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词类 > 寻梦园

寻梦园

微信用户2年前 (2022-03-02)诗词类1547

我很想去到蓝天下,重新温满一次:走过那漫岗交芜的冬错,揣摩绿的心事;我也很想去如今日万里无云般一望的深邃,只一飘我自云慢,没于弧阔的舒远。可是我不能,我的脚在地上,机械而又惯性地交替出行走的限度:一米一米的行进里,我知道进的所以和可能。我甚至愿意,随着我不能彻底醒觉的魂灵,行将在这走上走下的起伏、弯曲折绕的往来中,出现、隐没;复在一出一进的吞吐里,满足雾念。


我的家在哪里?


满视野间的不迫,笑看着我眉间、忧意的挂带。我很老实也很本份,我还知道我也笑着的,却瞒不过那荒郊不加掩藏的审视;那种智慧却不带丝毫讥讽的诚挚,使我无法指弄喧闹里无数成功扮演过的装势,且羞愧在无处藏身的尴尬里,又问自己。


向你说,别那样看着我,尤当我隐去前将自己,如此如实地交予了你。知道你、你深藏的感人;就请你不要问我,我的感情在哪里。我是爱你的,诚于欣然的应诺:终将会回到你无温不冷的怀抱;诚如你赐我的、那样实全的恩惠,还你一份,同样的真诚。


我会矫情,但没来得及学会撒谎。于是我会倚肩哼吟你的唱,只为试图打动你;做不到的无非是,违了你的初衷我的本意,扭捏在来去不合的焦躁里,楚楚怯怯。我会还你的,以我的生命。我不慌,请你也莫忙,我只是占有和使用了你给我的这一界不大的地面和很短的时间,让我有机会用心地装扮下自己,为了尊贵的隆重。你会为我加阔地界和延伸时间吗?我祈望着你的宽厚你的仁慈,许我如此走完我这一冬片刻里,美在的行走。


既然笑开了,就决定不会流泪。我知道生命必须有水的协帮,可是我和你交流的是生命两端的趣事。你将哭的本能给了我,一路却又那样笑看着我,是寻找你的机会,想要在我眉容淡愁无可掩饰的光景里,探见究竟?可是我知道我必须坚持秉性的智慧,为了对你、为了还你、为了这故事的鲜灿,我必须保持无味而有声的一抹笑艳。我想我有这个权利而你也不会强制我,以至于我残喘挣扎里,得到的仅是我无为的不做,化作留影去声。。。。。。


我不想做很多的,因为我知道地界的大小、时间的长短我无法规定,我当然也没法预测这些规定之于你我的间距,我只想让有些结果,变得有些色彩有点滋味,亦或我能抓住时节把自己空挂为瓦蓝即时的虚缓中,一抹自在的云朵,由你许可地游来飘去。


如果还敢奢望并有了宽限,许我做多两件事:为那一挂纯净的笑意,系一帘梅的红艳和,雪的静白,然后我会甘然地睡去,在你的乳峰微微息息的宽慰中。。。。。。。


那样就好,因为美而无样,还如此地不再挣扎,用去还你,用来回家。


免责声明
    本网站在国家相关法律法规规定的范围内,只按现有状况提供文章发布第三方网络平台服务,本网站及其所有者非交易一方,也非交易任何一方之代理人或代表;同时,本网站及其所有者也未授权任何人代表或代理本网站及其所有者从事任何网络交易行为或做出任何承诺、保证或其他类似行为,除非有明确的书面授权。
    鉴于互联网的特殊性,本网站无法鉴别和判断相关交易各主体之民事权利和行为能力、资质、信用等状况,也无法鉴别和判断虚拟交易或正在交易或已交易之虚拟物品来源、权属、真伪、性能、规格、质量、数量等权利属性、自然属性及其他各种状况。因此,交易各方在交易前应加以仔细辨明,并慎重考虑和评估交易可能产生的各项风险。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点度点度金讯时代-BLOG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s://www.lmwmm.com/post/56.html

分享给朋友:

“寻梦园” 的相关文章

悲欣交集

悲欣交集

悲欣交集 ,发表于2023-11-11 23:00 , ,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喜欢文字的人

喜欢文字的人

喜欢文字的人,大都喜欢把自己的一份情怀寄托在那一段段的文字里,有点清高、有点孤傲、有点狂妄、有点忧郁。爱文字的人,快乐是简单的,不需要太多,一本好书,一寸灯光,开水一杯,沉淀一壶思绪,走进简单的文字中,从字里行间中,跟随作者的情感一起去体验...

醉街

醉街

  风请你慢慢的吹, 忙碌的一天, 真的不想让你太累。 酒一杯续一杯, 不知为谁而喝醉。 坐在路旁摇晃摇晃。…… 矮丛中盛开的花朵靠在你半裸的背, 没有了白天的温柔也希望有人来陪。 仰望夜空, 那颗最亮的星失去了光辉,...

重阳节故事新编

重阳节故事新编

  重阳节故事新编 很久以前,在一条大河边住着一个名叫桓景的人,非常尊敬老人,不但孝顺父母,对其他老人也是尽力帮助。他一家人守着几片薄地,起早贪黑地干活,日子过得紧紧巴巴。 天有不测风云,大河两岸忽然流行起瘟疫,夺走了不少人的性命。桓景...

秋天的雨

秋天的雨

秋雨飘落思念的伤, 风吹满地苍凉。 想你的时候, 倒上一杯酒, 一支香烟送到唇边。 灵魂相似的人, 才能看到对方的心田。 懂你的人如抚心音符, 总会有一首歌, 让你回忆万千。 一杯酒, 敬不到来日方长。 一场雨,...

米修司,你在哪?

米修司,你在哪?

上世纪 80 年代,被美术界誉为“悲情主义”和“伤痕美术”的代表人物,何多苓先生,根据契诃夫的同名小说绘制了 44 张连环画,名为《带阁楼的房子》。这是一个关于初恋的故事。小说的主人公原型是俄罗斯画家列维坦,他不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