美的,感觉也没有十全十美的,将自己说过的承诺都实现那也是不现实的,文章我们曾经读过很多,感动却一直留在心里,可是真的去做到不再去想,还是在骗自己,我会尽量的去做到,去做到骗了自己却...

    生命是一树花开。

    生命是一树花开。

    生命,是一树花开,或安静或热烈,或寂寞或璀璨。日子,在岁月的年轮中渐次厚重,那些天真的、跃动的、抑或沉思的灵魂,在繁华与喧嚣中,被刻上深深浅浅、或浓或淡的印痕。很欣赏这样一句话:生命,是一场虚妄。其实,经年过往,每个人何尝不是在这场虚妄里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