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词类 > 只听《夜来香》,不闻李香兰

只听《夜来香》,不闻李香兰

微信用户7个月前 (10-20)诗词类435

只听《夜来香》,不闻李香兰

当这首《夜来香》悠扬曼妙的歌声响起,你脑海会浮现谁的姓名?是邓丽君、张学友、还是周星驰。又有多少人知道,这首歌的原唱其实是一位生长在中国的日本人。


李香兰,这个 40 年代上海滩风光无限的明星,如今已经很少被人提起。而她的故事,甚至还没来得及被人知道,就已经被忘却了。


只听《夜来香》,不闻李香兰


01


上个世纪 40 年代,上海最豪华的戏院——大光明戏院的大幕一经拉起,观众的热情席卷而来。由上海交响乐团演奏,中日著名作曲家陈歌辛先生和服部良一先生共同指挥,李香兰为期三天两夜的《夜来香狂想曲》个人演唱会在潮水般的掌声中开始。


这个梳着中式发髻,穿着纯白色中式旗袍的女孩,用一口流利的北京话,配合着交响乐团的演唱。


只听《夜来香》,不闻李香兰


当胡琴响起,她拈起一朵洁白的夜来香走向观众,口中念着台词:"夜来香如何?”又应观众的要求,一遍又一遍地演唱着布鲁斯、伦巴、华尔兹等不同版本的《夜来香》,观众依然不肯离去,并报以雷鸣般的掌声,久久回荡着。


火爆场面不只出现在上海。在日本,李香兰纪元节个人演唱会一票难求,没有票无法进场的观众,把偌大的日本剧场围了整整七圈半,以至于发生了踩踏事件。狂热的人潮甚至掀翻了汽车,警察迫不得已动用消防水枪,才驱散疯狂的观众。


只听《夜来香》,不闻李香兰


《夜来香》几经翻唱都无法再现当时盛况。这个唱出不可复制的经典的歌手,还是红极一时的影星。她主演的“大陆三部曲”,让整个日本为之痴迷,《万世流芳》中扮演的卖糖姑娘,给中国人留下了深刻印象。而这个出色的演员扮演过最刻骨铭心的角色,便是“李香兰”。


这个角色带给她无上的荣耀和光环,也险些置她于死地。她害怕,却不得为了这个名字而生存。当一切都结束,她几乎用尽半生气力,与自己,也与历史和解,告别“李香兰”。


只听《夜来香》,不闻李香兰


02 


李香兰在所有人眼中,这是一个有着清亮歌喉、相貌清纯的中国姑娘,但历史上这个人物,却是由一个名叫山口淑子的日本姑娘扮演着。


山口淑子出生在一个日本汉学世家,祖父是佐贺县的汉学学者。父亲早年到中国学习,后任职于有中国东印度公司之称的“满铁”。母亲山口爱在抚顺投靠亲戚时,与父亲山口文雄相识结合,1920 年在沈阳诞下山口淑子。


只听《夜来香》,不闻李香兰


山口一家平静而幸福的生活,最终被日军侵华战争所打破。1932 年秋,山口淑子亲眼见到日本宪兵,当场枪杀几名普普通通的中国人。日军的暴行,造成 3000 名中国平民被屠杀。熊熊火光映红了夜空,残暴的杀戮成了淑子永久的梦魇。


平顶山惨案中,一直和中国人亲善相处的父亲,被怀疑“通敌”。虽然怀疑很快被解除,但却再也无法在满铁立足,山口一家被迫迁居奉天。淑子 13 岁时,认了父亲的中国同学、亲日派银行家李际春为养父,于是有了牵绊她一生的中国名字——李香兰。


只听《夜来香》,不闻李香兰


命运有时是在不经意之间改变的,淑子与白俄罗斯女孩柳芭的邂逅,就是这样。偶然一次相识,使得李香兰有机会跟一位俄罗斯声乐家学习声乐,无意中敲响的音乐大门,与日本当局的政策不谋而合,淑子也走上了另外一条人生轨迹。


伪满成立初期,日本为推行“日满亲善”、“五族协和”的怀柔政策,企图通过在奉天的电台,播出所谓“满洲新民歌”进行宣传。于是,通晓两国语言的李香兰,作为“少女歌手”的第一人选,歌声传遍了伪满洲。


只听《夜来香》,不闻李香兰


03


随着战争越来越激烈,李香兰这个身份除了能满足少女不谙世事的虚荣心,显然也更能提供安全感。此时的她,尚乐在其中。


为了能接受更好的教育,14 岁的淑子只身一人前往北京求学,寄住在父亲的北京好友,亲日将军潘毓桂家中,并改用“潘淑华”这个名字继续生活学习。在学校的这三年里,她想方设法变成一个地道的中国人,不断完善中文发音,模仿中国人的处事行为,小心翼翼的掩盖真相。


只听《夜来香》,不闻李香兰


如果说当初在电台唱歌,她只是简单借用了“李香兰”的身份,那么以“潘淑华”的身份生活,则是她后来演员生涯的提前演练。随着这个矛盾的行为逐渐放大,淑子对自己的双重身份产生了纠结和焦虑。


当时各种抗日集会已经在校园里盛行,而分裂的身份立场使她避之不及。有一次她受好友温桂华之邀去参加一个聚会,结果却发现那又是一场声讨日本侵略者的集会。


只听《夜来香》,不闻李香兰


领头的学生发问:“日军捏造了伪满洲国,从东北在向这里逼近。假如日军越过北京城墙打进来了,大家都怎么办?”面对这个质问,群情激愤的学生们有的回答“去南京参加国民政府军”,有的回答“去陕北参加共产党的军队”。


当轮到淑子回答时,她一时不知所措,最终答道:“我会站在北京的城墙上。”


只听《夜来香》,不闻李香兰


她的回答得到了不知情的同学们的鼓掌赞许,但对她而言,日本是“祖国”,中国是“母国”,两国年轻人兵戎相见使她痛苦,站在城墙上被任何一方打死,或许是她唯一的选择。


而加入满映,除了把她对于身份认同的纠结推至顶峰,还几乎把她置之死地。


只听《夜来香》,不闻李香兰


满映全称株式会社满洲映画协会,又名满洲电影股份公司,和“满洲新民歌”类似,他的目的是拍摄所谓“国策电影”,宣传“日满亲善”以对抗当时在满洲流行的上海制作的中国影片。


满映通过在中国做情报工作的“中国通”,也是淑子父亲的好友山家亨与淑子接触的。山家对淑子一家晓以“五族共和”的民族大义,以及对淑子本人的连哄带骗后,淑子最终用“李香兰”的身份签约满映成为电影演员。


只听《夜来香》,不闻李香兰


在淑子初期拍摄的几部电影里,最具有代表性的作品就是《支那之夜》,这部影片中最讽刺的地方是,李香兰饰演的中国少女桂兰,被日本船员扇了一耳光后,反而敞开心扉的爱上了他。


这个能够极大满足日本人狂妄自大心理的段落,在中国人眼里不仅无法理解,更是一种耻辱,也让这部影片成为战后对李香兰汉奸指控的一大佐证。


只听《夜来香》,不闻李香兰


巴掌不是落在“桂兰”脸上,也不是落在“香兰”脸上,而是这个 20 岁少女稚嫩的心上。单纯的淑子根本无法意识到“日满亲善女星李香兰”这个角色的人生剧本,是被事先写就的。


而淑子日本人的身份,不但不能暴露,还得保护精心粉饰的“李香兰”的身世背景不能被揭穿。“李香兰”是无条件服从政策的木偶,山口淑子却是个有血有肉有感情的人。一时间,日本还是中国?反抗还是服从?愈演愈烈的战争背景下,一个不经意的选择都可能使她陷入万劫不复。


只听《夜来香》,不闻李香兰


满映“国策电影”因其中的辱华色彩,让中国人无法接受。不过,真正让“李香兰”以演员的身份,红遍中国的是电影《万世流芳》。


这部上海中华电影公司和满映合作拍摄的作品,以林则徐禁烟为主题,日本人自以为是地解读成“对抗英美”,实则导演想借古讽今,鼓舞中国人的抗日士气,在当时大受欢迎,淑子在电影中演唱的“卖糖歌”广为流传。


只听《夜来香》,不闻李香兰


《万世流芳》的大获成功,给淑子带来了更深的双重身份的纠缠。在一次记者招待会上,她被一个年轻记者叫住,质问道:“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要出演《白兰之歌》、《支那之夜》等一系列侮辱中国的日本电影?你是中国人吧?你作为中国人的尊严到哪儿去了呢?”


面对这个尖锐的问题,她脑中一片混乱,她当时心中虽极想表明自己日本人的身份,更想解释自己是被利用的,但沉默许久的回答却是:“那时候二十岁都不到,还不懂事,犯了错。我现在非常后悔,我在这里向大家道歉,请大家原谅我。以后我再也不会重蹈覆辙了。”这番回答得到了在场记者们热烈的掌声,但深深鞠躬的她在为自己而流泪。


只听《夜来香》,不闻李香兰


身份割裂的悲哀,不曾放过她片刻,战事越发激烈,想要逃避到“李香兰”中去是不能实现的,她终究是一个向往着富士山头樱花白雪的日本姑娘。


想要回到山口淑子的生活也是不能的,除了父母,或许整个亚洲再没有人相信她是日本人。为人傀儡之痛、无国可归之痛,隐姓埋名之痛,每痛切肤,椎心泣血,可她除了隐忍再无他法。


只听《夜来香》,不闻李香兰


04


出于害怕等复杂心情,直到战争结束,她也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公布身份。日本偷袭珍珠港,美国加入这场战争加快了日本溃败的速度,在中国的日本人却还自我欺骗着。


直到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之后,在中国的日本人被要求戴上“在中日侨”的袖标以区分,拍摄过辱华电影的“中国少女”李香兰则被软禁了起来。并有报纸报道“出演过辱华电影的李香兰,已被判处汉奸罪即将被枪决”。这时完全失去自由的淑子,在绝望的边缘已经默认了即将到来的死亡。


只听《夜来香》,不闻李香兰


而拯救她的,便是她的天使——俄罗斯姑娘柳芭。


此时的柳芭在苏联驻沪领馆工作,以她的身份,可以比较方便地去北京办事。在她的努力下,终于拿到了山口的户籍誊本,最后得以在军事法庭上证明山口的日本人身份,而洗清了汉奸的嫌疑,允许归国。


只听《夜来香》,不闻李香兰


是柳芭让她成为明星李香兰,也是柳芭让她回到了山口淑子的身份。


1946 年 3 月末,山口终于登上「云仙丸」号轮船,踏上了返回祖国日本的旅程。她回忆当时情景道,船离岸时,广播里正好播放着《夜来香》,听着熟悉的歌声,她热泪盈眶,内心久久不能平静。她在回忆录中写道“不用死了,都结束了”。


只听《夜来香》,不闻李香兰


归国后的山口彻底摆脱李香兰的名字,叫回了山口淑子,也彻底地告别影坛与歌坛。经历了一段短暂的婚姻劳燕分飞,她最终嫁给外交官大鹰弘,冠夫姓改名大鹰淑子。


同时她也开始接触政坛,为中日友好而奔忙。她曾写信建言小泉纯一郎不要拜靖国神社,说“这会伤害中国人民的心”。


只听《夜来香》,不闻李香兰


中日建交后,她重新踏上“母国”的土地。北京的城墙两面已没有交战的子弹,她却受到中日友好协会的盘问。但此时的大鹰淑子已经可以坦然面对,平静对答。她说,“中日两国在战争中失去太多东西,想要真正信任,不知还要多久。”


2014 年 9 月 7 日,94 岁的山口淑子结束了传奇的一生。除了她广为流传的歌曲,“我要站在中国的城墙上”这句话被很多人知道,但和平年代,已没有人真正体会这句话背后,一个少女的纠缠与无奈。


本文插图为日本琳派画家作品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美在高处

免责声明
    本网站在国家相关法律法规规定的范围内,只按现有状况提供文章发布第三方网络平台服务,本网站及其所有者非交易一方,也非交易任何一方之代理人或代表;同时,本网站及其所有者也未授权任何人代表或代理本网站及其所有者从事任何网络交易行为或做出任何承诺、保证或其他类似行为,除非有明确的书面授权。
    鉴于互联网的特殊性,本网站无法鉴别和判断相关交易各主体之民事权利和行为能力、资质、信用等状况,也无法鉴别和判断虚拟交易或正在交易或已交易之虚拟物品来源、权属、真伪、性能、规格、质量、数量等权利属性、自然属性及其他各种状况。因此,交易各方在交易前应加以仔细辨明,并慎重考虑和评估交易可能产生的各项风险。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点度点度金讯时代-BLOG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s://www.lmwmm.com/post/1606.html

分享给朋友:

“只听《夜来香》,不闻李香兰” 的相关文章

庚子书单

庚子书单

今天这篇书单来自我的一位朋友慕珂。此前,曾经和大家分享过四篇他读《聊斋》的感受,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在公众号留言框内回复“聊斋”获取阅读链接。今天这篇则是他在庚子年的一部分读书笔记,且作参考。可能庚子年最大的好消息,就是庚子年要过完了。在这个如...

悲欣交集

悲欣交集

悲欣交集 ,发表于2023-11-11 23:00 , ,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有这样一个地方

有这样一个地方

有这样一个地方。 原先是农村,遍布小丘陵和稻田,小山谷里只有一条小溪,和一条伴溪而行的小路,逶迤2000余米,沿途草比人高,溪水在草丛中潺潺潜行,由于高差较大,水流湍急如奔马。如今这里变成了美丽幽静的公园。 经过拓展改造,去除草,加宽水面...

心里话

心里话

  一条路为何曲曲折折, 孝顺的心为何若有若无, 中华五千年的文化灿烂星河, 兴邦耀祖永恒不变的传承, 养老为何有不同的雕琢? 老人有钱: 儿女们惦记着怎样得的更多, 老人没钱: 多子女轮流看护着, 罪孽啊, 生儿女的时...

迟来的教师节礼物

迟来的教师节礼物

  每年教师节,无论是在职期间还是退休以后,我都会收到学生送的各种各样的教师节礼物。譬如微信、微博和电子邮件发来的贺词、贺卡,快递给我的礼品盒以及鲜花等。每当此时,自己切身体会到教师职业的神圣与崇高,感受到“桃李满天下”的骄傲和自豪。然而今...

感谢让我遇到了你

感谢让我遇到了你

  如果说真的,你与我终归是两个世界的人,太多的时间也只是越陷越深。天外雨,尽管努力学着默声而哭,朦朦胧胧的,在心间滑过两行,透明的无色。748219美文网   早已习惯了你爱的音乐中没有了属于我的副歌,过去情深吟唱,如今伤感浅唱,难以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