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词类 > 被总裁表白后,他的老婆打来了电话......(下)

被总裁表白后,他的老婆打来了电话......(下)

微信用户8个月前 (10-30)诗词类450

被总裁表白后,他的老婆打来了电话......(下)

“行,那些钱就算一人一半,你的那半我还给你,可你也不能让我净身出户!”刘绍伟提起净身出户就生气。

“你还不明白?”邱天冷笑一声,“你分到的是你的钱吗?你们家老太太和你那宝贝妹妹会因为你换了个媳妇就停止吸你的血吗?你确定你未来的老婆会同意你再给她们俩供血?”

“到时两口子吵架,再离一次婚,你就毛干爪净,什么都不剩了。”邱天说着,端起面前的咖啡,缓缓喝了一口。

“邱天,你别太自以为是,天底下就只有你一个好老婆?”刘绍伟憋红了脸,“就算是你说的这样,那也是我的事……”

“也是悦悦的事,悦悦的大学学费在哪?生活费在哪?现在本科毕业还找得着工作吗?考研的学费又在哪?”邱天打断了绍伟的话。

“刘绍伟,我不会让你成为我女儿的拖累。你净身出户,悦悦上学期间所有的费用都不用你出,如果她读完书还有剩余,我就把剩下的分成两份,一份赞助她安家,一份给她当嫁妆,告诉她,这是爸爸妈妈能给的所有。”

提起刘悦悦,绍伟沉默了,他的分配方案中,的确没把他的宝贝女儿放在第一位。

邱天忽然压低声音:“刘绍伟,你想不想知道,当你一无所有,你家人,你老婆对你是什么态度?”

刘绍伟心头有气,怒向邱天:“你别光想着考验别人,你自己……”

“我嫁给你的时候,你就是一无所有。”邱天说着,一口喝完咖啡,“好好想想,别想着我能占多少便宜,好好想想你能为你女儿留下多少,想好了联系我。

“哦对了,我要租房子,你要陪我去中介签约,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我独居。”

声音还在,人已经起身离开。


被总裁表白后,他的老婆打来了电话......(下)

“快递收到了吗?”邱天打电话给女儿,“那是所有你可以复读的学校资料,现在这个时间办入学有难度,如果不能顺利入学,你就只能当旁听生。”

关于转专业这件事,邱天给了女儿两条建议,一是玩命地学习,以本专业第一名的成绩转专业,二是退学复读,可半个学期就要过去了,留给悦悦复习的时间并不多。

“是回来拼命,重新经历一遍高三,还是直接拼命,考个好成绩然后转专业,你要快点拿主意。”邱天边说边翻看着显示器上“天书”一样的表格。

“妈,要是您……”悦悦犹豫地问。

“我跟你说‘既来之,则安之’,你觉得我敷衍。”邱天放下鼠标,无奈地看向窗外,“我跟你说,退学重考,你又觉得我冷眼旁观。

“刘悦悦,你根本就不想经历第二次高考,专业第一你也考不到,你是想让我要求你好好读现在的书,这样将来你在学业上不管遇到什么事都可以理直气壮地埋怨我。

“可是你十九岁了,成年人自己的决定就要自己负责,你怨不了任何人。”

邱天说着,不由叹了口气,“当然,我也要为你的人生负责,所以请你尽快给我答复。”

“邱经理,这是第四季度采购单。”宋沛时拿着文件夹敲门进来。

邱天在与女儿的通话中,就已经看过电子版的采购单,她抬眼看向宋沛时那张满是胶原蛋白的脸:“你要实在没事做,就快点把公司团建方案做出来,你们年轻人不是玩最在行吗?”

“团建是玩?”沛时挑一挑眉,“谁愿意陪老板玩?”

“那你还有事没事跑到你老板的办公室来?”看着比女儿大不了几岁的沛时,邱天本能地生不起气,“我知道你不差这份工作,可你父母希望你消消停停地上班,你就上给他们看。乖乖工作,年底得个大红包,换辆新车不香吗?”

“你以为我留在这破地方是为了从我父母那里拿红包?”沛时歪头看着邱天。

“总不能是对工作的无限热爱吧?”邱天继续看显示器,不再理他。

“你真感觉不到?”沛时委屈地看着邱天,“我是为了你!邱姐,我从来公司第一天起,就喜欢你,就在顶楼走廊,你穿着西服套装,身上没有香水味。你是我遇见的第一个不喷香水的女人。我能老老实实在这里工作都是因为你……”

“闭嘴!”邱天冷眼射向沛时,“无论是职位还是年纪,我都不是你能随便开玩笑的人,你能干就在行政部好好干,不能干就回家继承家业,听明白了吗?”

沛时狠狠抿起嘴,用力点头。

“你不是我一个人的助理,你的办公桌在外面,以后我不叫,你不准进来,出去!”

看着沛时的背影消失在门后,邱天大大地松了口气,难怪狗血言情剧里都充斥着姐姐和小奶狗,小朋友清澈且愚蠢的大眼睛真让人心动。

只是在邱天眼里,两个人不是“君生我已老”的问题,而是她面对宋沛时,实在没办法把他当成一个成年男人。

“你来一下!”穆河梁的信息打断了邱天被无厘头告白的情绪。

邱天也没想到,穆河梁会在公司天台上召见她。

十来个工人正忙着给天台围栏加装防护网。听见邱天的脚步声,穆河梁回头朝她招手。

“穆总,这是……物业施工没事先通知我们!是不是吵到您了?我马上处理!”邱天说着掏出电话。

“是我让他们干的。”穆河梁说着,将一个热水杯塞进邱天怀里,水杯的温度刚好可以暖手,又不会太烫,邱天不自觉地握紧了。

“我一直想问你件事。”穆河梁笑看着邱天,“那天……就是我们被困在电梯里那天,你来二十七楼做什么?”

“我……”邱天心虚地搓着水杯,“就……之前不是说要给各位老板换盆栽,我是想说上来看看老板们的具体需求。”

“盆栽不是在前一天换完了吗?”穆河梁的声音轻缓。

“我……那个……”谎言被拆穿,邱天有些慌。

“你去看医生了吗?”穆河梁看着邱天,像老师看着做错事的孩子,半天又追问一句,“去看过心理医生了吧?”

邱天终于不再抵抗,缓缓点头。

“看来不是个好医生,回头我给你介绍一个。”穆河梁的声音带着心疼,“那天我是真怕你从这里跳下去,还火急火燎地打119,万幸你没跳。”

邱天终于知道消防员为什么来得那样及时,她立刻道歉,“对不起,穆总,我并不想给公司带来麻烦。”

“傻子,公司不过是你混饭吃的地方,你不用道歉。你的命才是你的全部。”穆河梁抚上邱天单薄的肩膀,“你在,全世界都在,你死了,这个属于你的世界就不存在了。

“我们平常提起你,都说你是行政部的定盘星,行政部这锅粥还就得你掌勺。是我们,不,是我不好,没有看到你的压力。

“小邱,以后你有任何情绪都可以来找我,我愿意帮你分担。”

有带着沙的风吹过,邱天背过身,虽然医生一再告诉她,哭出来也是一种宣泄的方式,可她不想让别人,特别是穆河梁看见她的眼泪。

眼泪一但开了闸,就像泄洪一样,停都停不下来。

她为什么要死呢?那天站在护栏上,她想过女儿悦悦,想过吴凤琴,可是她们似乎都不能让她放弃站上护栏的念头。

她又想到刘绍伟和她常常需要加班的办公室,她倾尽所有心血和最好年华的人生上半场,结果却是一踏糊涂……

穆河梁伸手轻拍着她的背:“哭出来比跳下去强,你狠狠地哭,哭过了就穿好铠甲,无论工作欺负你,还是生活欺负你,你都要还以迎头痛击,他们不放过你,你也别放过他们……”


被总裁表白后,他的老婆打来了电话......(下)

邱天与穆河梁的关系因为有了“小秘密”而变得亲近。

尽管邱天一再向穆河梁保证,她不会再做傻事,母亲现在生活不能自理,加上她那个不省心的宝贝女儿也根本离不开她,她没有权利时时崩溃。

可穆河梁还是给她介绍了业界权威的心理医生,还带她去搏击俱乐部,请教练教她打拳。

邱天这才注意到,穆河梁有着与他年纪极不相衬的自律。他健身,晨跑,甚至为了饮食低糖低盐,自己带无油午餐。

“这样的人生还有乐趣吗?”邱天深深怀疑。

“比起乐趣,活得长才最重要。”穆河梁总能保持自信的笑容,很有感染力。

邱天不得不相信,这个世界上就是有人自带光芒,自带温度,自带太阳的属性,让向日葵不自觉地仰望。

可邱天也知道,穆河梁的淡定从容是财富自由的附赠品,永远不可能属于她这种平凡的人,她只能在钱和赚钱之间苦苦挣扎。

所以当刘绍伟的亲妈找上门时,邱天也只能认命地面对。

吴凤琴以为亲家是来探病,一边打发保姆上茶上水,一边热络又矜持地与绍伟妈说话:“不是大事,你还特意跑来。”

“我不来怎么办?我不来也找不到我儿媳呀。”绍伟妈说着,故意笑向邱天,“小邱呀,上回跟你说的那件事……”

邱天强忍着白眼开口:“妈,绍伟没跟您说吗?”

“他出差了,我一打电话,他不是正在开会,就是信号不好。”绍伟妈说,“也不是什么大事,再说,你们家不一向是你做主嘛。”

邱天在心里狠狠把刘绍伟骂个来回,遇事溜得比谁都快。

吴凤琴在亲家的嘴里听出火药味,不由皱了眉:“亲家,敢情儿你不是来看我的?”

绍伟妈忙摆出一脸热情:“说啥呢?我这大包小包的营养品,不为看你,还能为啥?可是呢……我们家也真是有点急事,我们欢欢想要创业,开个奶茶店,店面都选好了,吴姐你不知道,现在这奶茶店可赚钱了。”

绍伟妈说着,又看向邱天。

刘家对女儿的溺爱,吴凤琴一清二楚,绍伟妈今天来的目的,她大约也猜到了。

她只是想不到,绍伟妈敢堵到娘家门,找自己女儿要钱,还真是欺负人欺负到家了。

“哎呀,孩子想创业是好事。”吴凤琴皮笑肉不笑,“妹子,咱当老人的得支持呀,小天,去那屋抽屉里,给我拿一千块钱,我先随个礼,等开业的时候,我这腿怕是不能去了。”

邱天知道母亲要堵婆婆的嘴,可绍伟妈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她只是答应着不动。

果然绍伟妈拦着她,向吴凤琴说:“看你说的,小孩子家的营生,哪能让你破费?再说我们欢欢有亲哥亲嫂子,她哥她嫂子能帮衬。”

“妈,绍伟他……”邱天才要说,被母亲狠掐一把。

“哎呀,那我可得快点还钱了。”吴凤琴踌躇地说,“我这一病,全是用钱的地方,我又不方便去银行,两个孩子就帮我垫上了,他们俩手里恐怕也没有活钱了。

“这样,妹子,咱欢欢用多少,从我这拿,小天,去,把妈的存折拿来,你背我去银行,咱俩把钱取了。”

绍伟妈脸色黑红,从自己儿子媳妇口袋里掏钱,和从亲家母口袋里掏钱完全是两码事,再说她太了解吴凤琴,她要真敢接了这钱,吴凤琴能说给刘家所有亲戚听,能拿这事讲究她直到入土。

感觉到母亲战斗的小宇宙在燃烧,邱天强忍着笑,默默坐回母亲身边。

“吴姐,哪能用你的钱?我儿子有钱,亲兄妹,那当哥的也不能……”

“当妹的也不能拿哥是提款机。”吴凤琴笑着说,“谁家关上门,不是过自己的日子。”

“你……”绍伟妈终于装不住,“吴姐,绍伟愿意给他妹妹花钱,那是当哥的义务,我们又没花别人的钱!”

“呦,养孩子不是当妈的义务吗?刘绍伟的抚养义务是刘悦悦!”吴凤琴从年轻到老,嘴上就没饶过谁。

“就许你们拿我儿子的钱看病?他亲妹妹创业就不能帮一把?”绍伟妈声音不自觉地提高。

邱天忙要开口劝,却被吴凤琴一把拉住:“谁用你儿子的钱?你儿子一个月才几个钱?这么说是给你留面子,你不要面子就自己算算,把你儿子的工资拿出来一块一块的数,够养家糊口不够?够养女儿不够?”

“你看不起谁!”绍伟妈腾地起身,指着吴凤琴。

“我没看不起你儿子,我看不起的是你!”吴凤琴毫不示弱,“怎么着?趁我病,欺负我闺女?你不打听打听,我吴凤琴是谁,邱天四岁,我都没让她挨过欺负,还能让她四十岁挨欺负……”

“妈,妈,你们别吵……”邱天误判了形势,忙起身拦住双方,“这事咱们改天再说……”

“改哪天?人家已经欺负到家门口了?是不是欺负咱们孤儿寡母?”吴凤琴一声比一声高。

“谁欺负你们了?儿子是我的,我怎么就不能让我儿子帮帮我闺女?就你那闺女是闺女,我闺女也不是大马路上捡来的……”

“你那闺女还不如大马路上捡来的……”

“别吵了!”邱天用尽全力,大喝一声。

两个老太太气喘吁吁地看着她。

邱天狠咬了咬呀,干脆不看吴凤琴,只盯着绍伟妈:“我和刘绍伟已经在走离婚程序,绍欢欠我们的钱也在我们共同财产里,您来得正好,回去让绍欢尽快把钱还我们。”

“你说啥?”吴凤琴惊得几乎摔下床。


被总裁表白后,他的老婆打来了电话......(下)

“请问是邱经理吗?我在你公司楼下的咖啡馆,我们见个面吧。”

“您哪位?喂?”邱天看着手机上陌生的号码发呆。

她这几天CPU严重烧毁。

知道她要离婚的那天晚上,吴凤琴哭到半夜。邱天确定,她父亲过世那年,母亲都没这么哭过。

“都是我不好呀!”吴凤琴哭得仿佛又折了一条腿,“我当初怎么就看走了眼!”

邱天在心里一千遍感谢那天自己的放弃,否则,过不了奈何桥,吴凤琴就得追上来。

她努力用最轻松的口气告诉母亲,当初决定嫁给刘绍伟是她自己的决定,成年人都要为自己的决定负责。

也许哭能舒筋活血,那晚吴凤琴睡得特别踏实,睡觉前拿了一个存折给邱天,让她取钱买个金镯子,戴金子招桃花。

只是没等邱天推辞,吴凤琴又把存折拿回来,说等离了再买,否则算共有财产。

眼看搂着存折,睡得流口水的母亲,邱天长长地舒了口气,此前,她一直没想好,要怎么跟吴凤琴说离婚的事,她怕母亲不同意。

可她忘了,那是严以待人,宽以待己的吴凤琴,能埋怨别人的儿子,她怎么舍得为难自己的女儿?

纷乱的麻烦总算解决一个,邱天被塞满的心仿佛腾出一小块地方,能让她喘口气。

谁知一早上收到女儿的道歉信息,悦悦从小爱画画,她画了一幅阳光下的向日葵田,金灿灿的一大片葵花,看得人心情舒畅。

“妈,对不起,是我太任性了,不想再高考,也考不了专业第一名,那我就好好学眼下的功课,准备考研时再转专业。妈,您是我的太阳,我是您的小葵花,您就原谅我吧!”

“这些小葵花都是我的吗?这需要甩籽功能吧。”邱天忍着笑回信息。

“那不行,您只能有我一个。”

“说吧,你姥姥跟你说什么了。”

“姥姥说……你跟我爸要离婚了,还说我爸……”

“你别听姥姥说你爸不好,我们离婚是我和你爸的事,我们分开了也是你的亲爸亲妈。你爸对你,一点都没变。”

“可我不该在这个时候再天天烦您。”

“突然这么懂事了?好吧,被你烦也是亲妈的责任之一……”

母女意外的和解,让邱天心情不错地走进咖啡馆。

咖啡馆最里面的角落,坐着一个看上去就惹不起的女人。

限量版的包被她随意的放在脚边,她妆容精致,衣着得体,如果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她这一身打扮抵得过咖啡馆一年的流水。

“是邱经理吗?”女人主动打招呼。

“您好!”邱天确定自己不认识这样大富大贵的女人,“您是……”

“我是沛时的妈妈。”女人笑眯眯地说。

“哦,沛时妈妈,您找我有什么事吗?要不要我通知沛时下来?其实我们公司没有那么严格,都到楼下了,您怎么不上去坐坐?”

邱天拿出与各位老板说话的态度,毕竟眼前人也是公司的金主之一。

“我们沛时一直在国外读书,行事比较开放,给你添麻烦了。”女人笑着说。

邱天不相信她是专程找自己道谢,于是静静地听着,也不插嘴。

“邱经理,您结婚了吗?”

“我女儿比沛时小六岁。”邱天始终保持微笑。

沛时妈妈唇角仍有笑意,眼稍却带了愠怒:“我们对沛时的管教也很开放,他喜欢什么,交什么朋友,我们通常是不管的。但是邱经理,你也是孩子的母亲,我希望你能明白我的心情,我们沛时的女朋友可以是个姐姐,但绝不能找个妈妈。”

... ...<未完>
【会员专享内容】,点击「阅读原文」
继续看《秋天亦美丽(下)》全文
被总裁表白后,他的老婆打来了电话......(下)

↙点击阅读原文,看后续!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每天读点故事

免责声明
    本网站在国家相关法律法规规定的范围内,只按现有状况提供文章发布第三方网络平台服务,本网站及其所有者非交易一方,也非交易任何一方之代理人或代表;同时,本网站及其所有者也未授权任何人代表或代理本网站及其所有者从事任何网络交易行为或做出任何承诺、保证或其他类似行为,除非有明确的书面授权。
    鉴于互联网的特殊性,本网站无法鉴别和判断相关交易各主体之民事权利和行为能力、资质、信用等状况,也无法鉴别和判断虚拟交易或正在交易或已交易之虚拟物品来源、权属、真伪、性能、规格、质量、数量等权利属性、自然属性及其他各种状况。因此,交易各方在交易前应加以仔细辨明,并慎重考虑和评估交易可能产生的各项风险。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点度点度金讯时代-BLOG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s://www.lmwmm.com/post/1644.html

分享给朋友:

“被总裁表白后,他的老婆打来了电话......(下)” 的相关文章

庚子书单

庚子书单

今天这篇书单来自我的一位朋友慕珂。此前,曾经和大家分享过四篇他读《聊斋》的感受,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在公众号留言框内回复“聊斋”获取阅读链接。今天这篇则是他在庚子年的一部分读书笔记,且作参考。可能庚子年最大的好消息,就是庚子年要过完了。在这个如...

悲欣交集

悲欣交集

悲欣交集 ,发表于2023-11-11 23:00 , ,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深秋依旧

深秋依旧

  深秋。不知等了多少个春秋,也不知道盼了你多久?从初次相逢那一时刻到再一次的重逢牵手,等了六个春秋。从春到夏,伴着雪花纷飞冬季;内心的世界冰封了很久。漫漫长夜的期盼,总有春暖花开的时候。经历酷暑难耐的夏,终于迎来了凉风习习的秋。 深秋依...

抗疫之春清明有寄

抗疫之春清明有寄

抗疫之春清明有寄七律•清明思先烈微风催雨洒江天,情系陵园祭俊贤。驱蒋杀敌枪眼堵,援朝抗美匪窝端。和平建设凝神治,灾害清除舍命攀。捧束心花英烈献,中华逐梦后昆担。七律•清明思亲潸然泪下忆双亲,意念悲催欲断魂。善举萦怀弥脑际,良言入耳润儿心...

世界乱,书桌不乱

世界乱,书桌不乱

世界乱,书桌不乱,这句话出自木心的《文学回忆录》。我自知晓以来,就一直留存在心底。此后,无论生活多么忙碌,无论事情多么鸡零狗碎,一想起这句话,心顿时就安定下来。木心先生是一个极尽浪漫的人,他有着中国哲人的文思,诗人...

复调的感觉

复调的感觉

不同的音区有不同的感觉,高音华丽,中音饱满,低音坚实,各自具备各自的优点,但也不免缺乏别的音区的特点,所以单独的旋律总是不完美的。而复调就是那种把不同音区的旋律混合在一起,形成一种完美状态的尝试。不同的旋律,时刻形成互补,整体向前移动,构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