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词类 > 婚房不写我的名字,还要嫁吗?

婚房不写我的名字,还要嫁吗?

微信用户10个月前 (08-02)诗词类577

婚房不写我的名字,还要嫁吗?


婚房不写我的名字,还要嫁吗?

“呀。”索小苔轻叫了一声,又惊又喜。

“怎么啦?”正在刮胡子满脸泡沫的沈晨瞟了一眼女友。

索小苔将验孕棒藏在身后,喜颤颤的,表情神秘,“你猜。”

沈晨停下剃须刀,瞅紧她,“真的?你有了?”

索小苔咬唇,认真地点点头,像个羞涩的小女孩。

“太好了!”沈晨忙忙擦了脸上的泡沫,抱起索小苔在房里转圈,“我们明天就回家告诉爸妈。”

索小苔和沈晨是大学同学,从大一确立恋爱关系至今六年了,两人的感情从未有变故,这让从前的同学、现在的同事都羡慕不已。

两人原本商议先工作攒些钱,再买房结婚,但现在孩子的意外到来,也许就是命运的安排吧。

第二天刚好是个周末,索小苔一大早便去了超市,买了一堆食材、水果等,这是自沈晨领她回家见了自己父母后养成的习惯。

沈父沈母赞她厨艺好,喜她勤快,拿她当女儿看,索小苔也觉得老俩口亲近,给了她久违的家的感觉,每回到沈家都忙前忙后,讨老人开心。

“真的吗?”沈母拍手,笑望着丈夫,“我们要当爷爷奶奶了。”

沈父亦喜不自禁,“今天要好好庆祝一下。”他催促妻子,“快,你快去买菜做饭,我去把我那瓶好酒找出来。”

沈母笑道:“哪还用我瞎操心,小苔一早就把菜肉都备好了。”

沈父双手搭在襟前,笑眯眯地看着索小苔,“小苔,你这样的儿媳妇真是打着灯笼都难找,我和你伯母真是有福气哪。”

沈母拍了一下丈夫,“说什么呢,孩子会难为情的。”

索小苔果然羞赧,她红着脸笑笑,头一低,钻进厨房张罗饭菜。

饭桌上,一家人举杯庆祝,沈父发了祝酒词。然后他望了一眼妻子,见后者颔首默许,便抹了一下嘴,挺直了腰,拿出一副宣布重大重要新闻的姿态来。

索小苔和沈晨不禁停下筷子,齐齐望向一家之长。

沈父咳嗽一声,道,“既然有了孩子,结婚买房的事就该提上日程了。房子装修啊布置的,得在孩子出生前都准备好,免得到时手忙脚乱。”

沈晨听了这话自然乐意,笑着跟父母敬酒,“爸妈说的是,还是您们考虑周到。”

但索小苔听了沈父的话,却一径低了头。

索小苔从小父母离婚又各自再婚,在两个新组的家庭中,她成了多余的人。最后索小苔被甩锅给了外婆,平时父母难得回来看她一次。

从小索小苔最讨厌的便是学校交费,父亲让她找母亲,母亲让她找父亲,篮球一样被踢来踢去。

现在买房这样夯大钱的事,不用问,没人会赞助她,而她工作两年,攒了不过几万块。

索小苔在沈家出入了三年多,她的家境沈父沈母自是了解的。

沈母握住索小苔的手,柔声道:“小苔,买房的事你别有心理负担,你们的房,我们一早就给你们备好了,你只需好好照料自个儿身子。”

自己的亲生母亲都从未这样柔声细语地与她说过话,更别提关心,索小苔轻点着头,豆大的泪珠子无声地滚落进碗里。

饭后,一桌的杯盘狼藉,照例是索小苔收拾、洗刷,但她毫无怨言,甚至比以往更勤谨些,心里似煨着小火炉,热腾腾的。

沈晨心疼索小苔,要进厨房帮忙,被她挡在门外。沈晨在家一向十指不沾阳春水,她不想让未来的婆婆觉得她怀了孕就托大。

恰逢沈母在朝沈晨招手,似有话吩咐,索小苔便将沈晨推了出去,自己哼着歌将厨房里里外外清理了一遍。

这一厢,书房里,沈父慢慢将一张银行卡推至沈晨面前,沈晨看着那张卡,笑眯了眼,高兴得直搓手。

卡推到沈晨眼前了,但沈父手指仍摁在卡上,并未拿开。

半晌,他手指在卡上敲了一下,神情端肃,“这卡里有四十万,是我们给你攒下的首付,选一个什么样的房子你们自己拿主意吧。”

“好嘞。谢谢爸妈。”沈晨眉飞色舞。

“但我们有一个条件。”

“爸您说。”

“房产证上只能写你的名字。”

“爸您说什么?”沈晨愣愣的,一时没反应过来。

“房子得在你们领证前买,房产证上只能写你一个人的名字,是你的婚前财产。”

沈晨有些不自在,“没……没那个必要吧,小苔连孩子都有了。”

沈母以一个过来人的口吻敲打他,“儿子,你长点心吧,给自己留足退路不是犯错,这可是我和你爸攒了一辈子的血汗钱哪。”


婚房不写我的名字,还要嫁吗?

平安房产。

秦骁屁颠颠跟在沈晨、索小苔的身后,跑了一周,看苍城各处的房,从市区看到北三环,从两居三居看到loft,终于有了眉目。

沈晨看上了东城区的一套三居室,总价150万。

房子在11楼,南北向,采光极好,入户处是门厅,然后左手边是开放式厨房和饭厅,右边是客厅。

生活阳台和客厅阳台的玻璃窗打开,空气对流,呼呼的,一分钟房内遗留的油烟味保准散光,那叫一个畅快。

秦骁又随两人在三个卧室、两个洗手间分别看了几个来回,沈晨貌似很满意,摇晃着手,滔滔不绝,指点江山似的。

一会儿说主卧飘窗阳台的布置,一会儿说爸妈房间的装修。

秦骁听见索小苔迟疑地轻轻问了句,“你爸妈以后也跟我们一起住?”

“不然呢?”沈晨嗔怪地看了她一眼,仿佛她是多此一问。

秦骁当即便明白了几分。

签定金协议约在下午四点,因房主明天出国旅行,所以双方都觉得最好在今天把这事给定下来。

房主是位五十多岁的阿姨,姓董,离异多年。

她浑身金光灿灿,从金戒指、玉手镯、脖颈里的铂金项链,到时尚、隆重的打扮,到那张一看就知砸进了不少钱保养得粉嘟嘟的脸。

索小苔想起做中学老师的扮相朴素甚至老式的沈伯母,不禁微微一笑。

沈晨来来回回翻看着定金协议,索小苔朝前探了探头,想看又不好意思看的样子。这一幕落在众人眼里,董阿姨撇嘴,秦骁心里则有点堵。

“沈晨,怎么样啊?”索小苔终于问了句。

或是声音太轻,沈晨没听见,便没理她,他朝秦骁望了一眼,大咧咧道:“没什么问题,那我签了。”

索小苔面色尴尬,她咬咬唇,识趣地往后退了一步。

秦骁瞄了她一眼,终于还是没忍住。他貌似随意地说了句,“以后房产证写你俩谁的名字?”

这话一出,像在水里扔了枚炸弹,“梆”一声激起了庞然水花,沈晨顿时聚焦了所有人的目光。

本来这事可以无声无息地进行,只要沈晨在定金协议上签字,协议生效,法律意义上单身的他,以后所有手续顺理成章都只出现他的名字。

沈晨狠狠瞪了秦骁一眼,秦骁立即露出不明就里的表情,店里几个小伙,包括房主董阿姨,都悄悄朝机灵的秦骁竖大拇指。

“当然是写我俩的名字啊。”索小苔脱口而出,但话刚出口,又立即有些拿不准,她困惑地望向沈晨,“难……难道不是吗……”

店里一片沉默。

章小刚懒洋洋地走过来,瞄了一眼定金协议,以一副好心大哥的口吻说道:“写你俩的名字当然可以啰,那你们也得先领证嘛,有证才能以夫妻名义买房嘛。”

索小苔神色紧张起来,半是费解半是惊诧,“真的?订了婚……也不行?”

秦骁心里叹气,又耐心地强调了一遍,“订婚不算,只有结婚证,才能以夫妻名义买房。”

章小刚挠挠头,朝沈晨戏谑道:“哥们,看来你这信息不咋透明啊。”

沈晨讪笑,“董阿姨这边不是时间来不及吗?再说咱连孩子都有了,写谁的名字不都一样?”

索小苔脸色不太好看,她慢慢咬着唇,半晌才道:“这能一样吗?”

董阿姨可是见多识广的人精,她瞅着索小苔嫩得能捏出水的小模样,便已猜出了七七八八。

她站起身,抚抚皱了的真丝上衣,缓声道:“交定金不急,这房我给你们留着,等我旅行回来再签不迟。半个月,足够你们领证了吧。”

索小苔转身出门。沈晨追了出去。

董阿姨理了理头发,叹了口气,“现在的女孩子怎么这么好糊弄?”

秦骁笑道:“年轻姑娘嘛,没经验,谁能跟您比。”

章小刚弯了腰,佯装给太后请安的小太监,“得得得”跑过去,“董阿姨回宫了。”

董阿姨下巴一昂,抬起手扶着章小刚的胳膊,“小章子,起驾。”


婚房不写我的名字,还要嫁吗?

当晚,索小苔还跟往常一样,买了一堆食材和水果到沈家。

客厅没人,索小苔知道平素这个点沈父都在书房上网,沈母在阳台侍弄她的花草,平素他们听见索小苔开门的声音,总会出来热乎地寒暄几句的。

但,今天没有。

索小苔拎着菜去厨房,站在操作台前突然不动了。

下午沈晨的所作,她虽是气郁,却也不愿往更深处想,她这时忍着情绪来沈家,原也有试探的意思,但这会当她站在这厨房里,忽地感觉好像什么都明白了。

过了一会儿,沈晨也怏怏地进门了,他没像往日钻进厨房跟索小苔腻歪,而是直接进了书房。

索小苔轻声走至客厅。沈母也不在阳台了,书房的门紧闭,看来一家三口都在里面。

门里的话声很大,像是故意说给她听的。

“谁出钱买房写谁的名字,现在都这形势,她有什么权利置疑?”沈母撩着中气十足的老师的大嗓门。

“我们提前也没与她商量……所以她……她就多问了一句……”沈晨嗫嚅着。

“我们一家人出钱买房,还用跟她商量?”

“妈,话也不是那么说……”

“那该怎么说?就你还信着她,惯着她。”沈母在数落沈晨,索小苔都能想象她指着沈晨,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怒容。

“你没见她每次来家里扮勤快扮乖巧,一副上赶着的样子?我就知道她在算计咱的房子,这种家庭出来的孩子跟狼崽子似的,都不知道心机有多深

“——哦,对了,那孩子真是意外怀上的?”

“妈……小苔不可能那样。”

“不可能哪样?我看你是典型的有了老婆就忘了娘……”

“够了。”沈父威严打断,“你别口无遮拦,小心小苔听见。”

接着他叹了口气,做了总结性的结论,“小苔这孩子,确实不懂事。这种事本应就是心照不宣的,用得着拿出来商量吗?那样大家脸面好看?”

索小苔轻声回到厨房,剥了洋葱皮,剖成两半,准备切丝。

一只灰猫从窗前栏杆经过,它停住脚,扭头,琥珀般的眼珠望定索小苔,又喵呜一声,像与她打招呼。

索小苔咧嘴,想冲猫咪笑笑,却忽觉得洋葱刺疼了眼睛,眼里瞬时浸满了泪。

她索小苔纵然没钱买房,连知情权也没有?她在这个家到底算啥啊?佣人,还是传宗接代的工具?索小苔抹掉眼泪,抬头,深吸一口气。

索小苔轻叩一下书房门,里面的话声立即停止了。

索小苔推开门,站在门口,当着三人的面,解下围裙,放置一旁,又莞尔一笑,“伯父伯母,谢谢您们这几年的关照。”

说完,索小苔从容地收拾好自己的包,转身往外走。沈晨像是终于醒悟她话里的意思,他冲过去一把攥住她的手,“小苔,你疯了?”

索小苔面无表情,将沈家钥匙搁在茶几,走至门口换鞋。

“要走一起走。”沈晨手忙脚乱跟着换鞋。

“沈晨,你不许走!”沈母喝道。

“妈,你够了。”沈晨皱眉,脸上是一副受不了的神情。

“不就是房产证上一个名字?至于闹成这样吗?”沈晨走近将银行卡塞进沈母手里,“卡您们留着吧。”

沈父沈母目瞪口呆。

出租车上,索小苔终是没绷住,哭得一塌糊涂。

她在这个家里倾心付出了几年,将心比心,原以为自己能被真心接纳,让她体会在原生家庭从未有过的温暖,但在伯父伯母心里,她终究不过一个外人。


婚房不写我的名字,还要嫁吗?

其后半个月,索小苔再未到过沈家,双方一直僵持着。

对沈父沈母而言,索小苔现在明摆着是在拿孩子威胁他们老俩口,他们能咽下这口气吗?肯定不。

他们给儿子买房的钱也是从牙齿缝中攒下的,现在年轻人结婚离婚都不当回事,若婚后小俩口闹什么幺蛾子,平白无故索小苔就要分走房子的一半,这跟拿刀子杀他们有什么区别?

但现在该怎么办呢?儿子也十几天没回来看他们了,肯定是被索小苔撺掇的。

索小苔啊索小苔,老俩口恨得咬牙切齿。

但一个没说出口的事实是,他们不得不承认,一旦索小苔威胁要打掉孩子,以他们对沈晨的了解,他肯定急红眼,跟他们杠上,这样一来,那才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外加这十多天中,家里没有索小苔忙前忙后的身影,一口称心的饭菜也吃不上,沈父更是火上浇油,一口气没处发,只能撒在老婆子身上。

“都是你,好端端的说什么买房,他们有手有脚,自己不能挣?”

沈母也不示弱,“我还不是为他们好,想让他们轻松一点,没想到好心被当作驴肝肺,还得寸进尺了……”

“够了你。”老婆子翻来覆去又要说回老一套,沈父听得厌烦,“就你能,那你说现在咋办?”

沈母脖子一梗,“还能怎么办,打电话叫沈晨回来。”

不把这事解决,终究是如鲠在喉。沈母十几个催命电话打到沈晨手机,沈晨也不得不赶回家。

“她最近怎样?”沈母问沈晨,现在说话她连小苔名字也不提了,免得添堵。

“还能怎样?上班下班。”沈晨语气冷淡。最近他也憔悴了许多,下巴一片胡茬子,以前索小苔每天可是将他拾掇得精精神神,新郎官似的。

“她没跟你闹?什么也没说?”沈母有些意外。

“她成天加班,回家也是对着电脑,话都不跟我说,闹什么闹?”

老俩口面面相觑。

沈晨叹口气,瞅紧自己的手,又惭又悔地说道:“这事要是一早和小苔商量,就不会起这风波,小苔不是不讲道理的人。

“现在,她觉得我们都拿她当外人,还有你们说的那些话太伤人了……”

沈晨顿了顿,语气变得哽咽,“还是怪我自己不争气,不然也不会闹成这样。本来好好一家人,可现在……”沈晨说不下去了。

老俩口均无言以对。如果最初没有一时冲动,像颁发奖品似的将银行卡拿给儿子,若如沈父后来所言,让他俩自己去挣钱买房,也就没有今天这烂摊子了。

但说出的话,如泼出去的水,没辙了。

更不堪的是,这四十万,激出了人心的恶意揣测,撕裂了原本的平静、和谐,让人不忍直视。

“就这样吧。”过了许久,沈父长叹一声,起身将卡拿给沈晨,“日子是你们自己的,你俩看着办吧,过好过歹都和我们没关系。”

“老沈,你不能这样由着他们!”沈母蓦地站起,想拦住丈夫。

“够了!”沈父皱眉,一脸厌烦,“难道你有更好的法子?”

沈母垂头,也泄了气。

沈晨攥着卡,颤巍巍的,仿佛它有千斤重。

上一次老爸把卡交给他时那个郑重其事又有些恋恋不舍的场景,沈晨还记忆犹新,这毕竟是他们一辈子的积蓄啊。而现在,老俩口被逼得让步了。

揣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低落情绪,沈晨怏怏回到家中。

索小苔正坐在沙发敷面膜、看手机,一副岁月静好的样子,沈晨看见她的刹那,心中无端地冒出一句话:“你终于得逞了。”

随即,沈晨也忽地了然自己回来这一路难以言喻的情绪了。

在这场大战中,他被夹在中间,原本是左右为难,感情的天枰忽而偏向父母,忽而偏向索小苔。

但现在父母主动妥协了,他们的妥协,不过是因为对他的爱。

而这种妥协又瞬间让沈晨的感情偏向了父母,让他内心生出怨恨,他猛然意识到,索小苔这半个月与他、与他父母无声的较量,到底是为了在房产证写下她的名字。

现在,她得逞了。

沈晨把卡推向索小苔,搓搓脸,语调缓慢、平静又淡漠,“小苔,我们在一起六年多了,这六年里,我一直感觉很幸福。我承认之前考虑不周全,做事欠妥当,让你伤心了。

“现在卡在这,如果你想好了,如果你还愿意,我们就去领证,买房结婚。”

索小苔撕掉面膜,拈起卡仔细看了看,她此时的一举一动,落在沈晨眼里便是胜利者的嚣张,慢慢地,他内心深处浮上一种叫做鄙夷的情绪。

他在心里冷笑一声,自己深爱了六年的索小苔,也不过如此吧。

像是回应他的冷笑,索小苔鼻里也冷冷哼了一声,“沈晨,我们认识六年,你竟这么不了解我,真是令人失望。我索小苔纵是家境不好的狼崽子,也不至于贪婪到拿别人的钱装点门面。”

说完,索小苔丢下卡,转身进房。

沈晨盯着银行卡,眼神发直。内心刚刚泛起的对索小苔的鄙夷迅速沉下去,又慢慢浮起一种新的鄙夷,这一次是对他自己的。


婚房不写我的名字,还要嫁吗?

“喂,您好,请问哪位?”

“小苔,我是董阿姨啊,还记得不?我旅行回来啦。”董阿姨声音快活,充满沙沙的阳光,都能让人想象她在夏威夷海滩擎着丝巾摆拍的情形。

“哦,哦,董阿姨您好您好。”索小苔没想到她会打来电话,一时没了头绪。

“小苔,你怎样?拿证了吗?”

“董阿姨——”索小苔舔舔嘴唇,尴尬又艰难地说道,“那套房子我们可能……可能不要了。”

“没事没事。”董阿姨爽朗地笑道,“今天周六,天气又好,你有时间来阿姨这坐坐?”

索小苔没有理由拒绝。上次在平安房产董阿姨对她的维护,让她一直心存感激。

小区有个很洋气的名字,布鲁克林海岸。索小苔进了大门,为眼前景色震惊,小区眼见之处,皆是茂盛的绿植。

绿柳、青槐、灌木、丛花,游廊,荷池,蜿蜒的卵石小径掩映其间,几十幢小高层藏身于这一大片盎然绿意之中。

董阿姨的复式洋房在一楼,入口两侧是两口花圃,种着各式鲜花,此时家佣阿姨正在园内剪玫瑰。

董阿姨站在门口迎接索小苔。即使在家,她的打扮亦时髦,妆容一丝不苟,仿佛随时准备赶赴宴席。

索小苔低头瞥了一眼自己随意的衣着,不禁有些自惭。自己才二十来岁,这心力劲却远不及五十多岁的老阿姨。

进入一楼客厅,又见满眼的欧式风情,那璀璨的水晶枝型吊灯,那雕刻繁复的家具,看得索小苔眼花缭乱。

“怎么样?这装修够俗吧。”茶案前,秦骁笑望着索小苔。

“秦骁你好,没想到会在这遇到你。”索小苔微笑,偷偷溜了一眼董阿姨,发现她并不介意“俗”的评论,便揣测两人关系亲近。

“我在这附近看房,顺便来董姨这讨杯茶喝。怎么样?那套房你们考虑得如何,董姨可是特意嘱咐要等你们的回话的。”

“出了点小状况。”索小苔声音低下去。

董阿姨端着新榨的鲜橙汁递给索小苔,秦骁也伸手讨要,董阿姨打落他的手,“没门,这是特意给小姑娘准备的。”

索小苔明白这话指的是她的身体,多亏董阿姨还记得。房产证事件后,与沈家人隔阂至今,没人多问她一句。两厢比较,真让人唏嘘。

“小苔,不介意的话聊聊吧,兴许我们能给你点建议。”董阿姨在索小苔对面坐下。

秦骁笑着附和,“对哦,咱董阿姨可是深藏功与名的江湖高手。”

索小苔浅浅笑着,将事情大致说了一下。

“这样啊,”董阿姨托腮沉吟了一下,便道,“也就是说之前沈家父母的真实意图是,房产证上既只能写他们儿子的名字,又还要你帮着供房啰。”

“不会吧?”索小苔略怔,她还真没想到月供这一层。

董阿姨摊摊手,望了一眼秦骁,“这不是明摆着吗?”

秦骁耸肩,无奈地笑笑。上次沈晨签定金协议,他已经料到了。为这类事情闹矛盾的家庭也不在少数。

男方首付,要求房产证只写自己的名字,但那不过也才是房款的三分之一。婚后呢,男方美其名曰独自供房,每月工资都交了按揭款,但所有家用开支却都落到女方头上。

这样男方的确是独自供着房,但女方也在不经意间被掏空了,最后若真的过不下去,撕破脸皮,人家一句,“难道按揭款你付过?证据呢?”就能噎死你。

“那……那该怎么办?”索小苔声音惶惶的,手不自禁地搭在腹部。

之前心中飘过无数次的分手念头,终究因六年感情和腹中孩子而压下去,难道真的没有别的法子了……

“你别着急。”董阿姨瞧出了索小苔的心思,拍拍她的手,“考虑问题别那么激进,还远不到那一步呢,听听咱们资深的房产经纪人有什么建议?”

秦骁笑笑,“其实这个问题很好解决,以‘按份共有’的形式便可依出资份额享有对房子的所有权。

“比如你们约定月供出资数目,并写成书面协议进行公证,以后万一有什么变故,这房子你也有发言权。”

索小苔沉吟着,有些举棋不定。

秦骁又笑道:“这种形式听上去的确有些不近人情,很多时候女孩子会觉得都结婚了都给他生孩子了,还把账算得那么清楚,太伤感情,自己面子也挂不住。

“但我倒觉得这是一种妥当的自保方法。既然他都在给自己留后路,防止有一天婚姻破裂,为什么你就不可以?”

此时,家佣阿姨捧着一篮子玫瑰进房,董阿姨朝她招手,从花篮里取了两朵,递给索小苔一朵,另一朵置在自己鼻前。

她深嗅一口,抬眸望着索小苔,“想听老阿姨在婚姻江湖闯荡的故事吗?”

董阿姨与丈夫老邓是青梅竹马,中专毕业后携手入行工程建筑,创业前十年最难,没有客户,拿不到工程款,合伙人卷款跑路,等等,所有创业的艰辛,夫妻俩一样不落地都经历过。

也是在那煎熬的十年中,董阿姨的身体亏空太甚,失去了做母亲的能力。其后公司状况逐渐改善,步入轨道,规模逐年扩大,老邓便让妻子退至二线,安心享福。

当董阿姨请的私家侦探找到老邓情人的住处时,她已经身怀六甲,并且照顾她的是老邓的母亲。

董阿姨的天塌了。

她酗了一年多的酒,进医院抢救过好几回,但某一天,她忽然想通了。

她拿了与丈夫联名账户的钱,开了自己一直属意的美容院,美容院连锁店开到第三家时,她拿出丈夫的出轨证据,漂漂亮亮地离了婚。

“秦骁、章小刚这群小子老嘲笑我炫富、装嫩。年轻时拼命创业,千方百计省钱,连公交车都舍不得坐,整日灰头土脸的。

“现在我统统不在乎了,俗也罢艳也罢装嫩也罢,我开心就行。”董阿姨笑道,那笑容历经沧桑后,变得雍容、从容了。

秦骁凑到董阿姨跟前,讨好道:“我们那不是跟您开玩笑嘛,咱董姨活得那叫一个通透大气。”

董阿姨打了一下他的头,“就你嘴甜。”

同为女人,索小苔更懂董阿姨浴火重生背后的她咬牙吞下的万般苦楚,她有点难为情地拭干湿润的眼角,“董阿姨,你真坚强!”

董阿姨笑笑,“所以呢,遇到问题就想办法解决问题,不要想着逃避,因为如果你逃避了,后退了,下次同样的问题或许还会找上你,说到底,过日子就是不停地解决问题。”

董阿姨凑近些,望定索小苔的眼睛,语气越发郑重,“但有一点必须记住。”

“是什么?”

“任何时候都不要委屈自己。”


婚房不写我的名字,还要嫁吗?

沈家客厅。

索小苔和沈家三口围坐在茶几前,茶几上光秃秃的,只有纸和笔。要放在以往,索小苔早乖巧地备好了沈父的绿茶、沈母的红茶,以及沈晨的咖啡。

沈父口渴,坐不住了,起身自己去泡茶。他在橱柜里翻了一阵却没见茶罐,便冲索小苔喊:“小苔,你把茶放哪了?”

索小苔仿佛没听见,她冲着沈晨道:“月供我每月出一半,你同意的话,咱就写好协议。”

沈母的如意算盘终是落空了,现在索小苔还不客气地指出这一点,又让她恼恨之至。她脖子一梗,索性豁出去了,“我们家的房子我们自己供,不差你那俩钱。”

索小苔不动声色,目光仍落在沈晨身上,“那也行,你供你家的房子,我不参与,但以后的家用我们还得一人出一半,你如果想好了,我们也写份协议。”

沈母不依不饶,“难道你在家就白住了,你租房还要付租金呢。”

索小苔笑出了声,笑这样的话竟是自己以往十分敬重的伯母嘴里吐出来的。她转向沈母,“那我的孩子将来可以不姓沈吗?”

沈母张口结舌。

沈晨一把推开桌上的纸笔,“算计到这一步,这婚结得还有什么意思。”

“不结也行,那就不谈了。”索小苔站起,拿了包要走。

“索小苔,你给我站住!”沈晨在她身后喊,一副不可思议的口吻,“你几时变得这么势利了?”

索小苔转身,定定地望着他,“你们神不知鬼不觉地盘划着让我帮着供只写着你名字的房,这不是势利,为什么我捅破这层窗户纸争取我的权益就是势利了?沈晨你扪心自问,这公平吗?”

沈晨一怔,他终于看清扎在索小苔心中的这根刺了,半晌,他讷讷道,“都是一家人,还分什么你供房我供房。”

“呵呵。”索小苔冷笑,“现在又是一家人了?我这样心机深沉的狼崽子不是连知情权都不配有吗?”

沈晨狼狈地垂下头。索小苔转身出门。

沈母双手叉腰,指着门,抓狂地大声嚷道:“你们看看她这副嚣张的德行,十足的泼妇样,这是什么家庭养出来的,一点家教也没有。”

“你还是看看你自己的样子吧。”沈父端着一杯白开水,气不打一处来。茶叶,他到底是没找到。

沈母再转向儿子寻求盟友,沈晨却只是不耐烦地瞥了她一眼,“你差不多得了,你是想把所有人都赶出去?”


婚房不写我的名字,还要嫁吗?

无眠之夜。

索小苔靠在窗前,回顾着这半个月以来发生的种种,又失望又伤心又疲惫。

下午在沈家的那一通较量,沈父沈母的气焰看似被压下去了,沈晨也被她说得无言以对,又仗着腹中孩子,索小苔估摸着这场战争她是赢定了。

但,她一点喜悦的感觉也没有,相反,想着沈父沈母的那张阴阳脸,想着以后再见他们,她便如吞了苍蝇般。

而沈晨呢,短短半个月竟变得如此陌生。在这次闹剧中,他做得最好的就是在事发之后和稀泥了。

不但没有坚定地站在她身边,看不见她真正的委屈,反倒怀疑她对自己所受委屈的抗议只不过是故作姿态的索取,目标就是为了在房产证写下自己的名字。

索小苔苦笑一声,低头抚摸自己的腹部,眼泪扑簌簌流下来,“孩子,我们可能真的没有缘分,对不起……”

这一厢,摇摇晃晃的公交车上,心中五味杂陈的沈晨望着窗外城市夜景,不由得回想起自己跟索小苔告白的大一那年的除夕。

餐厅人头攒动,熙熙攘攘,他还是从人堆里一眼认出了索小苔娇小伶俐的身影。

“索小苔。”沈晨挥手,大声招呼。

正在擦桌子的索小苔看见沈晨,脸上立即绽出笑颜,她在围裙上擦擦手,走向沈晨。

“今天是除夕,你怎么在这?”沈晨疑惑。

“除夕工钱多啊,是平时的三倍还多呢。”索小苔得意地比划出一个三。

沈晨皱眉,看来索小苔没明白他话的意思。“那你跟谁吃年夜饭?”他又问。

“他们。”索小苔抬抬下巴,望向大厅里的其他服务生,“忙完了和他们一块吃。”

沈晨忽地明白了,除夕对他这样的人而言,是全家团圆迎接新年,对索小苔而言,只意味着打工能多挣钱。

沈晨心里掠过一片沙沙声,索小苔却拿肩膀碰了他一下,“沈晨,我跟你说,一会儿你们一定要点狮子头,这家餐厅的狮子头真是绝了,好吃得很。”

沈晨被她脸上贪恋狮子头的神情逗笑了,他随口诌道,“你肯定偷吃过?”

“哪有偷吃?”索小苔抗议,继而头一低,红了脸,“客人剩的,我尝了下。”

沈晨心中轰然一炸,难过得千回百转、抓心挠肺。

当晚沈晨捧着一盒狮子头去后厨找索小苔。他把餐盒举到她眼前,“小苔,做我女朋友吧,以后我天天给你买狮子头吃。”

索小苔当时又哭又笑的小样子,沈晨至今想起,心尖儿还是颤颤的。那时的索小苔多单纯可爱啊,一口狮子头都能高兴老半天。

可现在呢,沈晨叹口气,感觉索小苔的面目有些模糊,他有时都快认不出了。

但日子还得过下去不是吗?

索小苔收拾好东西,拖着大包小包出门。

门刚打开,一盒狮子头便举到眼前,狮子头后是沈晨眼巴巴的神情,“老婆,我知道错了,看在我排队买狮子头的份上,请原谅我好吗?”

索小苔微怔,大一那年除夕的餐厅,服务生们的哄笑又浮现在眼前。别人都是举着玫瑰告白,这家伙却捧着狮子头,他的傻样子把大伙给逗乐了。

但也是在那一刻,索小苔认定他了,因为他懂她。

现在呢?时过境迁,此一时彼一时。

即便岁月平安,时间流转无声无息,变化仍在一刻不停的发生着。寻常日子中无影无形,却会在某个关键时刻,以爆炸性的方式呈现。

“沈晨,你说得对,我变了,我不再是六年前那个有狮子头吃就高兴得不得了的小女孩了。我决定离开了。”

沈晨傻眼了,“你这是闹哪一出,你说啥就啥,都依你还不行吗?”

索小苔望定沈晨的眼睛,“想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

“因为你不懂我,我也不再懂你了。”

索小苔拖着行李走到小区门口,早已经等着的董阿姨见了,赶忙下车,跑过来帮着搬行李。

坐进车里,董阿姨递给索小苔一副墨镜。

墨镜后面,索小苔轻轻吸着鼻子,抹着泪,“董姨,明天您能陪我去医院吗?我有点害怕。”

董阿姨拍拍她的手,“别担心,有我呢,我们是好朋友了不是吗?”

车窗外,苍城的夜景流光溢彩,绚烂夺目,索小苔的心情渐渐好起来。

她摘了墨镜,望着窗外,喃喃道,“总有一天,我在苍城会有自己的房子。房产证只有我一个人的名字。”

那便是:索小苔。

《房子的故事:房产证上的名字》荆0/著 完)

编辑:阿菁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每天读点故事

免责声明
    本网站在国家相关法律法规规定的范围内,只按现有状况提供文章发布第三方网络平台服务,本网站及其所有者非交易一方,也非交易任何一方之代理人或代表;同时,本网站及其所有者也未授权任何人代表或代理本网站及其所有者从事任何网络交易行为或做出任何承诺、保证或其他类似行为,除非有明确的书面授权。
    鉴于互联网的特殊性,本网站无法鉴别和判断相关交易各主体之民事权利和行为能力、资质、信用等状况,也无法鉴别和判断虚拟交易或正在交易或已交易之虚拟物品来源、权属、真伪、性能、规格、质量、数量等权利属性、自然属性及其他各种状况。因此,交易各方在交易前应加以仔细辨明,并慎重考虑和评估交易可能产生的各项风险。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点度点度金讯时代-BLOG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s://www.lmwmm.com/post/1398.html

分享给朋友:

“婚房不写我的名字,还要嫁吗?” 的相关文章

悲欣交集

悲欣交集

悲欣交集 ,发表于2023-11-11 23:00 , ,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走在小岛的小路上

走在小岛的小路上

  仲夏,万物复苏。我走在株洲石子湖公园的湖心岛上。 湖心岛是石子湖公园的精华所,岛不大,石子�路,绿树成荫。石子路七弯八拐,路面的石子排列成一个个的圆形,圆形里面不知是什么图案,也不知表达的是禅意还是道意?我一边感受着天然的湖光美色,一...

抖音上人人点赞的心灵鸡汤文案

抖音上人人点赞的心灵鸡汤文案

一、一个人最好的生活状态,是该看书时看书,该玩时尽情玩,看见优秀的人欣赏,看到落魄的人也不轻视,有自己的生活和兴趣,不用去想改变世界,努力去活出自己。二、人和人,别说配不配,合适就好。一块钱的打火机,也能点着万块钱一包的香烟,几万块钱一桌的...

​最好的自律:事不拖,话不多,人不躁

​最好的自律:事不拖,话不多,人不躁

静以修身,俭以养德。♬ 点上方绿标可收听洞见主播江美丽朗读音频《沉思录》中写道:“做事不可迟缓,言谈不可杂乱,灵魂不可焦躁不安,生活才能平稳无忧。”一个人最好的自律,是管好自己。专注于该做的事情上,则水到渠成。01事不拖延听过一句...

米修司,你在哪?

米修司,你在哪?

上世纪 80 年代,被美术界誉为“悲情主义”和“伤痕美术”的代表人物,何多苓先生,根据契诃夫的同名小说绘制了 44 张连环画,名为《带阁楼的房子》。这是一个关于初恋的故事。小说的主人公原型是俄罗斯画家列维坦,他不满...

贝多芬故居

贝多芬故居

此行欧洲原为比利时展事,顺道荷兰一游,九月初必须赶回北京上课,德国并不在旅行计划之内,但取票登机均须到法兰克福,当地两家旅行社同声致歉:月初机位全部满座,上旬机票必须每天电话询问。九月八日,我决定提前进入德国,停留科隆,就近等票。黄昏,火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