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词类 > 忽然有了光

忽然有了光

微信用户1年前 (2023-02-15)诗词类791
忽然有了光
张震岳一次在演唱会上沉重的说,很不想唱这首歌——《思念是一种病》,因为周遭最近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但我还是要唱——献给……献给我们爱过的人。嗯,献给爱过的人,本身具有不可抗拒的理由吧?
舒曼的《a小调钢琴协奏曲 》也是如此,它是写给克拉拉的一封情书。旋律由开始的暗沉突然过渡到欢乐,跳跃性的节奏让人明显感受到作曲家的心情。
忽然有了光
几处浅吟低唱,舒缓,苦闷,如一只孤雁在山丘徘徊,是未知的等待,是压抑的写照,也是“往事只堪哀,对景难排”的荒凉。
拉拉是老师的女儿,舒曼暗恋她很久了。他醉心于写钢琴曲,因为大部分是他对她的心情,虽然无法亲自演奏,但黑白琴键上流动的情绪全是他的全心全意。而每完成一篇,似乎获得了某种慰藉,就像暗云天日的井底忽然有了光。
忽然有了光
渐渐的,两个人坠入爱河,情愫也在变化地节奏中发酵。可当老师知道后,明确反对他们在一起。大概觉得,女婿不符合自己的想象。为此,舒曼有过一阵挣扎时期。思念是一种病。
但舒曼并没有上演孔雀东南风似的悲壮,也没有“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的伤怀。舒曼选择了法律的途径,庭上的判决,终于成就了一对有情人。
忽然有了光
不同于东方的父母之命,西方更加讲求个性解放。由此不难理解,舒曼与肖邦、李斯特为何成为浪漫主义的旗手了。他们反对一切条条框框,反对普遍公式,抹杀个人差异,追求感官感觉,一切都是真实的,自然的流露。
反应在音乐中,是摇曳多姿,变化莫测的旋律。几个高低起伏不定的声部,编织成一个完整的声音世界。
忽然有了光
在《a小调钢琴协奏曲》进行到一半的时候,那种久经折磨后的幸福,欢乐完全漫延在音乐里了。你明显感受到一种失而复得的感激与兴奋之情,舒曼有刻意延长这份感受。生得一知己足矣,斯世当以同怀视之。
舒曼后面的曲风从爱过渡到对自然、对生命的歌颂,情感由此升华。此时打开窗,一阵凉风吹来,混合着踊跃的节奏,人的心情也随之舒畅多了。虽然世界上并没有感同身受这回事。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美在高处

免责声明
    本网站在国家相关法律法规规定的范围内,只按现有状况提供文章发布第三方网络平台服务,本网站及其所有者非交易一方,也非交易任何一方之代理人或代表;同时,本网站及其所有者也未授权任何人代表或代理本网站及其所有者从事任何网络交易行为或做出任何承诺、保证或其他类似行为,除非有明确的书面授权。
    鉴于互联网的特殊性,本网站无法鉴别和判断相关交易各主体之民事权利和行为能力、资质、信用等状况,也无法鉴别和判断虚拟交易或正在交易或已交易之虚拟物品来源、权属、真伪、性能、规格、质量、数量等权利属性、自然属性及其他各种状况。因此,交易各方在交易前应加以仔细辨明,并慎重考虑和评估交易可能产生的各项风险。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点度点度金讯时代-BLOG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s://www.lmwmm.com/post/534.html

分享给朋友:
返回列表

上一篇:续写莫扎特

下一篇:抓住瞬间。

“忽然有了光” 的相关文章

悲欣交集

悲欣交集

悲欣交集 ,发表于2023-11-11 23:00 , ,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经典短篇:《理想》

经典短篇:《理想》

家人围着6岁的小男孩问他的理想, 小男孩说,他想当医生。 外婆说医生好,社会地位高。 奶奶说待遇也不错。 爷爷说除了工资还有其他的收入呢! 外公说更重要的是以后找对象方便。 小男孩...

守心自暖,淡看尘缘

守心自暖,淡看尘缘

繁华三千,看淡即是云烟;萍聚萍散,想开就是晴天。人生本就是一场场遗忘,也是一场场相遇。如果,你是我的过客,我会把你停留在最美的时光里,待到光阴褪去你的红妆,我依然会想起你最美的模样。如果,你是我的归人,我会陪你温柔如诗的岁月,惊艳似水的流年...

醉街

醉街

  风请你慢慢的吹, 忙碌的一天, 真的不想让你太累。 酒一杯续一杯, 不知为谁而喝醉。 坐在路旁摇晃摇晃。…… 矮丛中盛开的花朵靠在你半裸的背, 没有了白天的温柔也希望有人来陪。 仰望夜空, 那颗最亮的星失去了光辉,...

美丽茂名 魅力乡村――彭村

美丽茂名 魅力乡村――彭村

  8月3日,岭南师范学院扬“彩”令夏队的茂名调研组来到了高州市南塘镇彭村进行三下乡实践。通过这次调研,我了解到南塘镇彭村的建置沿革,体会到彭村的风土人情。 高州彭村,位于鉴江河畔,依山傍水,交通便利。彭村人杰地灵、百姓和谐、气候宜人、山...

老哥

老哥

  街头的小雨, 是一种无解的愁, 踉跄着向前走着…… 右手使劲柱着拐杖, 左脚蹒跚脱划地面, 人行道上有些压抑, 老哥晨练是想康复, 我晨练是想健康, 一字之差天壤之别。 我从老哥身边跑过, 心莫名奇妙的一震, 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