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词类 > 我不这么想

我不这么想

微信用户1年前 (2023-02-15)诗词类714

我不这么想

我看到有人一提起北斋和广重,就搬出永井荷风的话来,说“北斋的画风强烈硬朗,广重则柔和安静”。读潘力教授的文章,他也这么认为,北斋刚,而广重柔。


我不这么想。北斋和广重就像李白和杜甫,一个豪放,一个沉郁。谁比较硬?我看还是广重比较硬。


我不这么想


广重的画里有气场。看广重,常感到胸中积郁了一团气,我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看《名所江户百景》,以为是高视点的眩晕感和前景障碍制造的压迫感,可是看到《东海道五十三次》,那些构图很平稳的,也有这种感觉。


又把《东海道五十三次》反复看上几遍,发现那些触动我的,往往有一个共同点,它们都在有意地聚气。


我不这么想


比如《平塚绳手道》这一幅。这个送信的人,跑得很快,对面的两个轿夫,走得不紧不慢的,他们在这条小道上遭遇了,好像两种不同的力量,马上要碰撞了。


可是两方并不是对抗的关系,只是过路之人,干什么要碰撞呢?因为广重在他们两边画了两棵树,把左右都封死了,他们只能前进,只能对抗。这么清幽旷远的一片天地,好像无一处可着力,所有力量都凝聚在信差和轿夫之间,被这两棵树死死抱住,出不来,激荡着,而画面就定格在这一瞬间。


我不这么想


沼津黄昏图》也是,画面的中心是背天狗面具的男人,广重在他周围紧紧地画了四棵树。


当你看到这幅画时,先是被这个人吸引,然后气息被封闭在四棵树构成的更小的空间里,在平远中猛然感到深邃。


我不这么想


由井萨多岭》这幅图里面有两组关系,山上的人在和远处的帆船招手,近处的怪松在和富士山对望,招手是刹那间的事,而对望是永恒的。


我们看在这四个主角之间,有一片空白的区域,这是海,也是气场。我们的目光在这个空间里环绕一周,走到哪里都有回应,都受到了鼓舞,得到了勇气。


我不这么想


下面这幅《关本阵早立》也是同样的道理。为什么要立这根杆子?加强纵深感是其一。其二,我们看,加了这根杆子,构图就变成了十字型。


我不这么想


左边的人群对着右边的树丛,后边的人群对着前面的杆子,四面都照顾到了,像布了一个阵,目光只能在中间游走,找不到出路,因此感到茫然不安。


类似的,还有这幅《赤阪旅舍招妇图》中芭蕉树的用法。


我不这么想


还有些布局藏得深些,比如下面这幅《庄野白雨》。画中的竹海很有气势,竹梢有如浪涛,感情深沉内敛,我一直想不通那种内在的力量来自何处。


后来画的名字提醒了我,是白雨。前景的白雨和后景的竹涛,组成了一个完整的空间,两种自然之力最终达到了平衡。


我不这么想


在其他一些图里,一旦广重把这股气放出去,就会产生一种强烈的指向,一种强大的力量。钟老说,聚完气可以发波,这非常形象。


比如下面《宫·热田神事》,这幅画里前景的鸟居和远处两堆篝火,有一种“策足先据要路津”的感觉。上来先守住了前后门户,让人马只能从旁涌出,特别显出一种人欢马乍的精神。


我不这么想


据我观察,摺印的时候,鸟居和篝火的颜色往往是一致的。像我买的一种复刻版,就是印的红色,这说明它们确实有内在的关联。


我不这么想


最后放上这张《吉原左富士》,也是整个《东海道五十三次》里我最喜欢的一幅。


这幅画太神秘了,有一种无限时空的感觉,像一条空间跳跃中的隧道,像有吸力一样,让人一路向前,向着那虚空的、重叠的、未知的世界而去。


我不这么想


- 完 -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美在高处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点度点度金讯时代-BLOG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s://www.lmwmm.com/post/538.html

分享给朋友:

“我不这么想” 的相关文章

悲欣交集

悲欣交集

悲欣交集 , 发表于2023-11-11 23:00 , ,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湘西古城凤凰游记

湘西古城凤凰游记

  经过近10小时的长途跋涉,终于来到了中国著名的古城——凤凰。 晚上的凤凰城很漂亮,灯光水影,交相辉映。只见一栋栋楼房依山而建,鳞次栉比。每栋房子都装饰着闪亮美丽的电灯,闪闪烁烁,充满了神秘,吸引着游客的目光,召唤着游客。好像在呼叫...

佛在心中

佛在心中

  感谢佛让我所悟, 春暖花开的季节, 哪一朵盛开的花属于我? 红尘过客, 多数人记住了花开的颜色, 却忽略了陪伴的绿叶很多, 只为花的凋落惋惜, 没人聆听花叶执着到晚秋的叹息。 一花一叶一菩提, 阿弥陀佛 感恩佛渡我心...

融化

融化

浅浅的三月, 雪花飘零, 忍不住冷意伤怀, 但也不能错过唯美的风景, 放眼望去: 轻轻柔柔的雪花, 像万千曼妙的舞蝶, 落在长发女子的香肩, 女子轻盈的脚步, 柔情似水把雪飘融, 多情顽皮的风, 掀起红色风衣的一角,...

堆堆儿

堆堆儿

  心一颤,看见了熟悉的背影。爱犬“堆堆儿”在远处的树丛中,不太可能吧,已去世多年怎么会突然出现呢?我呼唤着“堆堆儿”的名字,他居然跑到了我的身边,亲切的用头磨蹭着我的腿,太像了:大大的眼睛,微驼的小腰,长毛的小尾巴,天包地的小牙儿。 &...

麻雀

麻雀

  岁月珍藏着点点滴滴,倘若触碰了脑海中的开关儿,就会想起心底封存的过往。 清晨,我开车走在行人很少的街路上,有一个瘸脚的环卫工人忙碌着:独特的走路姿势,让我一下想起了小学同学:“洪伟”。我将车慢慢的停在路边,走到他面前:有些苍老,毕竟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