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词类 > 一个夏季,欲壑难填

一个夏季,欲壑难填

微信用户2年前 (2022-05-28)诗词类1200

一个夏季,欲壑难填

20 世纪的作曲家,几乎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像斯特拉文斯基那样(Igor Stravinsky,1882 - 1971),始终处于各种音乐新潮的风口浪尖,而又在各种风格流派的创作中,都获得如此巨大的成功。


同样的具有影响力的,还有香奈儿女士。作为一位开创女性时尚新时代的先驱,其创造的香奈儿品牌,一个多世纪以来,一直傲立于时尚潮头。


一个夏季,欲壑难填


两个看似毫无交集的人,却上演过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这段鲜为人知的恋情,短暂却热烈,还催生了他们各自传世的不朽之作:“香奈儿五号”和《彼得鲁什卡》组曲。


两人的初次相遇,是在 1913 年 5 月 28 日的夜晚。那时,斯特拉文斯基的舞剧音乐《春之祭》,正在巴黎的一家剧院首演。


一个夏季,欲壑难填


这部舞剧的背景,是俄罗斯的远古时代。春回大地、万物复苏,某个原始部落里,将举行一个神秘的宗教仪式——一群纯洁的少女被作为祭品,献给太阳神阿波罗。巴黎的听众们,饶有兴致地准备欣赏《春之祭》的音乐。


然而,乐曲开始不久,听众就愣住了。一向主要在低音区活动的大管,一反常态,溜到特别高的音区里独奏。而随着乐曲的展开,那奇特怪诞的节奏、咆哮刺耳的音响,让听惯了和谐优美的古典音乐的听众如坐针毡。


一个夏季,欲壑难填


他们有的吹起尖厉的口哨表示抗议,有的恼怒地向舞台上挥舞拳头。当演出结束时,愤怒的观众摔起了座椅,剧院经理不得不请来警察,维持秩序。


不用说,《春之祭》首演惨败,让斯特拉文斯基感觉糟透了。他大病一场,在医院里住了六个星期。


一个夏季,欲壑难填


不过,香奈儿对《春之祭》却深深迷恋。20 世纪初期的欧洲,现代艺术开始在巴黎初露头角。来自世界各地的画家、音乐家、诗人、编舞家云集巴黎,用自己的声音回应时代。


此时,香奈儿已率先在时装领域,表现出极为敏锐的现代意识。她简化女装线条,摒弃繁缛矫饰,并率先让女性穿上,原本只属于男人的长裤,以及使用男士内衣面料设计女装……女装得到了前所未有的舒适感与自由精神。


一个夏季,欲壑难填


然而,两人的故事,并没有立即展开。一直到七年后,他们才有机会再次相遇。当时斯特拉文斯基已遭到俄国驱逐,而流亡法国。香奈儿慷慨邀请他,以及他的妻子和四名子女,搬入自己在巴黎郊外的府邸。


香奈儿还为他患病的妻子支付医药费,供他的孩子们上学,给他的音乐事业提供赞助。于是,渐渐地,二人的关系也开始变得非同一般。他们在府邸里耳鬓厮磨,也挑战着房子那一边,患病卧床的斯特拉文斯基的发妻。


一个夏季,欲壑难填


只是,两人并没有最终走到一起。后来,香奈儿在她的自传中,也很少提及斯特拉文斯基,只是用“一个夏季,欲壑难填,灵感共鸣”区区 12 个字,来回忆和斯特拉文斯基的过往。


但据传,自两人分手后的 50 年里,香奈儿一直将斯特拉文斯基的照片,放在床头。她还保存着曾送给斯特拉文斯基,但又被他退回的钢琴,一直到 1971 年离世。巧合的是,同一年,89 岁的斯特拉文斯基,也在美国的家中逝世。


本文插图为 Emile Claus. Belgian 作品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美在高处

免责声明
    本网站在国家相关法律法规规定的范围内,只按现有状况提供文章发布第三方网络平台服务,本网站及其所有者非交易一方,也非交易任何一方之代理人或代表;同时,本网站及其所有者也未授权任何人代表或代理本网站及其所有者从事任何网络交易行为或做出任何承诺、保证或其他类似行为,除非有明确的书面授权。
    鉴于互联网的特殊性,本网站无法鉴别和判断相关交易各主体之民事权利和行为能力、资质、信用等状况,也无法鉴别和判断虚拟交易或正在交易或已交易之虚拟物品来源、权属、真伪、性能、规格、质量、数量等权利属性、自然属性及其他各种状况。因此,交易各方在交易前应加以仔细辨明,并慎重考虑和评估交易可能产生的各项风险。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点度点度金讯时代-BLOG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s://www.lmwmm.com/post/405.html

分享给朋友:
返回列表

上一篇:幽来幽往

下一篇:看画的心得

“一个夏季,欲壑难填” 的相关文章

庚子书单

庚子书单

今天这篇书单来自我的一位朋友慕珂。此前,曾经和大家分享过四篇他读《聊斋》的感受,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在公众号留言框内回复“聊斋”获取阅读链接。今天这篇则是他在庚子年的一部分读书笔记,且作参考。可能庚子年最大的好消息,就是庚子年要过完了。在这个如...

悲欣交集

悲欣交集

悲欣交集 ,发表于2023-11-11 23:00 , ,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经典短篇:《理想》

经典短篇:《理想》

家人围着6岁的小男孩问他的理想, 小男孩说,他想当医生。 外婆说医生好,社会地位高。 奶奶说待遇也不错。 爷爷说除了工资还有其他的收入呢! 外公说更重要的是以后找对象方便。 小男孩...

揽胜何须千里外

揽胜何须千里外

揽胜何须千里外 株洲雪峰岭公园,名中有雪,实无雪,因为它并不高,海拔仅仅100米,决不能将它想像为终年银装素裹的样子。尽管没有皑皑白雪,但有茫茫绿林,实是双休日赏景休闲的佳处。 雪峰公园可分为两部分:山林和山麓的广场。 广场面积约10...

老婆你别走

老婆你别走

  举麦高歌自我陶醉, 一人喝酒没有滋味, 独自生活刃暮芾邸 斟满酒是想把你留下, 倒杯水让你暖暖胸怀。 "别走啦!老婆"! 不看我还得看咱四岁的女儿! 今天也是你26岁的生日, 一曲《宝贝对不起》送给你...

我和这个世界只差一个你

我和这个世界只差一个你

  或许不再有叫浪漫的约束,或许所谓的邂逅只是一厢情愿的傻傻等待;时光的空白格塞满了记忆的支离破碎,广袤的星空下凋谢了你的花朵……也许我与你相遇的本质就是注定的分离。也许,我与这世界仅仅只差一个你……   雕栏玉砌应犹在,变的只有仿佛只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