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词类 > 正文内容

船歌

王-2M6个月前 (05-25)诗词类318
船歌

在意大利语中,barca 有“小船”的意思,而 barcarolle 通常用来形容贡多拉船夫撑船时,所唱的意大利语民歌。后来,船歌这一概念被很多古典作曲家借去,创造了以“船歌”为题材的钢琴独奏作品。


这其中若单以名气论,肖邦的升 F 大调《船歌》(op.60),恐怕是最为人熟知的一首。甚至有人将这首《船歌》与肖邦的《夜曲》并置讨论,似是看重两者在旋律抒情性上的相似之处。


船歌


而在我看来,前者较之于后者,更多了一些阳刚与坚毅的味道。而若我们回顾这首曲目的创作背景,便不难理解它最终为何以这样的面貌呈现。


《船歌》于 1846 年面世。这一年肖邦与乔治·桑的同居兼伴侣的关系,正处在崩坏的边缘。《船歌》开篇与结尾处不时露出的挣扎与愤懑,似也在暗示作者彼时的晦暗心境。


船歌


而且,1846 年的波兰还发生了一场争取民族独立的起义,但以失败告终。远在巴黎的肖邦听闻消息后,立即修改新近完成的《船歌》,试图以音乐唤起民族精神。而我们如今在《船歌》中听到的昂扬与激越的情绪,也可以归结于那一场因势而生的改动。


以上个人及时代的种种因由,令肖邦的这首《船歌》与其它作曲家同题材作品相比,显得愈发微妙且厚重。


船歌

相比之下,其他以“船歌”为题材创作的作曲家,都试图强调这一曲式的亲切和柔美,不浓烈不激动,小巧淡雅,像徐志摩小诗中说的那样,“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比如,门德尔松的《威尼斯船歌》通篇借威尼斯水城风光,抒写作曲家闲适而愉悦的情绪。即便旋律行进时偶有忧愁的水花溅起,也是稍纵即逝的。


船歌

还有柴科夫斯基写给六月的《船歌》,也是一副甜而细腻的模样。这也不奇怪,谁让六月是俄罗斯最美的季节呢。熬过了长达半年的冬天,终于见到花开草绿,想不兴奋都难吧。


唯有肖邦,将船歌写出了进行曲的味道。旋律的曲折回转与欲说还休,远远超出了传统意义上的贡多拉船歌。或许,这也是肖邦这首作品长久为人称道的缘由吧。


本文插图为莫奈笔下的威尼斯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美在高处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金讯时代-BLOG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s://www.lmwmm.com/post/402.html

    分享给朋友:
    返回列表

    上一篇:古人真幽默

    下一篇:幽来幽往

    相关文章

    月如茶香

    月如茶香

    走到阳台,不经意地抬头,我看到了久违的圆月。月光皎洁,它温柔地洒落在我的窗台上。有这样的月光,夜显得沉静。在这沉静的夜里,睡意却无意来打扰我,也许是因为下午在友的茶庄里喝了太多的茶,这些茶让我精神奕奕。我掬一束月光回到书房,想让我的书房也皎...

    守望

    守望

    秋意浓郁时你悄然北上 害怕温柔的秋风平静了你驿动的心?担心多情的秋雨留住了你的脚步?当我读懂你的双眸,无限思念,无言守望,谱写成半生的心愿。梦挥动翅膀,幻作不期而归的美丽。一曲相思,愁怯了寒露。我把思念筑成一个个驿站,漂泊的日子里为你遮风挡...

    爱在宽容中永恒!

    爱在宽容中永恒!

    人活一辈子,最大的幸福莫过于被人爱和懂得爱,但爱情没有十全十美的,感觉也没有十全十美的,将自己说过的承诺都实现那也是不现实的,文章我们曾经读过很多,感动却一直留在心里,可是真的去做到不再去想,还是在骗自己,我会尽量的去做到,去做到骗了自己却...

    生命是一树花开。

    生命是一树花开。

    生命,是一树花开,或安静或热烈,或寂寞或璀璨。日子,在岁月的年轮中渐次厚重,那些天真的、跃动的、抑或沉思的灵魂,在繁华与喧嚣中,被刻上深深浅浅、或浓或淡的印痕。很欣赏这样一句话:生命,是一场虚妄。其实,经年过往,每个人何尝不是在这场虚妄里跋...

    人到中年,心最累,情最深

    人到中年,心最累,情最深

    许多人一旦迈入中年门槛,就好似自己已经走进人生的余辉,­生命从此就被镀上了一层暮色,觉得灿烂不再,情怀苍凉。其实,­生命的每一段年龄自有风光的地方和情感的种子,而且多情还数中年。中年人经过大半生的磕磕碰碰,已经磨失了孤傲和好斗,修得有容人之...

    喜欢文字的人

    喜欢文字的人

    喜欢文字的人,大都喜欢把自己的一份情怀寄托在那一段段的文字里,有点清高、有点孤傲、有点狂妄、有点忧郁。爱文字的人,快乐是简单的,不需要太多,一本好书,一寸灯光,开水一杯,沉淀一壶思绪,走进简单的文字中,从字里行间中,跟随作者的情感一起去体验...