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词类 > 正文内容

满地都是六便士,她却看见了月亮

王-2M5个月前 (09-14)诗词类265
满地都是六便士,她却看见了月亮

我父亲那一辈人的一个共同的情结,就是关于俄罗斯油画的少年情节。这个没办法,文革中间我们的整体制度,不单单是美术,文学、科学这些全都是从苏联那里搬过来的。


而民国那些外来的思潮,无论是西洋还是东洋,基本都被打压了下去。具体的例子大概就是林风眠先生。老先生很多早年作品都被焚毁,甚至为了不牵累自己的朋友,林先生主动把自己当初赠予他人画作要回并焚毁。


满地都是六便士,她却看见了月亮


文革过后,气氛开明了许多。不过画坛就像一个江湖,有人的地方就有争斗,有了争斗人就会抱团。你像民国初年的画坛,就有大大小小许多艺术团体。


像王亚尘、刘海粟等人组织的“天马会”;徐悲鸿、张道藩等一批留法学生组织的“天狗会”;庞熏琹、倪贻德等创立的“决澜社”;还有留日的一批人像陈抱一组织的“东方画会”,都很厉害,名噪一时。


满地都是六便士,她却看见了月亮

丘堤


我们今天讲的丘堤先生就是“决澜社”成员之一,同时也是创始人庞熏琹先生的太太。彼时的中国画坛可谓百家争鸣,各类艺术团体像雨后春笋一样冒了出来。


说来惭愧,我对丘堤先生几乎一无所知。以前只是听过这个名字,也都是在看庞熏琹先生的资料和文章里,知道原来他的太太是一位画家,她存世的画不多,很遗憾我没有见过真迹。


满地都是六便士,她却看见了月亮


我是在看过《局部》后,才知道丘堤先生这么厉害。陈丹青说邱堤的静物画,是中国第一。她的画知道避俗,出手非常简静。而这又源于她的素心,所谓温良恭俭让入了画,就是邱先生这种境界。

我看《局部》的时候,一直不理解陈丹青所说民国女画家“胆气旺”是什么意思。初看以为只是胆大或是敢画,但当我抛开儿时来源于艺评的导向,重新观察像丘堤、潘玉良这些民国时期的女画家的作品的时候,我突然明白“胆气旺”究竟指的什么。


满地都是六便士,她却看见了月亮


胆气旺,指的是民国时期的女画家对事物的敏锐观察,辅以主观的大胆表现。以及成画过程中肆意汪洋的随性,与收尾阶段里蕙质兰心的素雅。毫不夸张的说,那个时代的女画家们,要论胆气,比现在的女画家要好的太多。


艺术贵在真实,你看见了什么,你感受到什么,你表达了什么,才是艺术家的根本。这点,我们不如前人。做艺术是这样的,你要有个性,是你自己真实的个性,而不是从别人那里拿来或者借来的。在艺术的过程中,如何保持自我是一件很重要,同时也是一件很难的事情。而如何把自身个性准确表达出来,就更加困难了。


满地都是六便士,她却看见了月亮


周围有许多朋友画的都非常好。你要论造型、色彩这些基础能力,要超过丘堤、潘玉良这些老前辈许多。但你要论个性,论画品,论对画面的深层次的理解,却是远不及民初这批女先生。


我记得 60 年代,傅雷夫妇因为不堪凌辱,自杀过后要火化。按照当时的规矩,这类右派的骨灰是不能保留的。当时有位女生叫江小燕,与傅雷夫妇素昧平生,但十分佩服两位先生的学识修养,就冒名说自己是他们的干女儿,冒死把傅雷夫妇的骨灰要了回来安葬入土。


满地都是六便士,她却看见了月亮


后来,80 年代初,已经出了名的傅聪归国,找到了这位江小燕女士,想要报答。江小燕毅然谢绝,只收下了一张音乐会门票。这才是真正的个性,虽千万人吾往矣。


好像说到这,有人会说这是强词夺理,这个我没法解释。但是,我觉得张爱玲的一句话可以辅证我的这句话:一个女子,太四平八稳,端正的太过分,始终是不可爱的。


满地都是六便士,她却看见了月亮


民国时代的进步女性,是中国禁锢女性意识打破的开端,是一次大的释放,是几千年来女性文化的大爆发。那个年代的女性先驱们,顶尖的各个出挑。作文学,搞艺术,甚至闹革命,真是称得上百花齐放。


就我知道的一些先生,除了丘堤先生的简静素心,像关紫兰的芳华绝代,萧红的清灵巧柔,张爱玲的孤傲冷艳,潘玉良的古韵典雅,林徽因的淡雅宁静,宋氏姐妹的经纬时事,各个都称得上是“我自巍然不动”的大家。


满地都是六便士,她却看见了月亮


这么多奇女子,像雨后春笋一般扎堆一般的冒了出来,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了。为什么?有的说是时代不同,有的说是语境变了。

陈丹青先生在《局部》里说过这样一句话:“大家闺秀没有了”。当一个国家失去文化的语境,失去滋养艺术的环境,这些先生的绝代风华也只能留在民国。以前没有,以后也不会再出现了。


满地都是六便士,她却看见了月亮


艺术,终究是人的行为,是人对世界观感的主观体现,无论是具象还是抽象,本质其实人在看。所以我们看丘堤先生,在当时画出那样一张装饰感极强的画作,我印象中应该是第一张完全装饰化的中国油画作品,你就明白,什么是民国女性真正的”胆气“。


我们再看看庞熏琹、倪贻德这批当年的愣头青、傻小子,干的真是一件了不得的事情。“决澜社”这颗石子砸到水里,可谓激起千层浪。紧跟着后面的“东方画会”,“中华独立美术协会”就跟上来了。像赵无极、吴冠中这批我们所熟知的大师也都身在其中,为中国的当时的美术界注入了新鲜的血液。


满地都是六便士,她却看见了月亮


丘先生有心脏病,她走的早,去世的时候刚过知命之年。又因为文革十年动乱,作品大都毁坏散失,很可惜。我有时候会瞎想,如果给一些大师再多对付几年,就比如那些因为各种原因早逝的天才,像马萨乔、王希孟,像席勒、梵高,他们能画成什么样子?是停滞不前、江郎才尽?还是画的越来越好,再次提升艺术的高度?很可惜,没人能告诉我答案。


不知道为什么,写到末尾的时候,我脑子一打颤,想起了刘瑜女士在编辑关于毛姆的《月亮与六便士》一书书评时候的一句话:满地都是六便士,她却看见了月亮。


陈丹青《局部》:聊聊民国女画家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美在高处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金讯时代-BLOG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www.lmwmm.com/post/462.html

    分享给朋友:

    相关文章

    【美文摘抄】那些美好的句子

    【美文摘抄】那些美好的句子

    不要让我独自一人默默承受痛苦。也请亲爱的自己赶紧拜托这荒谬的生活。重新找回自己,不要让他这个坏人毁了自己一生。不值得。而我却倾向于前者。很美好的句子1.那些深深浅浅的交集,只是一枚不需诠释的岁月的印迹。天空,渐渐阴暗。风拂,雨倾斜,潮湿。如...

    爱在宽容中永恒!

    爱在宽容中永恒!

    人活一辈子,最大的幸福莫过于被人爱和懂得爱,但爱情没有十全十美的,感觉也没有十全十美的,将自己说过的承诺都实现那也是不现实的,文章我们曾经读过很多,感动却一直留在心里,可是真的去做到不再去想,还是在骗自己,我会尽量的去做到,去做到骗了自己却...

    生命是一树花开。

    生命是一树花开。

    生命,是一树花开,或安静或热烈,或寂寞或璀璨。日子,在岁月的年轮中渐次厚重,那些天真的、跃动的、抑或沉思的灵魂,在繁华与喧嚣中,被刻上深深浅浅、或浓或淡的印痕。很欣赏这样一句话:生命,是一场虚妄。其实,经年过往,每个人何尝不是在这场虚妄里跋...

    人到中年,心最累,情最深

    人到中年,心最累,情最深

    许多人一旦迈入中年门槛,就好似自己已经走进人生的余辉,­生命从此就被镀上了一层暮色,觉得灿烂不再,情怀苍凉。其实,­生命的每一段年龄自有风光的地方和情感的种子,而且多情还数中年。中年人经过大半生的磕磕碰碰,已经磨失了孤傲和好斗,修得有容人之...

    壬虎年生日感吟

    壬虎年生日感吟

    七绝二月春回紫气升,初七吉利聚亲朋。巧逢老朽生辰日,畅饮抒怀似返青。七律风摆苍枝鹊悦吟,时光转瞬又临春。日升东岭红霞灿,雁返北疆野岭新。退岗营家多乐趣,习诗会友少烦心。功名利禄抛霄外,慢步晨夕永健身。鹧鸪天退岗十年已挂零,消压卸羁负担轻。...

    走在小岛的小路上

    走在小岛的小路上

      仲夏,万物复苏。我走在株洲石子湖公园的湖心岛上。 湖心岛是石子湖公园的精华所,岛不大,石子�路,绿树成荫。石子路七弯八拐,路面的石子排列成一个个的圆形,圆形里面不知是什么图案,也不知表达的是禅意还是道意?我一边感受着天然的湖光美色,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