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词类 > 我这一生尽是可耻之事

我这一生尽是可耻之事

微信用户8个月前 (10-24)诗词类506

我这一生尽是可耻之事

1948 年 6 月 13 日深夜,日本作家太宰治与崇拜他的女读者山崎富荣,在玉川跳水自杀,时年 39 岁。而在这之前,他已有四次自杀史。

 

“活着是一件很要命的事。到处缠着锁链,稍微一动,就会血如泉涌。”对于太宰来说,活着已是他在人间做过的最大努力。


我这一生尽是可耻之事


太宰笔下的男主人公,无一不是他的影子。


性情乖僻,将人间视作炼狱,性格懦弱,在尝尽世态炎凉后自我放逐,如同行尸走肉般,以酒精来麻醉自己,用毒品来维持片刻的欢愉。耽于女人的柔情蜜意,以欲望来填补内心的虚无,从对现实生活的恐惧,到生而为人的负罪感,终至自我毁灭。


我这一生尽是可耻之事


他在遗作《人间失格》的开篇写:“我这一生,尽是可耻之事。”如此惊世骇俗的一句,揭开了大庭叶藏,也是太宰的一生。


这部半自传性质的小说里,叶藏始终将自己独立于世人之外,以扮演小丑取悦人,来维系与人类的联系,渴望获得认同。他说,“这是我对人类最后的求爱。因为我虽然对人类极度恐惧,却不能对他们彻底死心。”


我这一生尽是可耻之事


在小说的结尾,那个酒馆的老板娘说,“我们所认识的阿叶,又诚实又乖巧,要是不喝酒的话,不,即使是喝酒……也是一个神一样的好孩子呐。”这是第一人称,始终无法企及的虚妄自白。


所谓乖巧,不过是一个心如死灰、对人间不满的人,去自杀而不是去报复。如此可悲的乖巧。他从未拥有过健全的人格,直至最终丧失做人的资格。


我这一生尽是可耻之事


“我伪装成骗子,人们就说我是个骗子。我充阔,人人以为我是阔佬。我故作冷淡,人人说我是个无情的家伙。然而,当我真的痛苦万分,不由得呻吟时,人人却认为我在无病呻吟。我想和那些不愿受人尊敬的人同行。不过,那么好的人可不愿与我为伍。”


生而为人,生而孤独。


我这一生尽是可耻之事


《人间失格》节选

文/太宰治


无论被家人们怎样训斥,我都不曾顶过一次嘴。他们的一两句训斥,于我而言,如同晴天霹雳般强烈,简直令我发疯。


别说顶嘴了,我甚至认定这些责备,正是万世一系的人类的所谓“真理”,而自己则毫无践行此真理的能力,因此恐怕自己已经无法与人类共处了。


我这一生尽是可耻之事


所以,我连与人争执和自我辩解的能力都不具备,若是别人说我什么,我就觉得对方说得对极了,都是自己做错了,总是默默地承受着对方的攻击,内心感到极度的恐怖。


当然,没有人在遭受别人责备与训斥时,会觉得愉快,但我从生气的人们脸上看到了比狮子、鳄鱼、巨龙更可怕的动物本性。平时他们都将这些本性隐藏着,可一旦遇到机会,就会像那些温顺的卧在草原上睡觉的牛,突然甩动自己的尾巴,抽死肚子上的牛虻一样凶狠。


我这一生尽是可耻之事


突然看到人类在生气时,暴露出来的这种丑恶本性,我总是感到毛骨悚然般的战栗,一想到这种本性或许是人类赖以生存下去的一种资格,便对自己几近绝望。


我对人类总是感到恐惧,终日战战兢兢,对于作为人类一员的自己的言行没有丝毫自信,于是我将自己独有的烦恼,深藏在胸中的小盒子里,竭力将这一忧郁和敏感隐蔽起来,一味装出天真无邪的乐天个性,使自己逐渐地变成了一个滑稽的异类


我这一生尽是可耻之事


无论做什么都行,只要能让他们发笑,这样一来,即使我处于他们所说的那种“生活”之外,也不会引起他们的注意了。


总而言之,自己决不能碍他们的眼。我是“无”、是“风”、是“空”,这样的念头日甚一日,我用滑稽的表演来逗家人发笑,就连比家人更费解、更可怕的男佣和女佣们,我也不遗余力地逗他们开心。


我这一生尽是可耻之事


夏天,我居然在浴衣里面穿了一件鲜红的毛衣,在檐廊上走来走去,惹得家里人哈哈大笑,甚至连轻易不笑的大哥也扑哧笑了出来:


“喂,阿叶,不能这么穿哟!”


他的口吻里充满了疼爱。其实,我就是再怪癖,也不至于不知冷暖,大热的天,还穿着毛衣到处走。我是把姐姐的裹腿套在两只手腕上,让它们从浴衣袖口里露出来一截,以便让别人看来就像是穿了件毛衣似的。


我这一生尽是可耻之事


我的父亲在东京有不少事情,所以,他在上野的樱木町购置了一栋别墅,一个月中的大部分时间都是住在那里的。父亲每次回家时,总是给家中的人,以及亲戚们带回很多的礼物。这可以说是父亲的一大嗜好。


一次,上京前一天晚上,父亲把孩子们召集到客厅里,笑着询问每个孩子,下次他回来时,想要什么礼物,并且把孩子们的回答一一写在记事本上。父亲对孩子们这么亲热是很罕见的。


我这一生尽是可耻之事


“叶藏想要什么?”


被父亲一问,我竟一时回答不上来。


因为每当父亲一问到我想要什么的时候,我反而什么都不想要了。什么都一样,反正不可能有什么让我快乐的东西——这种想法掠过我的脑海。同样,只要是别人送给我的东西,无论它多么不合我的喜好,我也不会拒绝的。


我这一生尽是可耻之事


我对讨厌的事不敢说讨厌,对喜欢的事,也如同战战兢兢地行窃一般,只能够品味到极其苦涩的滋味,以及难以形容的恐惧感总之,我甚至缺乏在喜欢与厌恶之间取其一的能力


我感到这一性格是多年以后,最终造成自己所说的那种“充满耻辱的生活”的重要因素之一。


我这一生尽是可耻之事


见我不说话,总是磨磨唧唧的,父亲脸上有些不悦,说道:


“你还是想要书吗?……浅草的商店街里,卖一种大小正适合小孩子披在身上玩的狮子,就是正月里跳狮子舞的那种狮子。你不想要吗?”


我这一生尽是可耻之事


只要别人一问我“你不想要吗”,我就完蛋了,根本回答不出逗人发笑的话来。滑稽小丑完全演砸了。


“是想要书吧。”长兄认真地问道。


“是吗?”父亲露出扫兴的神色,也没有记录,啪的一声合上了记事本。


简直太失败了!我居然惹恼了父亲。父亲的报复必定是非常可怕的,现在必须想办法挽回。


我这一生尽是可耻之事


那天夜里,我躺在被窝里一边浑身颤抖着,一边思考,然后我悄悄爬起来,走到客厅,打开父亲刚才放记事本的抽屉,取出记事本,啪啦啪啦地翻起来,找到记录着礼物的那一页,舔了舔笔记本用的铅笔,写下“狮子舞”后,才回去睡了。


其实我根本不想要那种跳狮子舞的狮子,还不如给我买书呢,但我意识到,父亲想给我买那种狮子,为了迎合父亲的意思,让父亲不生我的气,才壮着胆子深夜冒险溜进客厅的。


我这一生尽是可耻之事


我这种非同寻常的手段,果然取得了预料之中的巨大成效。不久,父亲从东京回来了。我在自己的房间里听到父亲大声地对母亲说道:


“在商店街的玩具铺里,我打开记事本一看,哟,上面竟然写着‘狮子舞’。这可不是我的字呀。奇怪,这是谁写的呢?我总算是猜到了,原来是叶藏那小子的恶作剧啊。这小子,我问他的时候,他只是嘿嘿笑,也不说话,不过看起来,他是实在太想要那个狮子了。真是个奇怪的孩子噢。装得若无其事的,却自己写在本子上了。真是那么想要,直接告诉我不就得了吗?我在玩具铺里实在忍不住,笑了出来。快把叶藏给我叫来吧!”


我这一生尽是可耻之事


我还把男女用人召集到房间里,让一个男佣胡乱敲打着钢琴键(虽然是在乡下,但这个家里几乎应有尽有),我伴随着那乱弹的调子,给他们表演印第安舞蹈,逗他们大笑。


二哥闪着镁光灯,拍下了我跳印第安舞的镜头。照片冲洗出来一看,从我的裹腰布开合处(那裹腰布是一块薄纱包袱皮儿充当的),竟然可以看到我的小鸡鸡。结果又惹得家人笑破了肚皮——这也算得上是歪打正着吧。


我这一生尽是可耻之事


呜呼,学校!


在学校里我也开始受到了大家的尊敬。对于“受人尊敬”这种观念我非常惧怕。近乎完美无缺地蒙人,后来被某个全知全能之人识破,当众揭穿,而蒙受比死亡更难堪的羞辱——这就是我对“受人尊敬”这一状态做出的定义。


我这一生尽是可耻之事


即使依靠蒙骗赢得了别人的尊敬,早晚也会有人识破真相,过不多久,那个人就会告诉其他的人。当人们发觉自己受骗后,会是怎样愤怒和报复呢?就连想象一下,我都不由得毛发倒竖。


我在学校里受到大家的喜爱,与其说是因为出生于富有之家,不如说是得益于人们所说的“脑子好”。我从小体弱多病,休学一个月、两个月是常事,甚至卧病在床而休过一年学。


我这一生尽是可耻之事


尽管如此,我还是拖着虚弱的身体,坐着人力车去学校,参加了学年末的考试,考试成绩居然比班上的同学都好。即便在身体状况好的时候,我也从不用功。去上学,也是在上课的时候画漫画,到了课间休息时,就给班上的同学讲解漫画,逗得他们笑个不停。


上作文课时,我总是写滑稽可笑的文章,虽然老师不让我写这些内容,我也不理会。因为我知道,其实老师内心里,盼望着看到我写的滑稽作文呢。


我这一生尽是可耻之事


一天,我照例用特别悲伤的词句,描写了自己的一次丢人的经历。那是我跟随母亲坐火车去东京的途中,把尿撒在了车厢通道上的痰盂里(其实,我并不是不知道那是痰盂而出的丑,而是为了表现小孩子的天真无知,故意这么做的)。


我自信,这些描写肯定能逗老师发笑,就悄悄地跟在回教员室的老师后面。


我这一生尽是可耻之事


只见老师一走出教室,就从班里同学的作文中,找出我的那篇作文,走在走廊上,就迫不及待地看了起来,还一边嗤嗤地笑。走到教员室里时,大概已经看完了,他涨红着脸,放声大笑,还立刻让其他老师看。看到这里,我十分满足。


活宝一个。


我这一生尽是可耻之事


我成功地扮演了一个耍活宝的角色,我成功地逃离了受人尊敬。我的成绩单上所有的学科都是十分,唯有操行这一栏不是七分,就是六分,这也成了家里人的一个笑料。


事实上,我的天性和那种耍活宝的人,恰恰是相反的。


我这一生尽是可耻之事


那时候,男女用人不仅教会了我干那个事,还侵犯了我的童贞。现在我知道了,对幼小者干出那种事情,无疑是人所犯下的罪孽中最丑恶、最卑劣的行径。但我还是都忍了下来,甚至觉得由此窥视到了人的某种特质似的。


我只能软弱地苦笑。


我这一生尽是可耻之事


不过,我觉得,我身上那种无法倾诉于人的孤独气息,被许多女性本能地嗅到了,甚至成了多年以后,我被女人们趁机纠缠的种种诱因之一。


也就是说,对于女人来说,我是个能保守恋爱秘密的男人。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美在高处

免责声明
    本网站在国家相关法律法规规定的范围内,只按现有状况提供文章发布第三方网络平台服务,本网站及其所有者非交易一方,也非交易任何一方之代理人或代表;同时,本网站及其所有者也未授权任何人代表或代理本网站及其所有者从事任何网络交易行为或做出任何承诺、保证或其他类似行为,除非有明确的书面授权。
    鉴于互联网的特殊性,本网站无法鉴别和判断相关交易各主体之民事权利和行为能力、资质、信用等状况,也无法鉴别和判断虚拟交易或正在交易或已交易之虚拟物品来源、权属、真伪、性能、规格、质量、数量等权利属性、自然属性及其他各种状况。因此,交易各方在交易前应加以仔细辨明,并慎重考虑和评估交易可能产生的各项风险。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点度点度金讯时代-BLOG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s://www.lmwmm.com/post/1622.html

分享给朋友:

“我这一生尽是可耻之事” 的相关文章

相约一时

相约一时

  明知不会有结局, 就不要执着期许。 落雨仍在断断续续, 心中的那一朵浮云, 在阴暗的天空聚集。 风雨谁也躲不过去, 即便撑起一把雨伞, 没有淋到肩膀, 也会淋湿了脚步, 遮挡的都是暂时。 千千世界: 风和雨只能相约...

老哥

老哥

  街头的小雨, 是一种无解的愁, 踉跄着向前走着…… 右手使劲柱着拐杖, 左脚蹒跚脱划地面, 人行道上有些压抑, 老哥晨练是想康复, 我晨练是想健康, 一字之差天壤之别。 我从老哥身边跑过, 心莫名奇妙的一震, 不能...

心态,能解决人生80%的问题

心态,能解决人生80%的问题

  一个人的心态,往往决定一个人的境界,进而决定一个人能抵达的高度。   心态平和而又积极向上的人,哪怕身处逆境,也能够不卑不亢,淡定从容。   心态不同,人生不同   哈佛大学曾做过一项研究:   发现一个人在工作中能否取得成功,...

抖音上人人点赞的心灵鸡汤文案

抖音上人人点赞的心灵鸡汤文案

一、一个人最好的生活状态,是该看书时看书,该玩时尽情玩,看见优秀的人欣赏,看到落魄的人也不轻视,有自己的生活和兴趣,不用去想改变世界,努力去活出自己。二、人和人,别说配不配,合适就好。一块钱的打火机,也能点着万块钱一包的香烟,几万块钱一桌的...

米修司,你在哪?

米修司,你在哪?

上世纪 80 年代,被美术界誉为“悲情主义”和“伤痕美术”的代表人物,何多苓先生,根据契诃夫的同名小说绘制了 44 张连环画,名为《带阁楼的房子》。这是一个关于初恋的故事。小说的主人公原型是俄罗斯画家列维坦,他不满...

贝多芬故居

贝多芬故居

此行欧洲原为比利时展事,顺道荷兰一游,九月初必须赶回北京上课,德国并不在旅行计划之内,但取票登机均须到法兰克福,当地两家旅行社同声致歉:月初机位全部满座,上旬机票必须每天电话询问。九月八日,我决定提前进入德国,停留科隆,就近等票。黄昏,火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