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词类 > 正文内容

真有天然之趣

王-2M3个月前 (09-07)诗词类919

真有天然之趣

在人们的概念里,齐白石应该算是中国画的代言人了。他的诗、书、画、印,应该称为“四绝”。而且他笔下画的那些水族,比如说小鱼、小虾等都给人留下很深的印象。特别是很多六、七十年代人的审美,应该说就是从齐白石这里开始的。


这当然跟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中国产生了大量的生活用品有很大的关系。因为当时在物质匮乏的年代,中国人也是需要审美的。所以很多日用品,比如说暖壶、笔记本、脸盆等,都选择了齐白石笔下的这些虾或者鱼,做了一些形象的转化。


真有天然之趣


但是很少有人知道,齐白石曾经在自己 78 岁的时候说过一句话:“余年七十八矣,别人说我只会画虾,冤哉。”的确,齐白石笔下的其他题材,其实画得同样精彩。比如说他的山水、人物、花鸟等,都达到了一定的高度。


齐白石晚年曾经获得了人民艺术家的称号。而获得这个称号的,一共就两位先生,一位是老舍,一位是齐白石。老舍先生是因为他在文学方面的成就。而齐白石是因为他的作品和题材,很好地和普通人的生活进行了结合。


真有天然之趣


他的笔下不是曲高和寡的梅兰竹菊,而是人们日常生活中随处可见的一些细微的,让人产生感动的一些可爱的小生灵,以及日常所见的一些生活用具,包括一些农具等,这种杂画类很好地代表了齐白石的出身。


齐白石的艺术,应该说是中国画的集大成者。他绘画题材的开拓性和他笔墨的老辣程度,都达到了一个巅峰。正因如此,在新中国成立初期,国家把齐白石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一种象征、一个符号推出来。


真有天然之趣


可要从头说起来,齐白石是一个放牛娃出身,家庭十分的贫苦。俗话说,老实人学艺,年少的齐白石不得不放弃学业,拜师开始学习木匠。


机缘巧合,在他 27 岁时,偶然得到一部乾隆年间刻印的《芥子园画谱》,这对自幼便喜爱画画的齐白石来说,简直是如获至宝,从此开始熬夜临摹。终于,他的画作得到了当地乡绅胡沁园的认可,于是开始资助他走上了绘画的道路。


真有天然之趣


齐白石 40 岁的时候离开了湖南湘潭,走上了游历大半个中国的写生之路。对于这段经历,他自己概括为“五出五归”。这实际上对于齐白石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艺术游历阶段。


游历结束了以后,齐白石回到湖南湘潭。他实际上是想安度晚年的,因为当时他已经 50 多岁了,对于当时的生活条件来说,50 多岁的人开始考虑自己晚年生活是非常合理的。


真有天然之趣


但是没有想到,兵匪之乱打破了他平静的生活。齐白石无奈之下,来到了北京。但是让人没有想到的是,这个时候齐白石的艺术,才算真正走向全中国。


我们都知道齐白石经历了在中国美术史上,非常重要的一个概念,叫作“衰年变法”。当时在北京,同样来自湖南的,早已名冠京华的画家陈师曾,独具慧眼发现了齐白石的艺术价值。他劝齐白石要改变画风。


真有天然之趣


如果说在变法之前,齐白石的画风更多是偏八大的冷逸画风,那么在衰年变法字后,齐白石大胆借鉴了民间艺术的元素,并向同时代海派画家吴昌硕进行了借鉴学习,从而形成了独具个人风貌的“红花墨叶”一派。


衰年变法结束之后,齐白石在北京的声名和影响力,都达到了一定的高度。但是非常不幸的是,1937 年北平沦陷以后,齐白石生活在京城里,经历了一段“草间偷活”的时间。


真有天然之趣


这段时间虽然他紧闭自己的房门,但是却依然在画室里耕耘着自己的艺术。新中国成立以后,齐白石已经 90 岁了。按说 90 岁的老人很难再有艺术上的突破,但是齐白石恰恰是老树著花,把自己的题材和艺术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度。


如今,我们经常会从齐白石的作品里,看到天然之趣,可以找到自己的童年和人生共鸣,我想这就是齐白石带给今天人们最大的感动和收获。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美在高处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金讯时代-BLOG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s://www.lmwmm.com/post/458.html

    分享给朋友:

    相关文章

    重唱“秋里秋涣”

    重唱“秋里秋涣”

    浮醉夜,笙箫淡,云端风阵雨雁。星辉懒,月翳慢,复往以前重来?旧故多少焮中煌,璨作杯怀一痴狂。单影远,孤声凉,道是人间挥别忙,却是秋深夜长泪烛淌,心茫茫! 高天三三九重度,阔地四四八面方。敲击上下,何处有,伤而不却,却之无伤? 也是几番柔,偏...

    爱在宽容中永恒!

    爱在宽容中永恒!

    人活一辈子,最大的幸福莫过于被人爱和懂得爱,但爱情没有十全十美的,感觉也没有十全十美的,将自己说过的承诺都实现那也是不现实的,文章我们曾经读过很多,感动却一直留在心里,可是真的去做到不再去想,还是在骗自己,我会尽量的去做到,去做到骗了自己却...

    生命是一树花开。

    生命是一树花开。

    生命,是一树花开,或安静或热烈,或寂寞或璀璨。日子,在岁月的年轮中渐次厚重,那些天真的、跃动的、抑或沉思的灵魂,在繁华与喧嚣中,被刻上深深浅浅、或浓或淡的印痕。很欣赏这样一句话:生命,是一场虚妄。其实,经年过往,每个人何尝不是在这场虚妄里跋...

    人到中年,心最累,情最深

    人到中年,心最累,情最深

    许多人一旦迈入中年门槛,就好似自己已经走进人生的余辉,­生命从此就被镀上了一层暮色,觉得灿烂不再,情怀苍凉。其实,­生命的每一段年龄自有风光的地方和情感的种子,而且多情还数中年。中年人经过大半生的磕磕碰碰,已经磨失了孤傲和好斗,修得有容人之...

    走在小岛的小路上

    走在小岛的小路上

      仲夏,万物复苏。我走在株洲石子湖公园的湖心岛上。 湖心岛是石子湖公园的精华所,岛不大,石子�路,绿树成荫。石子路七弯八拐,路面的石子排列成一个个的圆形,圆形里面不知是什么图案,也不知表达的是禅意还是道意?我一边感受着天然的湖光美色,一...

    长江三峡游记

    长江三峡游记

        小时候学了李白的《早发白帝城》,“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两岸猿声啼不住 轻舟已过万重山”后,我对长江三峡就充满了神往,渴望有朝一日能去三峡一游。一睹文学名家笔下的神奇画面。   在国庆佳节后,金秋黄桔飘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