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词类 > 娱乐类 > 九派专访《漫长的季节》殷红饰演者王艺荻

九派专访《漫长的季节》殷红饰演者王艺荻

微信用户1年前 (2023-05-13)娱乐类645

在饭馆门口,殷红颤抖地拿着打火机,点着烟,烟雾背后,是一张美丽而悲哀的脸。

这是王艺荻(dí)在《漫长的季节》剧组拍的第一场戏。那时,她23岁,从中国传媒大学毕业一年,她主演的短片《恐鸟症》入围第14届FIRST电影节,获得第十五届华语青年电影周年度新锐剧情短片。

九派专访《漫长的季节》殷红饰演者王艺荻

王艺荻饰演殷红 图源:《漫长的季节》剧照

殷红的性格与王艺荻本人相去甚远,为准备角色,进组前的一个月,她琢磨殷红爱听的歌,把自己沉浸在90年代的歌舞厅里。她剪去自己留多年的长发,留着与李庚希一样的长度,“因为殷红喜欢模仿沈墨,希望和她相似。”

有剧迷感慨,殷红与沈墨,像一面镜子映出红与黑的对照。

王艺荻用一个镜头描述这种感觉:殷红初次遇见沈墨,一个大学生,坐在维多利亚歌舞厅里弹钢琴,洁白纯净。她像一面镜子反衬出殷红的狼狈,脏乱的眼妆,头发覆上一层烟酒的油垢味——那种味道腌入手指缝里,没法洗去。

《漫长的季节》里,许多人都生活在一个旧梦里。

在王艺荻看来,殷红的梦正如酒店中那根轻飘飘的白色羽毛,“和她的人生一样,本以为抓住这根羽毛,就抓住‘机会’,但是羽毛轻轻一吹就飞走,就像是一场梦一样。”

5月1日,她写了一封给殷红的告别信,她要告别这株沼泽里的花,想象着殷红在平行世界里拥有自己的生活,“谢谢,殷红,再见了,殷红。”

九派专访《漫长的季节》殷红饰演者王艺荻

以下是与王艺荻的对话

【1】进组前剪去长发,为角色建立歌单

九派新闻:什么时候收到剧组邀请的?

王艺荻:2021年9月,我收到“殷红”的试戏邀请。10月,我在秦皇岛拍摄时,收到经纪人发来确认出演的信息。

九派新闻:拍多久?

王艺荻:12月初我进组,拍到2022年3月。进组后,我就一直跟着组走,有戏的时候就去现场拍,没戏的时候就在酒店研究角色。

九派新闻:拍摄的第一场戏是什么?

王艺荻:我的第一场戏是“给沈墨下药”那场重头戏,进组第二天拍摄的。那时跟导演、摄影、演员都是刚刚接触。

九派新闻:提前做什么准备吗?

王艺荻:听歌,这是我的一个习惯,我在准备人物时,会提前为角色建立一个相应的歌单,每天去听歌,找感觉。《漫长的季节》是以90年代为背景的剧,加上我对殷红角色的理解,我准备了一些歌帮助自己快速进入状态,比如《容易受伤的女人》《萍聚》。同时我会提前去要拍的场地周边走一走,熟悉周边的环境,看看是不是能从中丰富一下人物形象。

九派新闻:在告别信中,你谈到进组前剪掉长发。

王艺荻:是的,把长发剪了。我认为当你接到这个角色时,你全身上下都应该属于那个角色,去做一些这个角色应该做的事情。因为庚希是短发,在开演前我就剪掉长发,剪成和她差不多长度的头发,因为对于殷红来说,她喜欢模仿沈墨,希望和她相似。

九派专访《漫长的季节》殷红饰演者王艺荻

殷红和沈墨在饭馆的那场戏 图源:《漫长的季节》剧照

进组前,我也会想该用哪些肢体动作去表现殷红的内在性格,因为我本人的性格和她有一些差距,我希望用身体语言来进行更明确的表达。我会想,她在维多利亚工作时,该怎么拿酒瓶,走路的声音大还是小,迈的步子大不大,平时喜欢跷二郎腿还是平放。

这些情况我会都试一下,把这些练习的画面都录下来,对比看哪种会更贴合殷红,以及思考她遇到不同的人物的关系的时候,会有一些什么样细微的改变。

九派新闻:能举一个例子吗?

王艺荻:比如,殷红遇到沈墨的时候,她看到一个大学生,坐在那弹钢琴,洁白纯净。她再看向自己,脏乱的眼妆,有点油的头发,再闻闻自己身上的味道,那种烟酒的气味已经腌入指缝里,衣服上的味道也无法洗去。我觉得,这时殷红的肢体动作反而要与之前有反差,她会表现出假装放松、游刃有余。

【2】傅卫军送的发夹,是唯一属于殷红的东西

九派新闻:你怎么看待殷红这一角色?

王艺荻:我第一次遇见殷红,是试戏的时候。当时试两场戏,我感觉到殷红是矛盾而复杂的,她有良知,但是又很无力。

所以,在试KTV喝酒戏时,我设定的是,这个人物刚进KTV,啥也不懂,啥也不会,我就坐在边上学别人怎么做。当时她被点名喝酒,面对着“要你喝你就喝,不喝就给我滚蛋”的状况。她看着眼前的那些酒,就“哐一下”全给喝完了。

九派新闻:剧中的殷红常常以鲜艳成熟的装扮出现,在服装上有什么特别的巧思吗?

王艺荻:在我看来,殷红是一个自卑的女孩,她试图通过外部的打扮来给自己穿上一层盔甲,但是这个盔甲的形状不是特别好,也不够坚硬,甚至有些塑料质感。

在演绎这一角色时,我们会用一些色彩明亮的廉价服装或首饰,包括一些假项链,去填补殷红的自尊心,来体现她身上自卑又好强的特质。

九派新闻:有人评价殷红有一种“向下生长的善良”,她为巧云挡酒的那一段,与殷红的角色特质有什么样的连接吗?

王艺荻:这其实与殷红对母亲的情感有关。在我心中,殷红并不是一个完全爱钱的虚荣女孩,她是自卑又可怜的。在处理殷红和母亲的感情时,我是这样设定的,她跟母亲关系紧密,母亲通过卖煎粉供她念书,她很爱自己的母亲。在我看来,殷红因为知道母亲的辛苦,即使母亲在校门口卖煎粉,她也不怕被同学看到,反而放学后会很乐意去帮忙。她从没把这当成一件丢人的事。

所以,母亲去世对殷红来说是很大的打击。殷红的学习成绩还不错,她曾幻想通过好好读书,能找一份好工作,以后成为母亲的盔甲。但是母亲却被贫穷逼死,这也是殷红身上矛盾性的由来,她太害怕没钱了。

为巧云挡酒那段,我想,殷红其实有把巧云当作母亲的投射,所以会挺身而出为她挡酒。

九派新闻:你觉得殷红是一个悲剧性人物吗?很多人提到,殷红和沈墨像是一组红与黑的对照。

王艺荻:殷红和沈墨同龄,都是青春最美好的时候,也都在维多利亚上班。但在殷红看来,她只能通过陪酒挣钱,而沈墨却可以干净地坐在那,弹钢琴挣钱,而且最重要的是,她能轻轻松松地获得卢总的喜欢。这使她陷入深渊。

加上过去的经历,她心里形成“不能被没钱逼死”的人生观,因此她着急抓住卢总的手,选择一个自认为自救的方式。但也使她在沼泽里面拼命地挣扎,最后无法自拔。

九派新闻:你觉得,殷红的悲剧性最初体现在哪一场戏?

王艺荻:我觉得是游泳池边,当卢总对她说,“你很好,她也很好,但你不是她”。

对于殷红来说,她设想很多憧憬,本以为卢总的出现,她终于有一个可以依靠的人。但是卢总的那句话就如当头一棒,把她拉回现实,并且加深了“你不如她”的那种情感,也把殷红推向悲剧的深渊。

九派新闻:殷红在剧中遇到两个男人,面对卢文仲,殷红拒绝了傅卫军的爱慕,但其实我们留意到,剧中的殷红一直带着傅卫军送的发夹,这是不是一种暗喻呢?

王艺荻:我觉得,殷红是喜欢傅卫军的。在录像厅醒来的那个早上,殷红回头看到傅卫军的那种紧张、不好意思,都是真实的。以及在第十集彩蛋时,傅卫军和殷红之间的那碗馄饨,那份美好,又到录像厅再次遇到他的这种缘分,对于殷红来说,是很美好的。

当收到傅卫军送的发夹时,殷红是十分开心的。对她来说,那个发夹是唯一只属于她的东西,不像卢总送的香水,是大家都有的。那是一种被喜欢的、被看到的证据。但是想想现实,殷红还是拒绝他。

所以演这段时,我也是刻意地在傅卫军面前表现轻松,假装不在意,但又很珍爱这只发夹。在回维多利亚的路上,我一直把发夹紧紧攥在手里,生怕弄丢。但是回到化妆间的时候,就感觉回到现实,我犹豫一下,还是扔进了抽屉里面。

九派专访《漫长的季节》殷红饰演者王艺荻

殷红和傅卫军 图源:《漫长的季节》剧照

九派新闻:剧中的一些小细节很令人琢磨,例如,殷红躺在酒店的床上,手拿白色羽毛,那根羽毛是不是在暗示她的人生?

王艺荻:有一些映射。殷红的人生一直都轻得像一根羽毛,一直在飘。她本以为抓住这根小羽毛,抓住了这个“机会”,可以落脚,但是这个“机会”也是一根羽毛,轻轻一吹就飞走了,就像是一场梦一样。

九派新闻:你认为,如果殷红了解沈墨身上的故事和受过的伤,还会这么做吗?

王艺荻:她是有良知的,如果她知道沈墨的故事,应该不会再去伤害她,殷红骨子里还是存在着善良的,但凡事没有如果。其实从个人感情出发,我也很心疼殷红,短暂而悲悯的一生。

九派新闻:你在告别信中,讲到另一个平行世界的殷红,你会希望她过着怎样的生活?

王艺荻:人每一天都会面临很多选择,际遇不同、角度不同、遭遇不同,选择也不尽相同。今天你可以选择坐在沙发的这一边,看到这样的世界,你也可以换一天坐到沙发那面,看到那样的世界,看每个人怎么样去感受人物的命运。但是剧中的人物,她的归宿注定就是那样。

【3】难忘在维多利亚舞厅的“特训”日子

九派新闻:你在生活中是什么样的?

王艺荻:私下里,我喜欢看书,喜欢自然,喜欢徒步,也爱骑共享单车。我认为演员更需要和世界接触,要去体验和感受生活,保持对世界的好奇和新鲜感。

九派新闻:有喜欢的演员吗?

王艺荻:我喜欢《廊桥遗梦》里的梅丽尔·斯特里普,我太喜欢她的表演,很细腻,我常常拿出来反复看。

九派新闻:能不能分享一些剧组里比较难忘的故事?

王艺荻:比较难忘的是在维多利亚“特训”的日子,因为殷红是喜欢穿高跟鞋的,这跟我本人十分不符,所以剧组请来一些老师帮助我们。我们“陪酒女”站在一排,就像真的在维多利亚里上班一样,代入感特别强。

九派新闻:剧组氛围怎么样?演员们私下怎么交流?

王艺荻:整个剧组的感觉是比较利落和严肃的。我们来就是走戏,走完戏就是演,演完就回去,很“沉浸式”的,不会有一些多余的环节,我挺喜欢这样的。而且在现场的时候,手机基本上就都不看,我们互相都是喊的角色名字。

九派新闻:对辛爽导演的印象是怎样的?

王艺荻:辛爽导演特别好,很尊重演员,审美也特好。我记得,因为我不抽烟不喝酒,这些都是后学的。在现场,我就不停地在练怎么打着那种老式打火机,但一直找不到窍门,最后手还擦出个大血泡。我很担心没法表演得很自然。但是辛爽导演真的很好,他说没关系,你就是殷红啊,没有人规定她非要怎么样,这也给观众解读的空间。当时我整个人都松了一口气,特别感谢他。

剧组也很暖心,很细致,我记得拍摄那会,天有点冷,剧组在戏里准备的“酒”,都是无糖的温茶。

九派新闻:你是什么时候看到成片的?

王艺荻:电视剧播出的时候。我和大家一样,都在手机前等剧更新,一起追剧。拍戏的时候,我们基本是没有看回放的,只在配音时看到过一些片段。看剧的时候,我自己哭得稀里哗啦。

九派新闻:有看到网友的评论“纯爱战神和他的散装初恋”吗?

王艺荻:这段我们同事给我分享过。我就说天呐,太逗了,网友们真的很有才。我虽然第四章才出现,但是我的“大棒骨”第一集就出现了。

九派新闻:大多数观众可能也是通过殷红一角第一次认识你,这次走红会对你现在产生一些改变吗?

王艺荻:“红”这个字太夸张。我觉得一切才刚刚开始,我会脚踏实地地去演好每一个角色,更加珍惜每一次机会,在我看来,遇到的所有角色,它都是一种缘分,我很珍惜这种缘分,也希望诠释好每一个遇到的角色。

九派新闻:和喜欢殷红的观众们说一句话吧。

王艺荻:我第一反应还是那句,“往前看,别回头”。有时候你以为很重要的事情,过不去的事情,其实随着时间的变化会冲淡的,别跟自己拧巴,等一等呢,期待一下吧。

(来源:九派新闻)

【编辑:王戎飞】

更多精彩资讯请在应用市场下载“大武汉”客户端,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欢迎提供新闻线索,一经采纳即付报酬。24小时报料热线:027-59222222。此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来源错误或者侵犯您的合法权益,您可通过邮箱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将及时进行处理。邮箱地址:kin0207@126.com

举报/反馈

免责声明
    本网站在国家相关法律法规规定的范围内,只按现有状况提供文章发布第三方网络平台服务,本网站及其所有者非交易一方,也非交易任何一方之代理人或代表;同时,本网站及其所有者也未授权任何人代表或代理本网站及其所有者从事任何网络交易行为或做出任何承诺、保证或其他类似行为,除非有明确的书面授权。
    鉴于互联网的特殊性,本网站无法鉴别和判断相关交易各主体之民事权利和行为能力、资质、信用等状况,也无法鉴别和判断虚拟交易或正在交易或已交易之虚拟物品来源、权属、真伪、性能、规格、质量、数量等权利属性、自然属性及其他各种状况。因此,交易各方在交易前应加以仔细辨明,并慎重考虑和评估交易可能产生的各项风险。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点度点度金讯时代-BLOG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s://www.lmwmm.com/post/839.html

分享给朋友:

“九派专访《漫长的季节》殷红饰演者王艺荻” 的相关文章

豆瓣9.5,深夜看完这片的人都疯了

豆瓣9.5,深夜看完这片的人都疯了

🍴这是 片吃片喝&...

电影《盲山》免费了,但却让人不忍心再看一遍。

电影《盲山》免费了,但却让人不忍心再看一遍。

 2022年,《盲山》导演李杨在微信朋友圈宣布,电影《盲山》免费了。他做为全资投拍的导演,现在不收取这部电影版权费了。  电影《盲山》有两个结局,分为国内和国外两个版本,在国内版本的结局中,白雪梅生下了一个孩子,后来警察过来营救她,但是孩子...

5部无脑爆笑喜剧,笑得我忘掉所有烦恼!

5部无脑爆笑喜剧,笑得我忘掉所有烦恼!

在这个春暖花开的日子里,给大家准备5部爆笑喜剧片,让大家从头笑到尾,笑走所有烦恼。 01《憨豆先生的大灾难》导演: 梅尔·史密斯豆瓣: 8.2主演: 罗温·艾金森 / 彼特·麦尼科...

《白银时代》

《白银时代》

作者简介王小波,1952年5月13日出生于北京。1968~1970年 云南农场知青。1971~1972年 山东牟平插队;后担任民办教师。1972~1973年 北京牛街教学仪器厂工人。1974~1978年 北京西城区半导体厂工人。1978~1...

你听风里飘着歌

你听风里飘着歌

中国人是随时都可以按下悲伤按钮的。刘禹锡说“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好像春天是个快乐的季节。著名的“送君南浦,伤如之何”出自江淹的《别赋》,但谁能想到紧接着的前一句会是“春草碧色,春水绿波”?清 石涛 为刘小山作山水册之春水绿江淹...

梦幻主创团队阵容!聚焦精英性侵案《剖析丑闻》发布正式预告!

梦幻主创团队阵容!聚焦精英性侵案《剖析丑闻》发布正式预告!

商务合作QQ:1683804491由大卫·E·凯利(《大小谎言》《律师本色》),梅丽莎·詹姆斯·吉布森(《纸牌屋》《美国谍梦》)担任运作人、编剧、执行制作人,S·J·克拉克森(《火星生活》《嗜血法医》)执导的Netflix新剧《剖析丑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