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词类 > 正文内容

常玉画马

王-2M1个月前 (07-06)诗词类94

常玉擅于画马。从《毡上双马》到《黑马、白马》、《枯树双马》、《跳跃的双马》、《红土双马》、《禾穗双马》,所有这些以双数形式出现的马,或交颈而立,或头颅低垂,或陷于沉思默想之中。


它们缓慢、安宁,几乎以同样的体态和身姿,同样的忧伤,成双入对地出现在画面中,身形简洁,神情恍惚。不过,画面中出现单马,或双马,给人的感觉是不一样的。



这种差异不仅是数量上的不同,更重要的是其中的隐喻性。所有这些成双入对出现的马匹,好像是剪纸似的粘贴在上面,给人莫名的游移感,比单马单独出现时还要显得孤独。


有一种东西比美本身更能让人沉醉其中,那就是梦。所有这些双马图都给人一种强烈的梦幻感。构图的简洁,色调的纯粹以及对细节的省略,使得这种感觉更为强烈。



画面之上始终有一种抒情乐般的调子盘旋,那种曲调在眼睛离开画面许久之后,依然在耳畔回荡。


我一直无法忘却这一系列形象,如此安静、深邃,又带着无限满足的绝望。两匹站立的马匹,或颔首凝望,或相顾无语,一系列趋于静止的动作——它的故事性就是取消了所有的意外,只以一种情绪的力量贯穿始终。



我相信这只是常玉偶然中的发现,他无意中开发了一种新形象:在动物与动物之间原来存在着一种强烈的互相依存或分离的关系。为此,他不惜借用不同的角度与载体,油画,版画,素描——一画再画。


所有的重复,都不再是单纯的对同一题材对象的狩猎,而是对“神秘主体”的一再召唤。那两匹白马从毡毯上,来到树林里、荒野中,它们去寻找属于自身的意义,而不是由画家赋予它们意义。



有时候,我想,常玉绘画艺术的本质是心理层面,而不是风格层面。同样的,观者由画面所产生的那种梦幻般,也因此而生。那一刻,我们让自己进入其中,成为那匹单数的马,或马群背后的荒野,正是那种代入感,产生了无可抑制的孤独感。

双马深情相依的场景,有一种极强的视觉穿透力和感染力。这一切,大概还是源于常玉独特的画面语言,其构图简约,色调明朗、清晰,富有层次感,以油画颜料展现水墨的氤氲之气,柔软、空灵,充满韵味。



显然,这些轻逸、散淡的双马造型,是从中国古典绘画的精神内核中长出的物象,常玉上承八大山人的风骨,下接吴昌硕的金石之气,又有西方现代艺术的影响,——后者致力于对本质世界的创造。


所有这些,更新并发掘了常玉看待事物的眼光。空间之飘忽不定感,时间深处之隽永、缱绻,时空的虚实相照,有无相生。这是常玉式的美学观和时空观,也是所有梦幻感的来源。



岁月流逝,常玉终于找到正确的画马的方式。就如他晚年所感慨的,经一生的绘画探索之后,终于懂得该如何作画了。


常玉给他的双马找到的是一个透明、虚白的空间,在那里,它们不卑不亢,灵活、舒泰地展示自己,成为自己。它们既没有看见世界,亦不被世界所见。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金讯时代-BLOG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www.lmwmm.com/post/423.html

    分享给朋友:

    相关文章

    异乡曲,华夏篇!

    异乡曲,华夏篇!

    吾之今日之世界! 爱吾所爱!好过没有爱,穷此一生! (开式) 一湖半山月, 两界合同心。 有道胸无忌, 无言天酬勤。 (会展) 很久不这么吟了,今早却是如此轻纾了。而后,便是缓解了,在大天阔地之巍宇莽莽中。 忽而看见,书桌的离叛:西人雪茄中...

    心琴乐

    心琴乐

    《心琴乐》 醉红云,花飞庭前院。今艳明暗愁香断,优影苏芳离淡。聚神堂前士子待,旋音屏后流转。王王今必琴起瑟,弦鼗瓮缻筝髀掠。五十裂半,婆娑对和,玉珏两断,铿锵并烈,邦和情好?云山雾遮,金戈绸软。琴瑟里,天涯间,问君何在? ...

    守心自暖,淡看尘缘

    守心自暖,淡看尘缘

    繁华三千,看淡即是云烟;萍聚萍散,想开就是晴天。人生本就是一场场遗忘,也是一场场相遇。如果,你是我的过客,我会把你停留在最美的时光里,待到光阴褪去你的红妆,我依然会想起你最美的模样。如果,你是我的归人,我会陪你温柔如诗的岁月,惊艳似水的流年...

    爱在宽容中永恒!

    爱在宽容中永恒!

    人活一辈子,最大的幸福莫过于被人爱和懂得爱,但爱情没有十全十美的,感觉也没有十全十美的,将自己说过的承诺都实现那也是不现实的,文章我们曾经读过很多,感动却一直留在心里,可是真的去做到不再去想,还是在骗自己,我会尽量的去做到,去做到骗了自己却...

    生命是一树花开。

    生命是一树花开。

    生命,是一树花开,或安静或热烈,或寂寞或璀璨。日子,在岁月的年轮中渐次厚重,那些天真的、跃动的、抑或沉思的灵魂,在繁华与喧嚣中,被刻上深深浅浅、或浓或淡的印痕。很欣赏这样一句话:生命,是一场虚妄。其实,经年过往,每个人何尝不是在这场虚妄里跋...

    长江三峡游记

    长江三峡游记

        小时候学了李白的《早发白帝城》,“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两岸猿声啼不住 轻舟已过万重山”后,我对长江三峡就充满了神往,渴望有朝一日能去三峡一游。一睹文学名家笔下的神奇画面。   在国庆佳节后,金秋黄桔飘香,...

    发表评论

    访客

    看不清,换一张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