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词类 > 本工作狂穿越到恋爱脑糊咖上后,杀疯了!

本工作狂穿越到恋爱脑糊咖上后,杀疯了!

微信用户3个月前 (12-08)诗词类183

本工作狂穿越到恋爱脑糊咖上后,杀疯了!


我是一名事业心极强的一线女星。

因工作过量,猝死在了综艺录制的舞台上。

再睁眼,我成了另一个世界的十八线小糊咖。

原主是个重度恋爱脑,苦舔影帝多年,落得个被全网嘲的下场。

我穿来后,一心搞事业。

直播镜头前,当红小花却怒气冲冲质问我,“林清越,你装什么?你敢用生命发誓,你不喜欢陆影帝吗?!”

我果断抓住澄清机会,当即三指指天,“我发誓,我要是喜欢陆时……他就五马分尸、挫骨扬灰、身首异处、终身不举……”

在场人:……

观众:好恶毒一女的。


本工作狂穿越到恋爱脑糊咖上后,杀疯了!

“林清越,你放开!”

眼前,站了个俊美无俦的男人,眉宇间尽是不耐。

我有些懵。

下一刻,海量的信息向我涌来。

就在刚才,影帝陆时在海里潜水。

原主这个缺心眼儿,以为他溺水了,二话不说就要去救人。

可惜她是个旱鸭子。

人没救着,自己倒是猛地呛了几口水。

等陆时发现有人溺水时,原主已经进气多出气少了。

后来,更是在被施救的过程中,断了气。

于是,就便宜了我这个短命鬼。

“松开!”

见我没有回应,陆时加重了语气。

我回过神,顺着他的目光看去。

看到两只十指紧扣的手时,我目眦欲裂,被吓得差点丢了魂儿。

当即甩开他的手,一个女鬼扑地,猛地向后爬了几步。

我沾不得男人。

更何况还是陆时这种老婆粉多的男人。

陆时神色有一丝错愕。

他看了眼摄像头,声音很轻,却有些咬牙切齿的味道,“林清越,你又想耍什么花招?”

我这才想起,原主正在参加一档直播综艺。

全国有几百万双眼睛看着。

我只当没听见陆时的话,轻声对他道了谢,既然原主死了,那这具身体与陆时再无瓜葛。

陆时神色探究,似乎不明白我怎么突然转了性。

可他不会对一个舔狗感兴趣,正如我,不会对财神爷以外的男人在意半分。

此刻,直播间评论区。

“林清越什么意思啊?看见哥哥跟见了鬼一样,装什么?整个娱乐圈谁不知道她是哥哥的舔狗!”

“林清越脸上的妆,花得跟鬼一样,陆影帝找她要几百万精神损失费不过分吧?”

“她跟小三有什么区别?谁不知道陆时跟温宛之是青梅竹马,这个综艺就是为了撮合他们录的,不知道林清越在蹦跶个什么劲儿!”


本工作狂穿越到恋爱脑糊咖上后,杀疯了!

回到住处,我看见了另外几位嘉宾。

见我回来,嘉宾之一姜梦面带讥讽,意味不明道,“这只狗真是贱啊,像牛皮糖一样,甩都甩不掉。”

她立的是心直口快的人设,可说简单点,就是没脑子。

面上说狗,实际上在骂我呢。

出道十几年,我可不受这窝囊气。

“狗狗可不懂那么多,它喜欢一个人,就去亲近他。可总有些三观不正的人,把真诚当作贱,因为啊,他们的心是脏的,所以眼里世界也是脏的。”

顿了顿,我看向她,“你说呢?姜梦。”

所有人都骂原主是舔狗,鄙夷她、轻慢她。

可她做错了什么呢?

她不过是把对陆时的偏爱告诉了全世界。

“林清越,你阴阳谁呢?谁不知道你恬不知耻地讨好了影帝八年,正主连一个表情都懒得施舍给你!”姜梦拔高了音量。

我不紧不慢地抱起因寒冷而微微颤抖的小奶狗,才斜眼看她,“以后不会了。”

小狗是回来路上在垃圾桶旁边捡的,又小又软,还嘤嘤嘤朝我叫,谁能忍得住?

姜梦仿佛听到天大的笑话,嗤笑一声,“我看你,狗改不了吃……”

她突然顿住了,眼睛直直看向我身后。

陆时站在一片阴影里,眸中晦暗不明,不知道在想什么,也不知道看了多久。

姜梦讪笑,“陆影帝,我不是说你……”

“她骂你是屎。”

我凉凉补刀。

“我没说!”姜梦瞪我。

“哦,我帮你说完。”

最后,还是工作人员来缓解了尴尬。

他让姜梦去换装,等会便要开始表演了。

我一愣。

这才想起,在我来的前一天,他们随机分了组,即兴表演导演组定好的节目。

而原主,好巧不巧,跟陆时一组。

他们要表演的,是重现温宛之与陆时新电影的经典一幕。

女主身袭白衣,端坐高台抚一把流光琴,空灵琴音自她指尖倾泻而出。

男主被琴音吸引,情不自禁飞身上前,挑开了女主的面纱。

情节很土,但胜在画面唯美。


本工作狂穿越到恋爱脑糊咖上后,杀疯了!

可原主是个十八线演员,哪里会弹琴这种技能?

她苦苦练习一天,却没有任何进展。

我合理怀疑,这是导演组故意设计原主的。

可我是谁?

人称娱乐圈六边形战士。

出现在古偶、现偶中的各种女主技能,我无一例外地都点亮了。

姜梦很快便表演完,她是爱豆出身,跳的是一支热舞,途中还脱起了上衣。

看完,我只用两个字来评价,“露骨。”

真的很露骨。

尺度堪比疯马秀。

我担心这节目为了流量在剑走偏锋,早晚要完,而此刻直播间评论区:

“姐姐好辣我好爱!色/色/色/”

“梦姐会跳多跳!/舔屏/”

评分结果很快出来,直播观众给她打了九十三点五的高分。

姜梦下台时,得意地瞪了我一眼。

后面几组的表演,表演的无一例外是自己擅长的。

最低分也都是在九十分以上。

其中,最高的一组,是温宛之和应风绪那组。

他们合唱了一首歌,男声低沉磁性,女声清亮婉转,确实动听。

他们拿了九十五的高分,稳居第一。

很快,主持人念到了我的名字。

我着一身白衣,姿态轻盈,缓缓迈向高台。

评论区。

“你别说,林清越这身还挺像回事儿,有点吃她的颜。”

“楼上的,你疯了!她什么东西,竟敢演温宛之演过的角色,她配吗?”

“我已经迫不及待看她出丑了,呵呵。”

“可惜了陆影帝,跟林清越分到一组,怕是要垫底了。”

直播间发生的事我都不知道。

此刻的我,已然进入了状态。

辽阔、高远、孤寂……这是我匆忙看完剧本后,揣摩出来的情绪。

琴音自修长白皙的指尖泻出,从场内蔓延到直播间,此刻寂静一片,众人的呼吸似乎都变轻了。

他们的情绪好似被琴音左右。

直到声音戛然而止,所有人才好似回过神。

身穿玄衣的陆时越上高台,手持一柄长剑,挑开了我的面纱,同时也打断了我的动作。


本工作狂穿越到恋爱脑糊咖上后,杀疯了!

恰在此时,一滴晶莹的泪,从清冷绝美的脸上滑落。

陆时怔怔地看着我,手中的剑都不自觉颤抖。

直播间,弹幕疯狂刷屏。

“我靠我靠,这、这、好像比原版演得好!?”

“林清越不仅会弹琴,还弹得这么好,是我疯了还是这个世界疯了?”

“我不信,她一个十八线的糊咖,怎么可能演技这么好,一定是后期p了。”

“她有后台吧?或者傍上了某个金主,反正我不信是她弹的,说不定在对手势呢!”

……

看着陆时怔愣的神情,我有些想笑。

作为一个专业演员,他不会忘词了吧?

没关系,我帮他。

我起身上前一步,毫不犹豫地给了他一脚,将陆时踹下了高台。

同时,神色羞恼道,“登徒子!”

最后一幕演完,我深藏功与名,施施然下了场。

导演组热火朝天地排名次时,陆时终于坐到了我身旁。

他额角有一片青紫,显然是刚才被磕到了。

男人嗓音喑哑,却不是问的我踹他的事。

“你故意藏拙?”陆时神色复杂。

藏什么拙?

老娘天生聪慧,人称全才。

我只当没听见陆时说什么,直直望向前方,等待主持人公布名次。

名次是从后往前公布的,念到第二名时,我便知道稳了。

“陆时、林清越,以九十八点五分斩获第一名!”

嗯哼。

还可以,对得起我的演技。

领奖台上,我刻意与陆时拉开了距离。

甚至下台时,看到陆时想要扶我的手,我忙不迭避开,转身就往反方向下台。

我可不想被骂蹭他热度。

却不想,陆时一把拉住我的手腕。

他微微蹙眉,表情不悦,“林清越,你躲什么?”

我挣开他,反问,“那陆大影帝,你以前躲什么?”

原主被所有人厌弃,其中可少不了陆时的功劳。

不喜欢,可以拒绝。

可陆时偏偏不表态,好整以暇地看着原主对他掏心掏肺。

大概是以此满足他那变态的成就感。


本工作狂穿越到恋爱脑糊咖上后,杀疯了!

我拿着从节目组兑换的狗窝狗粮,欢天喜地回了住处。

先是烧了一壶热水,给小狗清洗了一下。

吹干后将它放进了狗窝里,看它吃狗粮。

它小小一团,身上带了点奶香味。

“小乖。”

我一脸痴汉相,叫它。

小狗好像听懂了什么,伸出爪子勾我。

以前,我也养了只中华田园犬,也是捡来的。

可是,那只小狗得了恶性病,回天乏术,去了汪星。

它是世界上最勇敢、最勇敢的小狗。

突然,一双大手抱起了小狗。

我疑惑地抬头看。

“看什么?我的。”

男人动作散漫,语气中也带着几分漫不经心。

应风绪,节目男嘉宾之一。

在原主记忆中,对这个人是有几分印象的。

他以毒舌著称,怼天怼地,有一种明天就不在娱乐圈混的自由感。

闻言,我恼了,“我捡的、我洗的、我养的,怎么就成你的了?”

应风绪挑眉,“我从垃圾桶里刨的。”

我:……

破案了。

我就说,这只小狗怎么在垃圾桶旁边,还臭烘烘的。

可凭什么我照顾好了,就成他的了。

我指着狗窝狗粮,据理力争,“这些都是我换来的,你抱走了,小狗怎么办?”

应风绪把玩着狗爪,看上去很苦恼。

好半晌,他才道,“允许你跟我一起养。”

还一副不情不愿的模样。

我:……

这才是他的目的吧?

安置好小狗,恰好到了晚饭时间。

我和应风绪一前一后去餐厅。

他倒是自来熟,毫不避讳坐在了我右手边的位置。

几乎一天没吃饭,我吃得正欢,因此没注意陆时坐到了我左边。

突然,我听到有人在叫我。

“林清越,你得意什么?!不过是拿了个小比赛的第一,就眼高于顶了?谁不知道这都是陆影帝的功劳?”

“就是,要是让宛之来演,她只会演得更好!”

姜梦率先起头,后面不停有人附和。

而温宛之在她们中间,哭得梨花带雨,却一脸坚强。


本工作狂穿越到恋爱脑糊咖上后,杀疯了!

好一朵心机白莲花。

原主刚来时,被温宛之使了不少绊子。

她短短几句话,便惹得陆时对原主更加厌恶,当众给原主难堪。

甚至在一次表演时,对原主服装动了手脚,裙子当着摄像头滑落,幸亏原主反应快拽住了。

现在,也是时候收点利息了。

我停下扒饭的动作,似笑非笑地看着温宛之。

“你弹琴,当真比我弹得好?”

温宛之还未开口,就有人替她抢答。

“那当然!你没看过《惊鸿》吗?电影里宛之的琴声可比你的好听百倍!”

琴,确实比我弹得好。

可压根儿不是她弹的。

为了营造才女人设,她可是费了不少功夫呢。

温宛之咬住下唇,“我的琴技是杨大师传授的,自然高于一般人。”

“那现在比比?”

“我……”

温宛之求助的目光看向我身侧,我这才发现,陆时也坐在我旁边。

男人曲起指节在桌上敲了敲。

“林清越,你闹够没有?”

嗓音中,带着明显的怒意。

妈的,臭傻比!

在姐面前凹霸总人设呢。

我瞪他一眼,“怎么?陆影帝想跟我比试?不过你连台词都记不住,琴谱能记得住吗?”

陆时脸上青红交加,“林清越,如果不想我更厌恶你,你最好适可而止!”

“清越,你何必咄咄逼人?”温宛之也道。

我讥笑,“温宛之,你一口一个比我弹得好,却又不敢比试。还是说,你电影里演那段,是假的?”

“还有你陆时,这么护着她,你们是在偷偷谈恋爱吗?给你花钱的粉丝知道吗?”

陆时拽住我的手腕,死死盯着我。

好似要将我的骨头捏碎。

他眼里带着几分得意,“林清越,你吃醋了?”

我:……

谁能把这对狗男女踢出地球?

突然,手腕一松。

应风绪不知何时走到了陆时身侧,将他扼住我手腕的那只手抓了起来,随后扭一百八十度。

“你要是伤了她的手……”他一顿,“谁来照顾我捡的狗?”

... ...<未完>

后续精彩内容

可下载“每天读点故事APP”

搜索《穿成糊咖后我打脸所有人》

即刻开启阅读!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每天读点故事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点度点度金讯时代-BLOG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s://www.lmwmm.com/post/1738.html

分享给朋友:

“本工作狂穿越到恋爱脑糊咖上后,杀疯了!” 的相关文章

壬虎年生日感吟

壬虎年生日感吟

七绝二月春回紫气升,初七吉利聚亲朋。巧逢老朽生辰日,畅饮抒怀似返青。七律风摆苍枝鹊悦吟,时光转瞬又临春。日升东岭红霞灿,雁返北疆野岭新。退岗营家多乐趣,习诗会友少烦心。功名利禄抛霄外,慢步晨夕永健身。鹧鸪天退岗十年已挂零,消压卸羁负担轻。...

美丽茂名 魅力乡村――彭村

美丽茂名 魅力乡村――彭村

  8月3日,岭南师范学院扬“彩”令夏队的茂名调研组来到了高州市南塘镇彭村进行三下乡实践。通过这次调研,我了解到南塘镇彭村的建置沿革,体会到彭村的风土人情。 高州彭村,位于鉴江河畔,依山傍水,交通便利。彭村人杰地灵、百姓和谐、气候宜人、山...

雁南飞

雁南飞

  我站在大地上仰望, 你从我的头顶掠过, 原来你是匆匆的过客, 鸣叫着拍打飘飘的云朵, 去南方寻找生活的绿洲。 我静静的站在大地上, 羡慕你的自由与洒脱, 我的世界你来过, 你美的身影印在心底, 我等你回来的那一刻。...

花别秋

花别秋

  凋谢的青春, 一生不后悔。 花艳时曾经的妩媚, 蝶自恋爱相随, 秋起落花叶伤悲, 飘呀飘…… 落叶何处是归宿? 是心与心的距离。 珍藏的那份爱想给谁? 满地黄, 云低垂, 梦总在芳华难醒, 情尽是相思不舍。 想...

国庆日我们收获感动

国庆日我们收获感动

  2019年10月1日是万众瞩目的70周年建国庆典日,全家早早坐在电视机前收看直播。这一天我们收获了太多的感动!   首先是习总书记在天安门城楼上的讲话言犹在耳,铿锵有力、掷地有声:国家 70年的奋斗历程告诉我们,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

始觉春空

始觉春空

每听无谱之乐,都不禁想起金庸笔下的“无招胜有招”。随性所至,自是真实不虚,寄意天然,本就气象无极。《宋人词意》是李祥霆先生的琴箫即兴演奏作品之一,众曲皆以词章发意,并以词句命名,“起舞弄清影”、“一棹碧涛春水路”、“垂柳栏杆尽日风”,听之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