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词类 > 那些花儿

那些花儿

微信用户3个月前 (12-04)诗词类154

那些花儿

在我的中学时代,觉得朴树是盖世英雄。那双脏兮兮的匡威鞋下,一定驾着五彩祥云,光凭一把破吉他,就能把妹子拖走。他的吉他好比堂吉诃德的剑,孤身奋战。


那时候我还不到 18 岁,朴树说 18 岁是天堂。他自己是 20 多一点,于是他说别做梦,你已 24 岁了,生活已经严厉得像传达室李老伯。等我长到 24 岁时,唱想起这一句,竟然无言以对。


那些花儿


和很多人一样,喜欢他是因为《那些花儿》。其实我怀疑他不会唱歌,因为他不会控制气息,咬重音有些奇怪。但是我好喜欢这样的音色,随着情绪波动,悲伤的时候,拖着一点沙哑的尾音,正如歌曲中荒草丛生的春秋和冬夏。


伴奏中如潮水般涌来的叹息声,零星散落着女孩子的欢笑。其中有一段不知道是法语,还是他随心的嘟哝,是他独有的风格,也是我青春独有的回忆。


那些花儿


可是后来,朴树消失了。


有人说,现实从来不会因为你有才华,就变得善意。你得和社会大环境拉扯,和家人朋友争论,和志不同道不合的人横眉冷对。所谓梦想,不过是童年和你开的一个玩笑,没有人想要你真的实现。


那些花儿


再后来,朴树又回来了。不过,这时的朴树,早已成为逝去青春的符号。人们借他来怀旧,却不再关心他的音乐了。


我最近一次看到朴树,是在《乐队的夏天》中。当节目录制一半的时候,朴树说:“到点了,我得回去睡觉了。然后就走了。真走了。朴树终于在经历了苦难和疾病之后,坦然地跟这个世界格格不入了。


那些花儿


有时候我想,搞艺术的人啊,能功成名就当然是最好的;如果不能,像梵高、卡夫卡、曹雪芹那样死后有哀荣,也不错;就算都做不到呢,最后被时代淹埋,被世人遗忘,那还不是要如堂吉诃德般,骑着世上最终一只白马,与风车大战。


从来就不指望环境会变好,从来就不指望周围的人能抱以善意。但是我们仍然追逐着海港上那一盏绿光,奋力向前。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美在高处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点度点度金讯时代-BLOG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s://www.lmwmm.com/post/1718.html

分享给朋友:

“那些花儿” 的相关文章

悲欣交集

悲欣交集

悲欣交集 , 发表于2023-11-11 23:00 , ,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人到中年,心最累,情最深

人到中年,心最累,情最深

许多人一旦迈入中年门槛,就好似自己已经走进人生的余辉,­生命从此就被镀上了一层暮色,觉得灿烂不再,情怀苍凉。其实,­生命的每一段年龄自有风光的地方和情感的种子,而且多情还数中年。中年人经过大半生的磕磕碰碰,已经磨失了孤傲和好斗,修得有容人之...

醉街

醉街

  风请你慢慢的吹, 忙碌的一天, 真的不想让你太累。 酒一杯续一杯, 不知为谁而喝醉。 坐在路旁摇晃摇晃。…… 矮丛中盛开的花朵靠在你半裸的背, 没有了白天的温柔也希望有人来陪。 仰望夜空, 那颗最亮的星失去了光辉,...

羊爱上了狼

羊爱上了狼

  我走过了山丘, 你悄悄的跟在身后, 我站在山岗对着月亮嘶吼, 你仍默默含情的等候。 我是一只头狼, 你是一只山羊, 羊的温顺与柔情很真, 头狼心存家里的狼群, 自由的山林奔流的小溪, 孤独的羊寂寞的狼, 冲破了世俗的...

探访调顺之旅

探访调顺之旅

  8月4日,岭南师范学院扬“彩”令夏队来到了湛江赤坎区调顺村进行三下乡调研活动。 调顺村是一条有着600多年历史的古老村落,位于赤坎东面,离市中心4公里,属赤坎区调顺街道办管辖。全村位于海岛上,面积5。8平方公里,岛以村名冠名,人们习惯...

一把伞

一把伞

  雨静静的下, 想起你对我说的话, 不论多大的雨, 也不用害怕, 加倍珍惜着, 你送我的雨伞。 送伞是举手之劳, 平常的像绿草一样清新自然, 千万别在你的心里泛起波澜, 我还有一把爱妻给我买的雨伞, 是玫瑰花的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