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词类 > 跟巴赫喝下午茶

跟巴赫喝下午茶

微信用户2年前 (2022-04-26)诗词类1492

跟巴赫喝下午茶

此时无风,阳光温暖,看着窗外的树和云,突然就想听巴赫了。打开音响,烧水沏茶,且就着巴赫喝一回吧。


先从盲人管风琴家,瓦尔哈演奏的《帕萨卡里亚》开始。那缓慢的主题,像船桨一下下插到水深处,推动音乐前进。当它止住在一个最低音的时候,又像往海里稳稳地抛下一个锚。


跟巴赫喝下午茶


据说瓦尔哈的母亲和妻子,在钢琴上分别为他奏出各声部,以便帮助他一点点记忆。这其中有多少别人永远不得而知的劳苦?这样想来,这热烈绚烂的琴声里,便添了些凄清的感觉


巴赫,喝杯我沏的茶吧。主题再次出现,这时双手已经不甘寂寞,以妩媚的附点追随。再后来,它们一起攀升,执着地变得眼花缭乱。你得拨开迷雾,才能跟上依然由脚演奏出的主题。


跟巴赫喝下午茶

听音乐是需要勇气的,你把自己的情感交出去,任它给喂养得茁壮而陌生,这中间会有多少孤独和挣扎。当这音乐牵动着血液在体内翻滚的时候,我得慢慢喝下茶杯里的风暴,在这股滔滔热力的支持下,才有勇气跟它面对面。


其实巴赫的音乐也不过是些音乐而已,一些真挚、柔和而纯净的音乐,它们不是神启,而是来自工匠之巧手的艺术品,非但不容易让人冲动和狂热,而且要求人先以忍耐之心,对待那些繁杂的复调。


跟巴赫喝下午茶

可它们为什么突然长得这么高,长成了天空和世界,成为我的心情和眼睛呢?窗外,行人缓慢,白云行行止止。树梢轻轻颤抖,像挥动着巴赫的康塔塔。我曾经好多次默默凝望,看巴赫的音乐怎样跟树和云对话。


据史怀哲的《巴赫传》所记,巴赫虽然有时在人前显得倨傲,实际极为谦逊,而且,似乎不曾想到为了自己的作品,多获得些声名或演出机会力争什么。可这个人掩盖了多少内心的浪漫和冲动呀。


跟巴赫喝下午茶


“歌柳繁华”、“温柔富贵”,他的音乐里都有,却也可以毫不犹豫地接过一杯苦茶,同情地听别人的寂寞低吟,跟人一道“以乐韬忧”。


阳光映着高高的玻璃杯里橙色的残茶,我放入另一张唱片,高尔维演奏的巴赫长笛奏鸣曲。那是 BWV1030 的第一乐章。十六分跟八分音符连成的一串音,牵着跟细长的主题颤动,猛地撩起一个世界。


跟巴赫喝下午茶

那是加州的阳光,这里的雪,清澈而美艳,冷暖则品者自知,旋律常常一下子跳到五度或八度之外,善解人意地站到我期待的地方去。这甘果般的声音,足能把苦茶冲甜。


他真的是一个“伟大的音乐家”么?我不喜欢“伟大”两字,固执地认为此语专供没有爱的时候使用。此刻,笛中有情深千尺,我觉得巴赫的温度如脚印中的草籽,茶杯里的阳光。


跟巴赫喝下午茶

我听音乐的胃口一向小小,通常半个小时就够了。可今天有茶鼓勇,居然又听了古尔德跟小提琴家罗斯的巴赫钢琴小提琴奏鸣曲。


我对古尔德的兴趣,主要倒不是他的声部的明晰——能做到这一点的钢琴家不少——我喜欢那“古尔德牌”分句,那奇妙的节奏感里流露出“无欲则刚”的自信,漫不经心地把句子收拾停匀。我甚至又听了巴赫的一部合唱曲。


跟巴赫喝下午茶


时光汩汩,音乐滔滔。无论巴赫有多么深湛宽广,此刻他就是我的一个湿润的下午,一杯橙色的茶。晚上,本来打算去看场电影,可是突然决定把它取消。


够了,下午有巴赫为伴,我该感谢上天,不必贪得无厌。也许,跟巴赫痛快地共度一个下午之后,我该远离他静默几天,任那音乐“暗随流水到天涯”。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美在高处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点度点度金讯时代-BLOG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s://www.lmwmm.com/post/371.html

分享给朋友:

“跟巴赫喝下午茶” 的相关文章

悲欣交集

悲欣交集

悲欣交集 , 发表于2023-11-11 23:00 , ,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长江三峡游记

长江三峡游记

    小时候学了李白的《早发白帝城》,“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两岸猿声啼不住 轻舟已过万重山”后,我对长江三峡就充满了神往,渴望有朝一日能去三峡一游。一睹文学名家笔下的神奇画面。   在国庆佳节后,金秋黄桔飘香,...

融化

融化

浅浅的三月, 雪花飘零, 忍不住冷意伤怀, 但也不能错过唯美的风景, 放眼望去: 轻轻柔柔的雪花, 像万千曼妙的舞蝶, 落在长发女子的香肩, 女子轻盈的脚步, 柔情似水把雪飘融, 多情顽皮的风, 掀起红色风衣的一角,...

我和这个世界只差一个你

我和这个世界只差一个你

  或许不再有叫浪漫的约束,或许所谓的邂逅只是一厢情愿的傻傻等待;时光的空白格塞满了记忆的支离破碎,广袤的星空下凋谢了你的花朵……也许我与你相遇的本质就是注定的分离。也许,我与这世界仅仅只差一个你……   雕栏玉砌应犹在,变的只有仿佛只是...

米修司,你在哪?

米修司,你在哪?

上世纪 80 年代,被美术界誉为“悲情主义”和“伤痕美术”的代表人物,何多苓先生,根据契诃夫的同名小说绘制了 44 张连环画,名为《带阁楼的房子》。这是一个关于初恋的故事。小说的主人公原型是俄罗斯画家列维坦,他不满...

抗疫之春清明有寄

抗疫之春清明有寄

抗疫之春清明有寄七律•清明思先烈微风催雨洒江天,情系陵园祭俊贤。驱蒋杀敌枪眼堵,援朝抗美匪窝端。和平建设凝神治,灾害清除舍命攀。捧束心花英烈献,中华逐梦后昆担。七律•清明思亲潸然泪下忆双亲,意念悲催欲断魂。善举萦怀弥脑际,良言入耳润儿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