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词类 > 麻雀

麻雀

微信用户2年前 (2022-03-14)诗词类1291

  岁月珍藏着点点滴滴,倘若触碰了脑海中的开关儿,就会想起心底封存的过往。

清晨,我开车走在行人很少的街路上,有一个瘸脚的环卫工人忙碌着:独特的走路姿势,让我一下想起了小学同学:“洪伟”。我将车慢慢的停在路边,走到他面前:有些苍老,毕竟五十多年没见了,当我看到他左眉间的那颗痣及走路的特点,断定就是小学同学:洪伟。

“洪伟”我是你的小学同柴富友!?

他瞅了我一眼说:“不认识我”然后他又上下看了看我,又瞅了瞅我停在路旁的奔驰车,摇了摇头,继续向前清扫着马路。

我呆呆的站在原地,上小学的情景浮在眼前:

四十五年前,我和洪伟都在头道小学上学,为了当选学校唯一的三道杠儿(少先队员大队长),我爸偷偷给班主任买两盒人参烟,我如愿以偿。其实我真想让给洪伟,因为洪伟出生就先天性左脚瘸儿,能坚持来上学真的不容易,但老师坚决不同意,洪伟一直心里不服,从此洪伟不再和我说话了。

上了小学四年后,我才知道是爸爸当年在背后作的手脚。心里总觉得欠洪伟很多,后来我家搬到城里,洪伟因家庭原因辍学了。

我大学毕业后,继承了父亲在城里的公司,经日常来往的同学说:洪伟当年辍学是因为母亲得了精神病,自从他父亲死后就再没有和同学有任何联系……洪伟也没有娶上媳妇儿,同学们都想帮助一下洪伟,但谁也不知他的去哪了。……

今早能在同一城市,大街旁见到洪伟,这也许就是老天的安排,我望着他远去的背影,想想现在的自己,心里说不出的滋味,当年洪伟学习那么优秀,如果他当上了三道杠儿,是不是会改变他的命运呢?这些年我心里总是自责不安,总想找机会当洪伟的面说声:对不起!

今天他不认我这个老同学可能有他的道理,我会每天来到这条街路来看他,默默的陪在他身后,直到他喊我一声“老同学”!

路旁的树枝上落着一只麻雀,后来又飞来一只,互相呢喃着说着话,歪着脑袋瞅了瞅对方,一起拍着翅膀飞向了城市的繁华。

转载请标注:点度博客――麻雀

免责声明
    本网站在国家相关法律法规规定的范围内,只按现有状况提供文章发布第三方网络平台服务,本网站及其所有者非交易一方,也非交易任何一方之代理人或代表;同时,本网站及其所有者也未授权任何人代表或代理本网站及其所有者从事任何网络交易行为或做出任何承诺、保证或其他类似行为,除非有明确的书面授权。
    鉴于互联网的特殊性,本网站无法鉴别和判断相关交易各主体之民事权利和行为能力、资质、信用等状况,也无法鉴别和判断虚拟交易或正在交易或已交易之虚拟物品来源、权属、真伪、性能、规格、质量、数量等权利属性、自然属性及其他各种状况。因此,交易各方在交易前应加以仔细辨明,并慎重考虑和评估交易可能产生的各项风险。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点度点度金讯时代-BLOG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s://www.lmwmm.com/post/199.html

分享给朋友:

“麻雀” 的相关文章

悲欣交集

悲欣交集

悲欣交集 ,发表于2023-11-11 23:00 , ,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水中月

水中月

  爱是一条河, 拥挤的渡口总有人错过。 招招手…… 想踏的帆舟已远走。 上天造物弄人, 相爱的人差缘分, 越爱越真越伤心。 江边…… 看那月亮浮在水面, 折一段柳枝搅动江水, 把自己的身影模糊, 丢失的青春有谁来赔?...

探索调顺当地风俗

探索调顺当地风俗

  7月27日,在收到学校组织开展三下乡活动开始的第二天。岭南师范学院物理科学与技术学院扬“彩”令夏队组织了一支四人小队前往湛江市赤坎区的调顺村。当两者相遇,会“碰”出什么样的火花? 当队员们抵达调顺村后,便开始围绕着整个村子进行了调查和...

每一个清晨,都值得为之醒来

每一个清晨,都值得为之醒来

  俗话说:一年之计在于春,一天之计在于晨。   春天的早晨,是最美的时光。   我们在春风中醒来,沐浴着清晨的阳光。一切是那么温暖,一切都充满了希望。   每一个清晨都值得珍惜,每一个日出,都值得记忆,每一个清晨都值得醒来。   ...

教育孩子,带他吃顿饭就够了

教育孩子,带他吃顿饭就够了

  上个周末,我和门卫大爷在说话,出门刚好遇到邻居,他们夫妻俩这段时间一直很忙,正准备出去好好吃一顿,犒劳一下自己。   大爷调侃他们说:不带孩子去呀?去过二人世界嘛。   邻居有些无奈地说,诶,在他奶奶家呢,带孩子出去吃饭,上蹿下跳的...

雨夜

雨夜

  雨夜 广睿 夜半,雨打窗棂,声声入耳,滴滴撩心。雨的世界,仅听见雨,如烟似雾。 沾一滴落水,延指尖滑下,散发着思忆,洒落于地面,那水花便如舞女,轻柔曼妙、楚楚动人。 哼一曲悠扬轻软的音调,看喜欢的书,做喜欢的事,想喜欢的人,只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