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词类 > 艺术史上最浪漫的病

艺术史上最浪漫的病

微信用户6个月前 (04-05)诗词类304
艺术史上最浪漫的病

1849 年 10 月 17 日午夜,巴黎旺多姆广场的一所公寓内,肖邦最后一次感到肺部痛苦异常。短短几个小时后,溘然长逝。


此时,这位“钢琴诗人”只有 39 岁。然而,这在 19 世纪并不算骇人听闻,因为夺走他生命的,正是在整个欧洲蔓延的一种致命的传染病——肺结核。


艺术史上最浪漫的病

20 世纪中期链霉素被发现之前,肺结核一直是死亡的代名词。你一定在无数作品中,见过这样的画面:体虚无力的主人公,气息奄奄地躺在床上。一阵猛烈的咳嗽后,他将捂口的白手帕拿下,发现上面有一大坨红色鲜血。


不仅如此,生命力的降低,使肺结核病人脸色苍白;而低烧带来的潮红,又像是自然的腮红,有一种不胜娇羞的样貌。而更加出乎意料的是,这一切在浪漫主义者眼中,竟成为一种贵族的审美。


艺术史上最浪漫的病


浪漫主义,一场在 18 世纪后期到 19 世纪间,席卷欧洲文明的文学艺术思潮。它重视人的内心世界,倡导抒发强烈的个性与情感。其最大的特点,如果用英国哲学家罗素的话来说,就是“善感性”,即“容易触发感情”的一种气质。


在这种思潮之下,理性、实用是没有市场的,强烈的感情与动人的美感成为人们最高的追求,而死亡——尤其是美丽的死亡,最为动人心魄。


艺术史上最浪漫的病


德国浪漫主义诗人普拉滕曾论断:“美的人必和死结下姻缘”,而如上文中那种将病态视为美感的态度,正是在浪漫派的渲染中成为流行。而疾病中最具有美感的,便是肺结核。


在浪漫时期,肺结核是“文雅、精致、敏感”的标志,健康反倒成了粗鄙和低俗。大仲马曾说“患肺病在 1823 和 1824 年是一种时髦”,而最时髦的生命终结方式,是“每次感情激动之后咳血,而且死于 30 岁之前”。


艺术史上最浪漫的病


英国最著名的诗人之一,拜伦曾一心希望自己能够死于此病。因为如此,“女士们都会说:‘瞧这可怜的拜伦,他死时看起来还那么迷人!’”肺结核就这样被浪漫派抬上神坛,成为风靡一时的“艺术家之病”。


除了是美感的象征,人们还认为这种缓慢将人的生命力损耗殆尽的致命病,与艺术的创造力之间,有着隐晦和神秘的关联。


艺术史上最浪漫的病


因为从现实状况看来,那些神经更敏感的艺术家们,似乎罹患这种疾病的概率更高。而一种注定“向死而生”的生活,似乎也能激发创作灵感。这在诸种艺术门类中,音乐又更特殊一些。


音乐被称为“艺术中的艺术”,相较需要借助媒介的小说、绘画等艺术形式相比,它更加抽象,于是创作音乐的音乐家们,被视为需要更敏感、更细腻、更有创造力。


艺术史上最浪漫的病

有研究者认为,正因如此,音乐家群体中感染肺结核的比例,似乎格外高:巴洛克时期的亨利·普赛尔,浪漫时期的卡尔·马里亚·封·韦伯,挪威民族乐派的爱德华·格里格,以至我们非常熟悉的肖邦和帕格尼尼……他们都曾罹患肺结核,并被夺去生命。


关于肺结核是否真的能促进艺术创作,目前尚未有科学证明。但是从浪漫时期开始,结核病正式登堂入室,被赋予种种附加的意义,最终则蜕变成一种神话。


本文插图为夏加尔作品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美在高处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点度点度金讯时代-BLOG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s://www.lmwmm.com/post/647.html

分享给朋友:

“艺术史上最浪漫的病” 的相关文章

守望

守望

秋意浓郁时你悄然北上 害怕温柔的秋风平静了你驿动的心?担心多情的秋雨留住了你的脚步?当我读懂你的双眸,无限思念,无言守望,谱写成半生的心愿。梦挥动翅膀,幻作不期而归的美丽。一曲相思,愁怯了寒露。我把思念筑成一个个驿站,漂泊的日子里为你遮风挡...

长江三峡游记

长江三峡游记

    小时候学了李白的《早发白帝城》,“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两岸猿声啼不住 轻舟已过万重山”后,我对长江三峡就充满了神往,渴望有朝一日能去三峡一游。一睹文学名家笔下的神奇画面。   在国庆佳节后,金秋黄桔飘香,...

一把伞

一把伞

  雨静静的下, 想起你对我说的话, 不论多大的雨, 也不用害怕, 加倍珍惜着, 你送我的雨伞。 送伞是举手之劳, 平常的像绿草一样清新自然, 千万别在你的心里泛起波澜, 我还有一把爱妻给我买的雨伞, 是玫瑰花的色彩,...

一世情缘

一世情缘

  也许是命中注定,我要与这一袭白衣结下一世情缘。 2009年,我不顾家人反对,带着我的女友,我现在的妻子一起来到这个城市生活,在我现在工作的医院开始新的工作。 那时,没有公交直达医院,下了公交,要走半个钟头的路才能到达上班的地方。医院...

雨夜

雨夜

  雨夜 广睿 夜半,雨打窗棂,声声入耳,滴滴撩心。雨的世界,仅听见雨,如烟似雾。 沾一滴落水,延指尖滑下,散发着思忆,洒落于地面,那水花便如舞女,轻柔曼妙、楚楚动人。 哼一曲悠扬轻软的音调,看喜欢的书,做喜欢的事,想喜欢的人,只因...

我和这个世界只差一个你

我和这个世界只差一个你

  或许不再有叫浪漫的约束,或许所谓的邂逅只是一厢情愿的傻傻等待;时光的空白格塞满了记忆的支离破碎,广袤的星空下凋谢了你的花朵……也许我与你相遇的本质就是注定的分离。也许,我与这世界仅仅只差一个你……   雕栏玉砌应犹在,变的只有仿佛只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